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道门法则 > 第二十九章 布道研究室
    不用赵然多说,吃到甜头的杜腾会直接开口了:“致然放心,今年起,由各地十方丛林自行申报,我打算将永镇灵蛇院申报上去,灵蛇院去年的表现令人很不满意,信力值才增长了一万圭,比旁处差得太多了。唯一值得商榷的,是聂致深的问题,怎样才能顺顺当当让他腾出方丈这个职司。”

    顿了顿,杜腾会又道:“除了灵蛇院外,我还打算让飞龙院的岳腾中也动一动,松藩县二十八万圭,说实话,这个信力值我是不满意的,松藩县人口占了整个松藩的一半,去年只增长了八万,这个幅度有点少了,而且其中一多半还是我天鹤宫这里的增长,他们飞龙院只增长了三万多,这个责任,岳腾中跑不了。我打算等灵蛇院的事情解决后,就着手调整飞龙院,同样的难处是,怎么安置岳腾中。”

    这是所有人事调整中都必须面对的问题,一个萝卜一个坑,从另一个角度解释,就是一个萝卜必须配备一个坑,没有坑,萝卜就没地方放,在萝卜没有大错的情况下强行拔出来,会令地里的所有萝卜不寒而栗,种田者的威权就会下降,所有的萝卜都会期盼着赶紧换一个种田者。这就是破坏体制规则的代价。

    赵然当然是有准备而来的,他给出的建议是,在天鹤宫成立布道研究室。

    实际上,所谓布道研究室,是依据过去天鹤宫基层布道事务调研组而来的,按照赵然的解释,这些道门“高才”们在调研中表现出来的责任心、工作态度以及文字水平,都是很高的,总结出来的多份关于基层布道事务的文章也具有很重要的参考价值对此,杜腾会予以了充分肯定和赞同。

    基于此,如果将这个布道事务调研组就此解散事实上已经停顿了大半年之久,对于松藩道门十方丛林来说,是件很可惜的事情。所以赵然建议,将这一调研组固定下来,挂在天鹤宫,承担布道事务的长期研究。

    听到这个建议,杜腾会手指在桌上轻轻叩击起来,陷入沉思当中。

    这个建议固然能够解决刚才所说的人员安置问题,但同样也面临着难处。最大的难处,就是这个布道研究室的三定问题。

    通常所说的三定,是指确定主要职责、内设机构、人员编制,其中最关键的是人员编制。

    嘉靖二十年,依据叶雪关大议事的决议,玄元观报总观核准,新立天鹤宫,给天鹤宫下达的职责就是主理松藩地区布道事务,这就是定责;天鹤宫内设方丈、监院、三都、八大执事房,直属白马院、飞龙院、龟寿院、灵蛇院四个道院,这叫确定机构;天鹤宫核定受牒道士二百四十五名,这叫定编。有了这个三定方案,玄元观依此划拨布道经费,天鹤宫才能正常运转。

    如果再成立一个布道研究室,应该怎么摆?什么级别?几个人?这都是难题。如果向玄元观申请的话,玄元观大概率是不会批复的,因为天下道门十方丛林都没有这个成例,如果给天鹤宫批一个“布道研究室”,川省别家道宫怎么办?

    所以,这个“布道研究室”只是天鹤宫自行成立的一个机构,不应与八大执事房并立,其人员编制也只能从天鹤宫内部自行调剂,赵然确信,杜腾会手上肯定有空编缺额,几乎每一个主政的掌权者手上都会留几个空编,用来应付突发情况比如现在。

    赵然手指转着茶盏,等了一柱香时分,就听杜腾会道:“在天鹤宫下挂一个布道研究室,此议倒是可行,但此研究室的级别应当如何考量?”

    赵然道:“我认为,不应当比照八大执事房,不以机构来定级别,而是定人。”

    “这话怎么说?”

    “研究室没有级别,我们可以认为这是一个常设的小组,不存在级别问题。什么人出任研究室的职司,他原本是什么级别,那就是什么级别。比如,若是将聂致深调入研究室,他现在是府宫三都一级,那他依然保持这个级别,但不再是方丈了,或许可以称为中提科。”

    听到“提科”这个称谓,杜腾会眼前一亮,赞道:“好主意。”

    道门十方丛林中,有许多高道每天处理的事务极为繁重,需要有道士从旁协助,比如赵然当年去总观下观的时候,求见赵云翼等三都,都需要先过提科道士一关,由提科道士安排见面的时间。

    如总观下观的张阳明监院、沈云敬方丈,以及大都管、大都讲、大都厨一级的高道,他们身边的提科道士,按惯例出来后都会放任府宫方丈、监院,因此被称为“大提科”;如省观一级的方丈、监院和三都,他们身边的提科道士,出来后一般会下方某县院为方丈、监院,自从道门开始重视三都之后,有些运道好的,背景强的,甚至会任命为府宫三都,因此被称为“中提科”;还有一类是府宫监院和方丈,他们身边的提科道士,出来后会放任县院一级的八大执事之流,又被称为“小提科”。

    至于县院一级的方丈和监院,如赵然和袁灏,他们是不配提科道士的,当然,在日常中,会有专门的道士协助打理事务,但那不叫提科道士,只不过县院中会同样认为他们是提科道士,或许可以归为“不入流的提科”。

    赵然的意思,就是借用“提科道士”这个称谓,名义上不错,级别也有,但不占方丈或者执事的职数,无论调入调出,都能衔接上正式的级别,操作起来也好办。

    杜腾会手指赵然,笑道:“致然不愧是修行中人,想问题就是别具一格,此策甚好,我准备采纳了,争取两个月内就将布道研究室的框架搭起来。”

    赵然道:“监院虚怀若谷,愿意采纳意见,这才是高道的风范,贫道佩服!”

    杜腾会又冷笑:“岳腾中他们几个还想闹着要去玄元观挂职,叶云轩也拐弯抹角派别人来试探我能否放行。只要我在天鹤宫,他们几个哪也别想去!”

    赵然会心一笑,这就是当年他拼了命不愿在景致摩手底下任职的原因了。基于杜腾会和叶云轩之间极为恶劣的关系,只要杜腾会不松口,哪怕是玄元观直接下文调任,岳腾中想要离开松藩的希望依旧渺茫,杜腾会有一百种方法让调令变成空文,最直接的一种方式是随便从故纸堆中翻出一个案子来重启,然后让岳腾中作为涉案人员配合调查,配合期间哪也别想去,需要配合多久谁也说不清。

    更何况叶云轩不是赵云楼,他想正式下文往玄元观调人,当真没那么容易。

    解决了这桩难题,杜腾会轻松了许多,向赵然道:“岳腾中上了一道谏文,是对松藩各部部民事务的建议,致然听说过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