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道门法则 > 第一百一十八章 赵师姐
    面对大弟子魏致真和四弟子赵致然的“无法无天”,江腾鹤怒道:“你们再说,为师就先给你们找个双修!致真如今金丹,咱们添一个金丹也是好的,致然如今黄冠,加一个黄冠也可以帮着跑跑腿!”

    当老师的开始耍混蛋了,两个当弟子的也只能无奈翻了翻白眼。

    却听江腾鹤继续道:“刚才为师恰好被杨真人拉住,说是想问一问你的亲事,为师刚才还婉言谢绝了,现在看来,倒是可以再考虑考虑……”

    赵然扯了扯江腾鹤的衣袖,冲主宾席间努了努嘴,江腾鹤甩开他:“你别打岔!说说吧,若是个金丹,四十岁的是不是也可以?”正说着,就见魏致真、余致川也瞪着眼睛向玉皇殿前看去,不由转过了头。

    就见一位白衣女修,气质典雅,正缓步向着楚阳成等人走去。

    楚阳成怔怔看着她来到面前,脸颊颤了颤,道:“师姐,你来了……”

    女修微微一笑,道:“师弟双修,这酒,我怎么能不喝一杯呢?”

    楚阳成道:“我去第三峰请过师姐,师姐正在闭关……”

    女修道:“老师的亲传弟子,这世上只剩你我了,师弟成亲,天大的事情我也要出来的,何况今早我已出关。”

    楚阳成喜道:“那太好了,这么说,师姐已经破境了?我这就让他们筹备,为师姐授大炼师职!”

    女修道:“不着急,我先敬师弟一杯,嗯,你的道侣呢,怎么也不出来见我?”

    朱七姑从楚阳成身后闪出,不动声色递了酒杯过去。女修接过来,笑道:“好啊,一双璧人,苦候二十余年,今日终于如愿以偿了,来,我敬你们一杯。”

    朱七姑道:“赵师姐……”

    女修皱眉,打断道:“你叫我什么?”

    朱七姑不说话了,女修冷冷道:“七七,你是不是叫错了,这才刚过了几年,你就不认识我这个师伯了?”

    楚阳成道:“师姐,我前些时日,已经将七七开革出门,她已经不是我的弟子了。”

    “哦?七七一向乖巧,究竟犯了什么欺师灭祖的大罪,你竟然狠心将她开革出门?七七莫怕,有什么冤屈,尽管来向师伯申诉,师伯为你做主!你师父将你开革出门,此为乱命,今日不说清楚,这道乱命就不作数!他不认你是弟子,我赵丽娘一辈子都认你是弟子!”

    楚阳成脸若寒霜,沉声道:“师姐,不要闹了。七七已经不是我的弟子了,她如今是我的双修道侣!”

    赵丽娘忽然好像听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话,笑得弯下腰去:“哈哈,原来如此,师弟喜爱自己的女徒弟,所以先将她开革出门,然后再娶进家门?哈哈,这件事情,还能这么做?哈哈,当真好笑!”

    整个玉皇殿前鸦雀无声,上千人都在静静注视着这一幕。

    赵然八卦之心大盛,他忽然回想起最初随童白眉去寻朱七姑的时候,朱七姑曾经怒问,他是不是楚阳成和一位姓赵的女修的私生子,如今看来,这位姓赵的本家女修,应当便是楚阳成的师姐了。

    就听赵丽娘笑了一会儿,忽然反手一掌,在朱七姑的脸上狠狠甩了一记,清脆的掌声响彻广场。

    楚阳成一把将朱七姑拽到身后,心疼的看着她脸上的掌印,问:“为何不躲?”

    朱七姑一笑,道:“我得到了你,让她出出气又算得了什么?她可是你师姐,她要打我,我怎么好躲开?若是她的气能就此而消,这一掌又算得了什么?”

    楚阳成感动不已:“七七……”

    赵丽娘咬着嘴唇道:“好得很,只是我这气还没消下去呢,这可如何是好?”说着,身形晃动,在旁边的童白眉、毕桑光、熊海阔脸上又各掴了一掌。这三人是楚阳成的弟子,师伯责罚,哪里敢躲,都硬生生受了。

    “你们几个做弟子的,师父荒唐,你们却不加劝谏,真是好弟子!要我说,最应该开革出门的就是你们几个!还有常万真呢?常万真死哪儿去了?”

    此言一出,童白眉等三人皆哭,止不住满脸的泪水。

    楚阳成哽咽道:“万真死了……”

    赵丽娘呆了呆,继续大笑:“报应啊!楚阳成,这是不是报应?哈哈,你和自己的弟子苟且,老天都看不下去了,哈哈……”

    笑着,翻掌又向朱七姑打去,楚阳成伸手挡住,喝道:“师姐不要闹了,别让那么多人看笑话!”

    赵丽娘不依不饶,继续扑向朱七姑:“我打你个勾引师父的浪荡女徒弟……”

    猛然间眼前一闪,一条人影挡在赵丽娘身前,金光四溢间,赵丽娘连退三步,于是怒问:“你是何人?也敢在玉皇阁管我家事?”

    “对不住了,是你的家事,也是我朱家的家事,七七是我嫡亲妹子,容不得你伸手就打。”

    “你是朱先见?”

    “正是朱某!”

    “你们姓朱的就没一个好东西!今日正好,来啊,你们朱家还有谁?还有几个兄弟姐妹?都一起上来,让我领教领教你们朱氏兄弟姐妹们的高招!”

    朱先见一笑,道:“不要拿姓氏玩笑,说什么姓朱的都不是好人?你不是要问我妹子有几个兄弟姐妹么?在这场中的不多,偏偏还有一个。”说着,冲赵然勾了勾手:“致然,过来,咱兄妹三人,今日便站在一起,不管这疯婆娘有什么招数,咱们都接了!”

    赵然心里顿时痛骂,暗道这个赵丽娘说得真没错啊,姓朱的就没一个好东西!额,朱七姑除外。这特么都什么事儿啊,自己好好的在一旁看热闹,被这个神经病给抖了出来,这件事情跟我有一文钱关系么?

    无数双眼睛就这么刷的盯了过来,很多认识的、不认识的都相当诧异,不问可知人家心里头怎么想的。

    赵然愿意跟朱七姑站在一起,并不代表他愿意被朱先见当枪使,但此刻一时间也想不出好的脱身之计,他也没法缩脖子当场否认这层关系,只得硬着头皮往上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