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道门法则 > 第八十九章 大肆封官
    听众灵妖们吵吵得不成样子,赵然连忙伸手打住:“停!诸位听贫道一言。”说着,赵然从怀中抽出一沓文书来。

    这是他早就在白马院时偷空起草的,一切仿照白马院典造房的任职文书,后面还有他“楼观赵致然”的私人印信其实就是他自行炼制的一枚鸡血石印章,没有别的功能,只突出一点,防伪!盖上去后,对着日光一看,能看出印章中的一道水印。

    接下来,就是赵然大肆封官了。

    “兹委任虎妖黄山君为大君山洞天镇门灵官!接状!”

    黄山君连忙伸出虎爪,凌空将抛过来的委任状接住,放在眼前仔细查看,然后虎嘴一咧,笑得满口黄牙。

    “兹委任兔妖蟾宫仙子为大君山洞天药园总管!接状!”蟾宫仙子兔爪子捏着这张委任状,不屑的撇了撇嘴,哼了一声,收入晃动的短尾巴中。

    “兹委任猿妖通臂灵君为大君山护山灵官!接状”通臂神猿双臂暴涨,直接从赵然手上将委任状抢了过来,横看竖看多时,扭头就走。

    “兹委任灵鹤白山君为内山镇守使兼慈善大使!”白山君闻言,向赵然追问,慈善大使是什么意思。赵然简短回答了三个字献爱心,怎么体会,这就要慢慢言传身教了。

    接下来的诸位灵妖,也各有职司。

    青田居士被任命为屯田使、黑白道人出任园林使,五色大师为营造使、月影真君为探月总裁,雅湿道人为妇联主任,姜申子为寻宝总监,南归道人为交通运输委主任……

    又命黄角大仙为屯田副使,飞龙子为营造副使。

    任命完毕,有的欢喜有的发愁,黄角大仙和飞龙子立刻挤到赵然跟前喊冤。

    “赵行走,为何我是副使?青田居士何德何能敢位居本大仙之上?本仙要和青田打一场,以胜负论英雄!”

    “赵行走,你老人家让我屈居五色之下,是不是不太合适?五色我是知道的,他开启灵智比我还晚了三十年,如何能爬到我头上来?”

    赵然连忙安抚:“所谓术业有专攻,你们不要光看正使和副使的区别,关键是要看前面职司。青田在农垦上是专业,五色在营造上也是熟手,让你们当副使,并不代表你们法力比他们低微,这只是个工作分配的问题。屯田和营造都是大君山洞天诸职司的重中之重,他们自己是无法承担的,故此才请二位加入。”

    “不行不行,他为正我为副,说出去让我那些孩子们笑掉大牙!”

    “赵行走行行好,给我一点颜面,不要让我屈居下位好不好?”

    赵然无奈,将他二人的委任状收回来,当场抄出纸笔,在职司后面各自加了个括弧(享受正使待遇)。有了这句话,这两位才欢天喜地的接受了任命。

    刚处理完黄角大仙和飞龙子的级别问题,月影真君又跑过来了,他刚才沿着湖泊愉快的飞奔了片刻,忽然觉得哪里出了问题,仔细想了想,才琢磨过味儿来,这尼玛探月总裁是干什么的啊?

    赵然想了想,道:“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

    月影立马接上:“会于会稽山之兰亭,修禊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我知道的,《兰亭集序》嘛,这跟我的职司有什么关系?”

    赵然赞道:“真君底蕴深厚,贫道佩服。话说月乃我中华文化之瑰宝,无数古人为之寻章摘句、拟赋作词,我楼观的一大特色,也与此有关,观星台上观星……观星……望月,嗯,以此修行,领悟天道。故此……”

    月影真君“嗷”了一嗓子,兴奋道:“我知道了!仿效书圣,集会观月,探寻月之真理,以求大道之奥!”

    “嗯,也不一定非要集会,集会只是其中的一种形式,也可以采取更多的方式,总之,此乃我大君山洞天首创的一项极为高端的文化茶座,希望真君好生操办起来,结交四海友朋,共寻文化真义!”

    月影真君“嗷呜”一声,又围着湖边发泄心中的愉悦去了。

    赵然刚擦了擦额头的汗珠,申姜子跑了过来:“赵行走,探宝总监,是让本座寻宝么?”

    “总之发挥你的特长,在整个松藩辖境内发掘宝藏,不拘是金银矿脉、古修洞府、灵脉灵泉,都是你奋斗的战场!”

    “这个职司,本座喜欢!那古人的墓穴呢?墓穴中也有不少宝贝的!”

    “呃……这个暂时不要去碰,若是遇到了,速来报我知晓,再做商议。”

    雅湿道人扭着腰挪到赵然面前,见面便是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呵呵,赵行走,妇联主任是做什么的啊?”

    “这个简单,但凡大君山洞天一切女性妖修,有谁受了欺负,都可以来你这里申诉。你也可以组织她们,一起为了大君山洞天的腾飞而撑起半边天!”

    “光是女妖么?女修行不行?”

    “……如果,如果她们愿意来你这里申诉,你同样可以插手。”

    “那我这里就是仲裁庭了?”

    赵然连忙摇头:“仲裁庭由我老师主掌,这一点万万不要闹混了。你可以将她们的意见归集整理,到仲裁庭提起申诉,由仲裁庭来仲裁是非对错。”

    “知道了,赵常务,呵呵。”

    最后蹭到赵然面前的是种驴君,老驴“昂昂昂”急得不得了,撂着橛子反复蹬踏地面,就差没直接踹赵然脸上了。

    赵然顿时恍然,这还真是灯下黑啊,把老驴的职司忘了,不过这也难怪,毕竟老驴是众灵妖中唯一不能口吐人言的。和老驴结识十年了,这厮虽然越来越聪明,法力也大涨,但这一关至今没过,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说出第一句话来。

    想了想,赵然从怀里掏出一份空白委任状,当场书写,现场任命种驴君为苑马监,主管大君山洞天的马、驴、骡子。

    他知道种驴君看不懂字,于是边写边给他解释,写完之后,墨迹还没干,委任状就被老驴一嘴叼走,跑了个没影,也去环湖了。

    等众灵妖们闹够了,赵然将他们重新召集起来,正式发布调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