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道门法则 > 第六十七章 典型发言
    赵然继续往下翻页。第二部分,是川省各州府的排名。看来这本信力簿是属于川省专用的,其他各省中府以下的情况看不到。

    位列第一的,毫无疑问是都府,这里既是整个川省人口最多的地方,也是玉皇阁、玄元观所在地,嘉靖十九年的信力值达到八百八十五万圭。

    仅次于都府的,是渝府,信力值六百三十二万。

    第三名是嘉定府,信力值四百七十万。

    后面依次是叙州、泸.州、夔州、保宁、龙安、顺州、潼川。

    上述十个府的信力总值,占了全省八成还多。

    排名最末的是黎州,人口最少,又与吐蕃接壤,信力值只有区区九十二万。

    信力簿的第三部分,是各县排名,全省九十二个县,谷阳县位列第十,信力值八十六万三千余圭,快要赶上整个黎州了。

    最后一部分,是全省一百零六个乡庙排名,打头第一个,赫然便是君山庙,信力值三十三万六千二百圭,力压位于都府灌县的青城庙三十一万四千八百圭,高居全省头名。

    要知道,青城庙就位于青城山下,虽说人口不多,但沾了玄元观的光,每年香客络绎不绝,极为繁盛。该庙自设立之后,两百余年来一直稳居头名,从未跌落过神坛之下,却终于在嘉靖十九年被新崛起的君山庙超越。

    看一看第三位的都府龙泉庙就知道君山庙的不易了,这座位于雒水之上的大庙,也不过才二十二万多圭,相差青城庙足足十万圭。

    眼瞅着这份排名,赵然心中那份舒爽感别提了,翻来覆去怎么看都看不够。

    赵然端坐在庙祝第一组自己的席位之内,看着热热闹闹陆续进来的各位庙祝,心里一直在琢磨应该说些什么。

    他已经接到赵致星的通知,要在分组讨论时做个发言。按照玄元观的安排,乡庙所在的两个分组中,信力簿上排名前十和后十的都要发言,前十位的主要总结经验,后十位的主要总结教训。

    首先安排发言的,是排名全省最末一位的保宁府剑州(此州为县)剑山庙庙祝,此君颤颤巍巍走上讲坛,从怀中哆哆嗦嗦取出一份文稿,咳嗽了好一阵子,然后开始念了起来。

    赵然一看,这不是熟人吗?之前拿着自己的策论文章到处散财、请人指正的丁庙祝。

    还真巧了,赵然当时因为不知其姓名,所以按照前来拜访的先后顺序,给他排了个甲乙丙丁的丁,结果刚才此君一报名字,还真姓丁。

    丁庙祝的发言一开始,赵然就不觉暗皱眉头。在赵然的理解中,玄元观之所以安排发言,无非是两层意思,一则奖励功绩、惩罚后进,二则总结经验和教训,让大家思索应该学习什么、避免什么。

    丁庙祝显然只领会了第一层意图,在发言中不停的承认自己的错误,但最为关键的总结教训方面,却丝毫没有谈及。这样的发言除了评价一句态度端正外,别无它用。

    赵然听后依旧对剑山庙的情况一无所知,他只想问这位丁庙祝一句,你老人家到底有没有想过怎么摘掉全省最末一名这顶不光彩的帽子?

    在第一组几位排名后十之列的庙祝发言中,要数黎州水合庙的庙祝讲的比较好,只有他是脱稿。赵然听完之后,对黎州的水合庙的情况基本上就有了大概了解。

    只能说这位水合庙祝命不好,生在了水合村,这里距黎州治所大渡相隔三百余里,到吐蕃甘思部辖下重镇打箭炉却极近,翻两座山就能到。

    如果不是水合村所在地区穷到了极点,如果不是这片山道难以供养大军,恐怕早就沦入吐蕃之手了。

    如果有得选择,赵然相信,这位水合庙祝肯定不会留在这里,但谁叫他是水合本地人呢?家乡的事情,已经成为了压在他肩头甩脱不掉的巨大责任,同样也是巨大负担。

    就是这么一个连吐蕃人都看不上眼的地方,这位庙祝能够将信力值努力到三万一千圭,超越了六座乡庙,已经算是很不容易了。

    按赵然的想法,这位庙祝不但不应该被批评检讨,反而应该接受玄元观的表彰。

    反面例子发言完毕,就轮到了正面典型,依旧是按照排名由后向前依次发言,赵然排在最后一个。

    与反面例子不同,介绍先进经验的几位庙祝,基本上都脱稿,就算拿着稿子上去的,也很少看稿。

    大概听了几个发言之后,赵然的确收获到了很多有用的信息,学习到了很多有用的办法,感觉当真是不虚此行。

    他不禁感慨,平常总说“观其言更要观其行”,会说道的不如会行动的。但实际上大部分情况下,观其言便已经能够观其行了。

    换句话来说,能够脱稿说得天花乱坠的,基本上能力不会太差至少他的发言中有内容,代表他思考过、琢磨过,甚至亲身经历过。

    而那些连话都说不清楚,或者发言空洞无物的,甚至照稿念都念出别字的,大多数情况下可以判定,他们对所要做的事情基本上没有概念、没有思考、更没有经验。

    当然,囿于历史局限性,这些庙祝们的发言里,总结的成功经验,基本上都集中在在如何设坛作法、如何劝人向善、如何引导香火、如何布施穷困……

    不能说不好,赵然也能从里面学习到很多技巧,但走的路子,跟赵然截然不同。

    终于轮到赵然登台了,他整理整理道袍,缓步走上了讲坛,手上同样没有拿稿纸。

    脱稿发言,很能展现一个人的能力和水平。君山庙的建立乃至发展壮大,所有的思路都在赵然心里装着,他压根儿用不着讲稿。

    但和之前几位庙祝不同,赵然起始就是白话。

    “刚才听了那么多道友的发言,贫道深受启发。其实就算是排位在后面的几位庙祝,也有贫道可学之处。譬如水合庙的兰庙祝,你们黎人生活在那么困苦艰难的大山中,依旧对三清道尊保持着牢固的信仰,这都是兰庙祝的功劳,在此,贫道要向兰庙祝致敬。”

    赵然又点了几个庙祝的名字,有赞扬、有打趣,顿时将这个组五十余位庙祝的目光牢牢吸引在自己身上。

    发言要有吸引力,就要经常和听众互动,时不时点一点听众的名字这个小诀窍赵然不想告诉你。

    “嘉靖十九年,君山庙取得了全省乡庙排序第一的好成绩,信力值超过了三十三万圭,贫道心中充满了感慨,左思右想,之所以能够取得如此成绩,或许是君山庙上上下下走的是一条稍微有些不同的路。”

    顿了顿,赵然扫视全场,很有气势的道:“我们关注的,是民生!除了民生,还是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