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道门法则 > 第四十一章 关键人物
    PS:感谢芬达squier、清欢系梦的打赏,感谢12**g21、佛山书虫、6号车、mjzz的月票鼓励。

    就在赵然和裴中泽相顾发愁之际,张德坤忽道:“这位……赵仙师?”

    赵然点头:“贫道姓赵。”

    张德坤努力撑开肿胀的眼睑,满脸的憔悴,咳嗽道:“咳,咳,咳,赵道长,你们很想找蛇头?”

    赵然心中一动:“你有办法?”

    张德坤道:“若是我有法子,不知道门和衙门可否开恩,容老夫苟延残喘?”

    赵然凝视着张德坤,正色道:“你犯的案子太大,贫道无法保你活命,但如果你能找到蛇头,你的家人,贫道保他们不受摧残。”

    张德坤咳嗽着笑了两声,讥讽道:“老夫并非谋反,也无教义蛊惑之罪,谈不上株连之祸,哪里涉及到家人?道长莫要欺哄老夫。”

    赵然道:“你知道你加入的刺蛇是做什么的?你知道刺蛇行的不是谋反之事?无教义蛊惑之举?”

    张德坤一呆,顿时无言以对。

    赵然又道:“就算你说得不错,最后只定你一人之罪,但定罪之前,你一家子恐怕都要进大牢里头严加看管,免不了要受些审问的苦楚吧?另外,你谋取了多少不义之财,是不是要核查核查?到时候你这宅子上下都要查封,好生搜检一番,除了赃银要罚没外,还要看看有没有与案件牵扯的线索……你觉得,待你定罪斩首之后,你这些家人能完好的从牢里出来么?出来以后,他们还能过上这般锦衣玉食的舒坦日子么?”

    张德坤默然良久。叹道:“也罢,老夫活了六十五年,差不多也够了,只是老夫一家皆是无辜,与老夫所行之事全然无关,还求道长慈悲。”

    赵然语气放缓。道:“该当怎么做,你心里清楚,只要你找到蛇头,便保你家人无虞。”

    张德坤道:“能确保么?”

    赵然笑道:“贫道身旁这位师兄,乃庆云馆道门行走,贫道是龙安府华云馆弟子,贫道二人出面,你说能不能保得下来?”

    张德坤怔怔看着赵然和裴中泽,叹了口气:“原来如此。有两位仙师作保,老夫信得过……上天不公,为何老夫就不能入得修行?武功再好又有何用?到了老来,依旧难逃地下一坯黄土……”

    这话说得凄然无比,令赵然也深有感触,暗道若非自己机缘巧合,又肯努力上进,恐怕再过几十年。也同样是尘归尘、土归土罢了。

    就听张德坤道:“蛇头有事,自会飞符传讯于老夫。若是老夫有事,蛇头也给老夫留了一张传讯符。”

    赵然一听,脸上黑线连连:“你……”

    裴中泽也郁闷地哼了一声。

    张德坤苦笑道:“道长勿怪,非是老夫使诈,实是心系家人……”

    裴中泽忍不住道:“适才说了半天,其实你也知自己罪大难赦。真正所求的,是为了家人吧?”

    张德坤默认不语。

    赵然问道:“传讯符在哪里?”

    张德坤抬了抬脚,示意自己鞋底,有衙役抢过来除去他的鞋子,只见鞋底高帮处有一道暗扣。轻轻拨动后,露出黄纸一角。衙役将黄纸拽出来递到赵然面前,赵然展开一看,正是传讯飞符。

    传讯飞符是二阶符箓,主人事先留下真力印记,飞符打出后,便会自动飞回主人手中。比如裴中泽便给了赵然两张传讯飞符,赵然今后要找裴中泽,只需在符箓上写好书信,然后打出符箓即可。赵然目前还无法炼制传讯飞符,但他可以在裴中泽提供的传讯飞符上留下了法力印记,这两张符箓被裴中泽收了起来,将来裴中泽同样可以向赵然发符传讯。

    众人押着张德坤出了射洪县城,在一处乱石岗上布下埋伏。

    赵然将月鸣幻景阵盘取出,依照山岗上天地气机的流向,将大阵布设完毕,然后将张德坤绳索松开,把他推到大阵边缘坐定。

    赵然在嘱咐道:“蛇头来了之后,你想办法把他引到你身后那块石头处,喏,就是这块小石头,离你只有三步远。蛇头到了这里,你便赶紧躲开,便算你立功恕罪,可保你家人无虞。”

    张德坤看了看身后泥地上那块不起眼的小石头,问:“这便是你们修行中人所用的阵法?”

