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道门法则 > 第七十一章 谈判
    张公子没有插话,在一旁竖起耳朵倾听着,他应对女人经验丰富,知道在没有得手之前,绝不能当面违逆女人的心思,否则很容易引起对方的反感。

    几位问情谷的女弟子也没有太好的办法,身处夏国境内,又是在佛门寺庙的山门旁,危险性很大,又能有什么好办法呢?她们本身就是基于同门之谊匆匆忙忙赶过来的,到了地方以后才发现,当真是束手无策。虽说之前也想好了要闯山硬抢,但能有多大成功的可能性,不问可知。

    郑师姐低声后悔道:“早知这庙中的方丈是位菩萨境的,咱们几个就应当先知会师父,请馆中长老们一起过来救人,现在再找,也不知来不来得及。”

    现在最大的依仗,便是张公子的伯父,那位龙虎山的张真人了,只希望他能够早一点抵达,至于明日,左右也是等,那就等着好了。

    张公子温声细语的安抚着围在自己身边的曹、庄两位女修,将二人哄得愁容渐消,正要再转去周雨墨那边替美人解忧,忽而神色一动,将一点白光抄在手中,笑道:“伯父的飞讯来了。”

    几位美貌佳人都期盼的望了过来,连周雨墨都很是热切,要是张真人能来,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至于张真人能不能斗得过曲空寺这位菩萨境的方丈,所有人都不愿意去想,总比自己这些黄冠修士要强百倍不是?

    张公子接到飞符,潇洒的拍入额间,然后就怔住了,一向待自己极好、且几乎有求必应的伯父只发回来一条极断的讯息:“孽障,滚回来!”

    心下百思不得其解,面上却不敢显露出来,笑了笑,道:“伯父说,白马山那边即将展开一场大战,现在分身乏术,待战事结束,就尽快往这里过来。”

    曹、庄急问:“大概要多久?三天?还是五天?”

    张公子歉然道:“毕竟国事为重,这个真不好说,且再等等,看看伯父来之前还有什么办法。”一边说着,一边开始苦思既能尽快脱身、又不至于让几位佳人尤其是周大美人察觉不对的办法。

    曹、庄还在着急的盘算白马山即将发生的这场大战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周雨墨和郑师姐却已经明白这句回复是什么意思了,周雨墨失望之极,郑师姐心里鄙夷的道了声“骗子”。

    赵然睡了一个好觉,那么多年没有亲近女色,忽然之间一夜而得佳人,感觉特别满足。等他醒来时,天色都已经大亮了。虽然已过了早饭的时点,但作为方丈的贵客,肯定不会让他饿肚子。云水堂的寮元僧亲自端来了一大碗香喷喷可口的切面,让赵然吃了个肚饱。

    吃罢饭,赵然问那寮元:“不知明觉大师在何处?”

    寮元僧早得了方丈吩咐,当下道:“明觉师兄昨夜至今一直在诵经修行,方丈说最好不要搅扰他。”

    昨天明觉和宋雨乔在禁室中争执,犯了嗔怒,赵然当时就在现场,没想到现在还在念经,莫非情况很严重?不由关切道:“明觉大师没事吧?”

    那寮元双手合十,微笑道:“我佛慈悲,方丈说师兄得了机缘,兴许是个看破的良机……”

    赵然无语,这特么吵一架都能破境,难怪修佛的人如此之多。咦?话说这两天自己身边怎么那么多证道破境的?

    “成施主,方丈吩咐过,成施主若是有事,可以去方丈室,他在那里等候……”

    赵然“哦”了一声,恶作剧道:“我没事了,是不是可以下山?烦请大师代我向方丈告辞,我就不去搅扰了。”

    寮元愣了愣:“这……”

    赵然暗笑,这寮元僧城府不深嘛,一试就试出端倪,心中大定,哈哈道:“跟大师开个玩笑,大师不要介意,走起,咱们找方丈喝茶去!”

    寮元僧干笑着摸了摸脑门上的汗珠子,不敢再多话,引着赵然去方丈室。

    方丈早已沏好了茶水,请赵然就坐后伸手示意:“成施主,这是老衲后山自生的野茶,略微有些苦,成施主见多识广,还请品鉴一二。”

    赵然端起茶盏,见那茶水绿汪汪的甚是好看,嗅了嗅,散发着一股别样的香气,便一口啜下去半碗。茶水入口后迸发出极强烈的苦意,刺激着整个舌根。一般人恐怕直接喷了,但赵然穿越前喝过太多苦丁茶、苦咖啡,对类似苦味非常适应,咽下去后感受着那股回甜的滋味,仿佛回到了很久以前。

    咂摸咂摸嘴,赞了句:“好苦!好甜!”

    方丈笑眯眯道:“何谓之苦?自作及他作,共作无因作。如是说诸苦,于果则不然。成施主能辨识苦中之乐,是个有佛性的。”

    赵然心道,明明说的是味道,你老人家非要扯什么人生,莫非是职业习惯?忽然反应过来,老方丈竟然说他有佛性!立马被唬了一跳,小心翼翼察言观色道:“大师,我斩不断尘缘的……在大明还有一大家子……”

    老方丈乐了:“成施主虽有佛性,却无佛缘,放心,老衲这里是不敢留成施主的。”

    听老方丈表态,赵然悬着的一颗心放了下来,忙顺竿子往上爬:“其实成某觉得,宋姑娘佛缘一样差了些。”

    老方丈点头:“的确如此,殊为可惜!老衲知道成施主的意思,本来放她离去也不是不可以,一切有为法皆是虚相,若伤的是老衲,一切不足为论。可弟子受伤,断了修为,老衲忝为方丈,却须有个公道。”

    赵然点头:“理解,理解,方丈所言极是。”

    老方丈一阵无语,心道这位成施主当真沉得住气,转念间又笑了,我与他打什么机锋?于是道:“若是我这弟子能够续上修为,老衲二话不说,立即放人。”

    见赵然还不接口,暗想难道他是真不清楚?干脆挑明了:“听说成施主与天马台寺关连颇深,老衲听说,天马台寺与迦蓝寺均为当年西林寺净土一脉,修行传承独特,其中有门功法,名生生转轮法,或许天马台寺有所流传,希望成施主为老衲引见,也好我这弟子指一条新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