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道门法则 > 第五十一章 花分两朵
    白山君在空中一缩身子,忽然往外一撑,身上飞出十多支羽翎,一支支嗖嗖激射向空中的长尾大猿。同时鸟喙迎向抓过来的大掌,向着掌沿狠狠啄了过去。

    长尾大猿咧嘴一笑,左手挥舞一丛翠绿的树叶,遮挡在自己身前,将激射而来的羽翎尽数挡落,右手丝毫不惧,紧握成拳,向着白山君的鸟喙砸了上来。

    “噗”的一身巨响,相击之声如中败革。下方的猴群尽数捂住耳鼻,树梢上的十多只猴子被震落下去。

    白山君“啾”的一声惨鸣,被长尾大猿一拳砸飞出去数十丈远,极力舞动翅膀,这才在空中稳住。

    大猿一个筋斗翻落下地,稳稳站住,仰天大笑,指着白山君道:“臭鸟,再来跟本神君战上三百合!”

    白山君在天上扑簌着翅膀,气急败坏道:“猴子,你又来占我太华山,本山君跟你没完!”

    大猿哈哈笑道:“此番占了就不走了,有本事你下来打过再说,打赢了,本神君将这山还给你,打输了,你就乖乖滚吧!”

    旁边几十只小猴围着篝火跳来跳去,齐齐振臂高呼,吱吱声不绝于耳。

    白山君知道自己不是这猴子的对手,因此也不敢下去。它其实本就已经打算放弃这座洞府的,太华山的得失并不放在心上,只是如今咽不下这口气,于是恨恨道:“猴子,你等着,我叫兔子来打你!”

    长尾大猿转了转眼珠子,冷笑道:“那只兔子?它能听你的?”

    白山君不再搭理它,扇动翅膀,掉头往君山急飞而去。

    话说赵然来到叶雪关下,离关城三百步时被鹿砦前的军士喝停,十几名军士强弓硬弩将他拦下,斜后方一架专打修士的符弩立刻转过来对准了他。

    这种军前战阵用的弩是道门营造修士专门设计制造的,一发打中,黄冠境不死也得重伤,法师境中上一发也得当场退出战斗,威力极大!只可惜打造不易,且每一次发弩都要消耗两张三阶聚灵符,实在是昂贵了一些。

    赵然乖乖停步,值守军官上前喝问:“来者立于灯火处,速速通报姓名!”

    赵然掏出自家的度牒递了上去:“贫道龙安府谷阳县无极院君山庙祝,奉玄元观召令,特来叶雪关参加大议事会。”

    军官接过来仔细核对验明,又看了无极院转给赵然的公文,从旁边军士手中拿过名册,在最后一页查到了赵然的名字,这才放行。

    有小军引着赵然来到城门下叫门,隔了片刻,城门开了一道缝,将赵然和那小军放了进去。小军继续在前,赵然紧跟在后,赵然知道,这是要带他到提调署做最后的确认,不禁暗赞:周治军果然严整。

    到达提调署衙门,有值守道士在门口静候守录,在名册上将赵然的名字勾去。至此,那小军才告辞离开。

    刚办完手续,领了房门钥匙,抬眼就看见赵致星打从里面出来。赵致星笑道:“师兄一直没到,我还担心你误了时辰,说是出来看看,没想到还真遇上了。”

    赵然也有几分惊喜,问:“你也来了?”

    赵致星道:“我们客堂的都来了,负责张罗张罗杂务,我可没有议事的资格,这次要给师兄端茶倒水了。”

    赵然笑道:“看来当庙祝也有当庙祝的好处,可以享受上司的伺候,莫大殊荣,莫大殊荣啊!”

    相顾笑后,赵致星问那值守道士:“给我师兄安排住的哪间?”

    值守道士回答:“辛字十五,和谷阳来的董监院和龙山庙张庙祝……”

    一听这两名字,不单赵然感觉头疼异常,赵致星在旁边也替他觉得尴尬。董致坤就不必说了,就是龙山庙的庙祝张泽和赵然也不怎么对付。

    说起来,张泽和金久当年曾经也算“道友”,两人合作给关二摆了个局,逼得关二差点从无极院后山的观云台跳下去。但后来金久坚决而及时的倒向了赵然,张泽却选择了站队董致坤,从此分道扬镳。董致坤上台后,张泽于当年受牒,两年后担任饭房饭头,去年又升了龙山庙的庙祝,可谓升迁迅速。

    和这两个人挤在一起住,别提得有多别扭!但全省大议事数百名道士参会,没那么多房间,所以县里来的每三人一间,府里的三都每两人一间,只有做到道宫监院、方丈和玄元观的八大执事,才有单间待遇。

    赵致星冲那值守道士伸手,接过名册看了片刻:“还有没有屋子?”

    那道士指着名册某处道:“这里,还有三个,但都是给道宫一级监院留的……”

    赵致星道:“给赵庙祝安排这里,他自己住。”顿了顿,又补充道:“赵庙祝是馆阁中的修士。”

    那道士看了赵然两眼,忙点头道:“明白了。”办理手续时神态恭敬了许多。

    道门提调署衙门所在地原是叶雪关都司的屯军之所,这几年陆续改建之后才有了占地六亩、六进大院子、房舍百余间的规模。

    赵致星陪着赵然进了后面第四进,指了指靠左侧的一间屋子:“那里是宋监院的屋子,他现在应当是在总督府,见几个朋友,他还问过我,你什么时候到。”

    “宋师兄已经去任保宁府监院了?好事啊!”

    赵然的房舍在这进院子的一处角落里,门前有花台遮挡,算是比较僻静的。进了屋子后,赵致星让他稍歇,自己去提调署后厨吩咐人张罗饭食,他来叶雪关就是管这块的,赵然自是占了便宜。

    过了一会儿,饭菜端了进屋,几个小菜,一壶小酒,这两位就坐下慢慢喝着。

    赵致星问:“师兄怎么来得如此之晚,这次议事上头规矩定得很严,我一直担心你误了时辰。”

    赵然便将其中的情由一一道来,听得赵致星瞠目结舌,不敢置信道:“这董致坤,真小人,小人也!师兄打算怎么办?”

    “你有什么办法?说出来参详参详?”

    “要不状告董致坤因私废公?不妥……没有证据……”

    赵然刚想说我可以把玉皇阁东方法师请来,给姓董的来一记搜魂手,馆阁修士的话总能当证言了吧?

    话到嘴边却又咽了下去。

    真把东方敬搅和进来,事情会向自己期望的那样发展吗?董致坤会得到怎样的惩处?罚俸?还是降职?问题可大可小,那就得看西真武宫或玄元观怎么定性了,不是自己能够掌控的。

    关键问题还不在这里,把馆阁修士请到十方丛林来,对一名俗道用刑逼供,会不会激起所有俗道们的公愤呢?

    赵然终究还是忍住了,这个念头他甚至不敢跟赵致星提起,赵致星也是俗道!

    “等大议事结束后再找机会吧……”

    “好,有机会我也和李监院提一提,让李监院知晓此人的嘴脸。”

    赵致星显然没有领会赵然“找机会”这三个字后面的严重意味,赵然也没必要说透,只是笑着向他道了谢。

    暂且把董致坤的事情略过一边,赵然问:“这次议事怎么在叶雪关召开?明日准备议些什么?是白马山有什么大的部署吗?”

    赵致星很是诧异:“师兄难道不知道么?去年十二月,我大军收复白马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