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道门法则 > 第六十八章 五情决
    云散雨收,周雨墨缩在赵然怀里,静静感受着这份温馨。

    赵然忍不住问:“还疼吗?”

    周雨墨轻轻摇头:“这点疼痛不算什么。”

    赵然心下感慨,修仙的女子真是好身体,能承受风雨,足够坚强,就算再疼,也不会喊疼。想了想又问:“现在感觉如何?咱两这样……对你证道有帮助么?”

    周雨墨脸红着脸道:“嗯,忽然感觉心情畅快很多,念头通达,过去的很多阻碍都消散了。”

    赵然欣慰:“通达了就好,下次再遇到瓶颈,只管来找我,放心,我必竭尽全力,定不推辞!”

    周雨墨使劲戳了戳他的腰:“想什么好事?你答应过的,就今夜,明天各走各路,就当不认识。”

    赵然无语,心说咱俩走着瞧!忽而想起来,问:“那幅字画怎么在你师姐身上?你不会真的弃之敝履吧?”

    周雨墨叹了口气:“师姐是为我好,那是她从我这里偷偷拿走的,我知道在她那里,装作不知而已。”

    赵然忍不住笑起来:“你师姐那暴脾气……她修的又是什么功法?”

    “太上九阳诀,五行属火。”

    “这个绝情么?”

    周雨墨摇头:“非但不绝情,而且很热情。你和师姐熟悉了就知道了,嫉恶如仇、性格暴烈,但若是她喜欢的、顺眼的,却又热情如火……”

    赵然立马鼓动:“要不你改修这门功法?听上去比什么冰离诀要靠谱得多。”

    “改不了啦,我如今丹胎已成,怎么改?而且今晚的事,我觉得似乎找对了路,跟你了结得彻底一些,将来修行应当更顺利了,我的心结现在已经通融圆润了,或许用不了两年,便可试着缔结金丹!”

    修行者对自身的修为进度非常敏感,基本上在修行路上的判断都很准确,她既然说用不了两年,那就是真的用不了两年。赵然掐指一算,不禁叹服:“我没记错的话,你二十四岁就要成为金丹法师,当真是天赋异禀了,简直骇人听闻。”

    哪怕明日就要分道扬镳,但今夜依旧是爱侣,周雨墨被自己喜爱的人当面夸赞,忍不住一阵欢喜,回了句:“你二十四岁羽士境,也很不错了。”

    “对了,诸蒙现在怎样?入羽士了么?当年这家伙牛皮顶在脑门上,又是冷眼、又是挖苦,就是为了跟我争你。”

    周雨墨没好气的道:“不明白你为什么总要和他比……前些日子听说要闭关,应该要破境了……我也不太清楚……,毕竟我很少回山。”

    赵然心里闪过几分小得意,爷比不过周师妹这种超级天才,可却比诸蒙这个小天才强,那是不是自己也算个不大不小的天才了呢?问道:“我这修行进度,还可以么?比起别人来差多少?唔,比如宋师姐,我比她差多少?”

    “我师姐这样资质根骨都算上佳的人,也是前年才入的黄冠,她和你同岁时也一样是羽士,可见你有多努力上进,这一点我很喜欢。”

    聊到这里,俩人都忽然停住了话头,相互醒过味来折腾了半天,两个糊涂蛋竟然压根儿没问过对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赵然问道:“哎,我说你今晚来曲空寺做什么?就是为了夜晚谋杀亲夫?”

    周雨墨同时也问:“你怎么在这里?还戴了个面具?这是法器么?”

    赵然回答:“我来曲空寺拜访他们的方丈智诚老和尚……”

    周雨墨也同时回答:“是,我来曲空寺救师姐……”

    对视一笑,两人轮流叙说。

    赵然就把自己这一年到兴庆府卧底建立商栈充当暗桩的事大略说了一遍,最后卖了个关子道:“曲空寺这位老方丈也是个雅人,我这次专程过来和他交朋友的。”听完后,周雨墨很是不可思议,趴在赵然肩上咯咯笑了很久,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赵然无语,等她笑完,问:“我这一年在敌后那么危险,可谓九死一生,不明白有什么好笑的?请问笑点在哪里?”

    周雨墨又笑了:“九死一生?你别说的那么一本正经的好不好?哈哈……呃,好吧,我就是觉得,你还是跟大明时一样,到哪都闲不住,折腾来折腾去,你这哪里是暗桩,分明是来夏国瞎折腾的,你是不是想当官啊?闹出那么大动静……关键是你居然还活得好好的,真是奇迹!我也说不清笑点在哪,就是觉得很好笑。”

    赵然摸了摸鼻子:“说到做官,他们几个还真准备给我弄个官职,说是去盐铁司下面的一个衙门做计使官,被我拒绝了。后来又说要给我请一个八部贵族的封号,我也没答应。”

    周雨墨又是一阵好笑:“你不是官迷么?怎么舍得拒绝?”

    赵然摇头:“才是个八品,不稀罕!太掉价了。”

    周雨墨缩在赵然怀里,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你到哪都闲不住!”

    感受到怀中不停颤抖的娇躯,赵然一阵燥热:“我怕刚才你证道不彻底,要不咱们再来一次?”

    周雨墨媚眼如丝:“想要就明说,找什么借口?”

    赵然:“你刚刚才第一次,缓过来了么?还疼不疼?”

    “都说了,这点疼不算疼。”

    “修行真好!”

    “嗯?”

    第一次赵然有些急切,第二次就开始稳住心神变换着花样玩,所以省略字数达到六百,比刚才翻倍。

    “哎,说着说着又断了,你还没讲你来曲空寺的事情呢。”

    周雨墨慵懒的半闭着双眼:“前些日子我在外游历,师姐们来找我,说师父找到疗伤的药方了,还缺几味灵药。唔,你可能不知,我师父破境大.法师时也出了点意外,需要炼制冷香续神丹……”

    赵然顿时忍不住恶意揣测:“林大.法师是不是也为情孽所困?”

    周雨墨白了她一眼:“……我们同门几位师姐妹分头寻找,寻到了几种灵药,但还不够。又听说剩下的几味夏国有。我去了日月山,宋师姐来了白银山……”

    赵然听明白了:“你们是来找香兰仙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