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道门法则 > 第五十一章 老师的愧疚
    参观完还是一片大工地的大君山洞天,师徒两人当然不会忘了赵然此行西夏的成果,径直来到第三层的群峰之中,驻足于最高峰下。

    江腾鹤提着赵然,几个起落便翻上了山峰的百丈高处,穿过灵气雾霭,进入了这座洞天中的小世界。

    山顶之上,硕大的观星台高高耸立,几可触及星辰。观星台下是层层殿宇,其中藏宝楼赫然在目。远处千峰竞秀之下,有一座虚幻的大城,正是长安。

    江腾鹤竟是把华云山中演化的楼观世界又分毫不差的在这里演化了出来。

    赵然紧跟着江腾鹤攀爬观星台,自然又是一阵大汗淋漓。

    稍事歇息,赵然在江腾鹤期盼的目光中,将取回的楼观遗宝尽数掏了出来。

    “老师,这是《楼观仙师传》。”

    江腾鹤小心翼翼的一页一页翻阅这这本书册,口中喃喃道:“好啊,这本旧传可以供于藏宝楼中,让我楼观后世门人不至于忘了根本!”

    “老师,这是清羽宝翅。”

    江腾鹤双手捧起带着翅膀,宛如凤凰般的法器,啧啧道:“原来是这个样子……以前为师只是听说,今日才算目睹真容。有了此宝,我楼观弟子便可出行顺遂了!”

    “老师,这是灵飞六甲素奏丹鼎。”

    江腾鹤接过丹鼎,手指拨动,转着圈的仔细观看鼎壁上篆刻的符文字:“这是太清道人的款识……惜乎为师不擅炼丹,将来我楼观可要着力培养炼丹的弟子,嗯,致然,收录三代弟子的事情,你还要抓紧啊!”

    “是,明白!老师,这是无极图。”

    江腾鹤将丹鼎纳入储物法器,郑重的接过木匣,打开之后紧盯着匣子中躺着的三寸石片,怔怔良久。然后在赵然的催促之中,将法力输入其中。

    石片顿时幻化为三尺长的石壁,凌空悬浮在观星台上。

    炼师境的江腾鹤以楼观本门心法催动无极图,效果肯定不是赵然这个黄冠境的二把刀能媲美的。玄牝之门、微芒之气、五气朝元剑、坎离环、元始镜,无极图所化的五件顶阶法宝相继显现,分合重组,演化参天大道。精妙细微之中又带着浩瀚的古朴之意,赵然在旁顿时看得呆住了,不知不觉陷入一片朦胧的洪荒之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江腾鹤才收了功法,无极图重新化为石片,置于匣中。

    江腾鹤感喟良久,两眼泛着泪光,伏下身去,向着无极图稽首参拜:“列位祖师,无极图,回来了……”

    赵然也连忙转过身来,挨着老师身边稽首拜伏下去。

    将无极图收好,江腾鹤长吁了一口气,哽咽道:“此为我楼观镇山至宝,致然能够寻回来,真乃奇功!老师我也不知道该当如何奖赏于你,实在是奖赏不起啊!”

    赵然连忙道:“老师何出此言,莫非不当弟子是楼观门人了么?”

    江腾鹤点了点头,道:“说得也是,总之,为师多谢你了。有此宝镇守山门,我楼观无忧矣!也是佛门功法不得施展此物,否则天龙院焉肯将其给你。别说佛门,就算道门之中,真正能使得动这件法宝的,也就是楼观和隐仙派了。”

    赵然道:“老师放心,弟子不会去外面说嘴的,定然不叫孙真人他们知晓。”

    江腾鹤一笑:“不说嘴是当然的,但要想瞒下去,恐怕也未必能够。”

    “能瞒一时是一时,至少等咱们山门建好了,大阵的阵法布设完成了,到时候就不怕了。”

    四件楼观遗宝呈交完毕,赵然又将四件高阶法器和五件中阶法器取了出来。这九件法器当然比不得无极图等物,但江腾鹤依然很是看重,于他而言,每一件遗宝的回归,都是对楼观传承的弥补和延续,意义非同小可。

    “致然,离火法神袍,咱们不能再占着了,那是华云馆的镇山之宝,夏侯大长老虽然不说,但为师知道他很是惦记的。”

    “明白。”赵然爽爽快快将羊脂玉盒取了出来,交给江腾鹤。

    江腾鹤收了之后,从九件法器中选了一件高阶的交给赵然,却是顶庄子巾。

    “若是为师没有记错的话,此物乃我楼观先师陆祖大道未成时所用之物,也是护身的法器,功效虽然不如离火法神袍,却也很是了得,足够你用到炼师境了。”

    赵然早就盯着这件高阶护身法器了,自己私下里也试着使用过。说起防护的功效,虽说的确远远不如离火法神袍,但其间的差距,以赵然黄冠境的修为而言,很难得有机会体现出来。

    换句话说,面对黄冠境的对手时,陆祖的庄子巾和离火法神袍的防护力其实是没什么区别的,甚至面对金丹法师时也一样。其差异主要出现在面对**师、炼师以上修士的斗法中,比如赵然穿离火法神袍的时候,能挨得住炼师一掌,头戴陆祖庄子巾的时候,这一掌就防不住了。

    将剩余八件法器也收了,江腾鹤带着歉疚道:“按理说,这些法器应该都是你来用才对,但你也知道,咱们楼观目下的情形,此为初兴之际,将来要想发扬光大,就少不得收录新弟子,遇到资质禀赋都不错的,也须得赐予几件本门得用的法器才是正理,只能委屈你了。”

    赵然一笑:“老师何出此言,又不当弟子是楼观门人了?楼观振兴,这也是弟子的夙愿。”

    江腾鹤忍不住又将这堆宝物取出来,一件一件把玩良久,问赵然,能拿到这么多好东西,他自个儿到底付出了多少。显然老师很明白,一具涅虹体是换不来那么多好东西的。

    赵然老老实实把自己耍了心眼,用金钵换取无极图,然后被佛门耍了心眼,以玄元十子图换了莲花生大士传法坛城的事都说了。

    江腾鹤道:“无所谓亏与不亏,对门眼中的宝物,在咱们手上就是鸡肋,反之亦然。”

    赵然点头:“老师说得是,其实仔细想来,如果重新来过,弟子还是愿意换的。只不过换来的玄元十子图交给了礼师兄,做了人情,弟子什么都没替师门捞着,还请老师见谅。”

    江腾鹤道:“无妨,毕竟是玉皇阁的遗宝,玄元十子图对他们而言,其重要性便如无极图之于楼观。以东方师兄的气度,绝不会亏欠咱们楼观的,将来必有好处。”

    江腾鹤本待将这些法宝都放入藏宝楼中,但犹豫片刻还是作罢。楼观山门还未建好,主要的护山法阵也没有布设起来,他又马上要赶去福建,实在放心不下,终于还是决定带在身上。

    交接完毕,江腾鹤不再耽搁,嘱咐赵然好生留守,自家出了大君山洞天,展开新得的清羽宝翅,一跃而上,向着东南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