    赵然点头:“入了阵中,他便瞧你不见,因此你有的是工夫躲开,无需担心。切记,说话行事须得谨慎,不可露出破绽。当然,你如果有了别的心思,也大可试试,看看你那位仙师究竟有没有本事和道门较量一番!”

    张德坤一笑,道:“放心,不会让他生疑的,大不了老夫和他一起入阵便是。进了阵中,是不是死定了?赵道长,你答允过保老夫一家安康的,老夫临死之人,莫要欺哄老夫。”

    赵然摇头道:“你不可入阵,否则容易误伤。你也不能有必死之心,由你而起,到蛇头,乃至再网上顺藤摸瓜,这是一条证据链……证据链你懂么?好吧,记住了,你不能死在这里!”

    张德坤苦笑:“好吧,老夫明白了,道门和官府需要老夫上堂为证,而且还要明正典刑以儆效尤……不就是这个意思么?呵呵……”

    赵然正色道:“无论什么意思,总之你不能死!”

    张德坤坐在大阵边缘,抖手发出传讯符,赵然和裴中泽找了个隐蔽处藏好,同时将跟随而来的一众巡察和衙役遣散走远。

    静静等候了小半个时辰,忽见远处林中走出来一个又矮又胖的青衣人,形貌与张德坤所述差相仿佛。这矮胖子左右张望一番,然后看见了山岗上的张德坤,快步向这边赶来。张德坤也站起身子,躬身向青衣人施礼:“仙师!”

    矮胖子几步便上得岗来,身形动如脱兔,相貌虽然不雅,但行止之间倒也颇有几分仙师气象。

    矮胖子来到张德坤面前,问道:“老张,什么事情那么着急?我不是说过么,这些日子最好不要联络。”

    张德坤满脸着急:“仙师,听说万象院和县衙出动了,抄了李忠和陈大江的宅子!”

    矮胖子怔了怔,皱眉道:“失了风?怎么回事?”

    张德坤缓缓挪动着脚步,道:“也不知究竟如何。今日一早,李忠便被押入县衙,动静甚大,我便去了趟李家大宅,却有衙役看守,宅子已然被查封了。我正准备着人前往衙门打探,却见陈大江也被抓了,因此才给仙师发符传讯……”

    矮胖子凝神倾听,不自觉间跟着张德坤进了阵中,猛见张德坤向后一跃,正莫名其妙时,只觉整个天地瞬间改变,白昼成了黑夜,黑漆漆的夜空中悬挂着一轮残月,四周伸手不见五指,耳中传来若隐若现的清脆叮咚声。

    矮胖子暗道不好,醒悟过来自己中了埋伏,一边观察自己陷入的这座法阵,一边喝问道:“何方高人,便请出来相见,有什么事情大可敞开来说,何必藏头露尾?张德坤,张德坤……”

    赵然和裴中泽自藏身之处现身,来到大阵旁,望着阵中的矮胖子,轻笑道:“你便是蛇头罢?矮胖子,你的案子发了!”他现在越来越喜欢上了这句话,只觉说出来的时候浑身舒坦,不仅逼格够高,而且充满了赫赫威严。顿了顿,充分享受了其中的快感后,又道:“我等是道门行走,今日专为拿你而来,若不想吃苦头,便将身上所有法器放在地上,自然便可放你出阵。”

    矮胖子犹豫片刻,从怀中掏出一柄飞剑和几块玉坠铁牌之类的杂物,放在地上,大声道:“是道门哪位法师在此?法器都在这里了,是否可以放我出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