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道门法则 > 第四十二章 高日昌寺的追索
    PS:感谢聆素居士和不死鸟大人的打赏,当然还有不死鸟大人的慷慨赠送,贫道有礼了。

    贡布山口后峰崖顶,高日昌寺智信禅师极目远眺,却没有发现丝毫异常。他将目光收回来,又看了看绑在岩石上的绳索,沉声问:“何时发现的绳索?”

    旁边一个持棍沙弥答道:“回禀首座,大约小半个时辰前,我和空过师弟巡至此处时见到的。见到后未敢耽搁,立即向首座禀告了。”

    智信禅师想了想,道:“空过师侄,你速去山口处禀告住持,住持师兄若不在,当是回返了寺中,你便去寺中禀告。务必请住持师兄将所有可以出战之人尽数召集到这悬崖下来,别忘了寺中豢养的那对大獒。恩,把铁老施主请到此处,我有话问。”

    须臾,老猎户上得山来,智信禅师问道:“铁施主,你看这绳索,是不是你们山中人家所结?”

    老猎户上前仔细查看,将绳头捻开,回道:“大师,这绳子是新结的,都没晒干,耐不得几次就会断开,还有这绳扣,这种单结法很不牢靠,我们猎户都用的双结法……”

    智信禅师点点头,冲老猎户和煦一笑:“有劳铁施主,老衲在此谢过。下月便将你家孙儿送到寺中来吧,若是悟性不错,老衲让空过师侄收他为徒。”

    老猎户感激涕零,跪下拜倒:“多谢大师!多谢大师!”

    智信又问:“铁施主,那两个凶徒给你的金锞子……”

    老猎户忙不迭从怀里取出。双手奉上。智信接过后道:“不会白拿你的,回头去寺里,找监院执事再取一锭。”

    老猎户连道“不敢”,被一个小沙门领着下去了。

    智信禅师安排妥当,当先纵身而下,半空中借用绳索之力,轻轻一个转身,便稳稳站在地上。几个修为不俗的和尚也随之下崖,当然都比不得智信禅师那么圆巧随意。其他修为不足者只得原路返回,从山口出去后飞奔着往这边赶来。

    崖下的和尚越聚越多。不久之后。住持智源、西堂智深、后堂智法三位禅师都已赶到,还有数名执事僧和几十个沙门、沙弥等,只留堂主智空坐镇寺中。

    高日昌寺中带来的两头黑獒被驱使过来,嗅了嗅智信禅师手中的金锞子。又嗅了嗅割下来的一段绳头。随即狂吠不已。向着东边奋力前蹿,几个沙门连拖带拽,好不容易才合力将黑獒扯住。

    确定了两个“凶徒”的确是由此而逃。住持智源当即和三大班首合议,决定立刻追踪下去。西堂智深禅师抱怨道:“两个小道士而已,宝瓶寺飞书中说得明白,一个黄冠,另一个只粗通阵法,连修行都未入,何必知会宝瓶寺?住持师兄忒也小心了些。”

    住持智源也不生气,道:“谨慎些无大错,能够刺杀明.慧和宝光,安知凶徒没有后手?再者,能从永善和延伽手上逃走,应当不是普通的黄冠。”宝瓶寺传讯各寺的飞书中说得比较简单,没有提及永善和延伽失手的原因——这是为了顾全寿佛寺和三柱寺的体面,因此高日昌寺诸僧都不知道其中内情。

    首座智信转圜道:“智深师弟不必介意,宝瓶寺得了消息再召集僧众往这边赶,至少也得一日工夫,难道还不够咱们捉获凶徒么?若是凶徒真个藏有后手,非你我师兄弟能够拿住,那后援赶到也不耽搁时日,住持师兄所为正是两全之法。”

    西堂智深一听有理,释怀道:“也是,是师弟我心急了。这次去天龙院参加法会的名额对师弟我很重要,还望几位师兄成全。”

    于是众僧并力向东,以两头黑獒为引,顺着赵然和裴中泽的逃亡路线就追了下去。一直追到寅时三刻,才堪堪赶到一处破庙之前。两头黑獒不停冲着破庙里狂吠,示意凶徒就在庙中。

    住持智源禅师吩咐下去,高日昌寺众僧便将破庙团团围住。

    有执事僧上前几步,向庙内喝道:“兀那凶徒,尔等刺杀宝瓶寺高僧之事已发,如今已是无路可走,我佛慈悲,不愿伤了尔等性命,快些出来受缚!”

    赵然和裴中泽被活生生堵在庙中,听到獒犬吠叫声,赵然不禁哀叹:“又是狗!”

    裴中泽不解其意,一边躲着庙门后的墙壁处向外张望,一边问:“当然是狗,为什么‘又是狗’?”

    赵然没空解释,抓紧时间布设阵法,嘴里大声应答着庙外的执事僧:“大师,我们如果放弃抵抗,是不是能保住性命?”

    执事僧道:“这个自然……”

    “大师,出家人不打诳语,否则死后下拔舌地狱!”

    执事僧脸色一变,犹豫着回眼望向住持智源,智源接过话头道:“我高日昌寺答允不伤你们这两位小道士性命,但你们害了宝瓶寺明.慧师侄和宝光师弟,老衲须得将你们交予宝瓶寺惩处。”

    “宝瓶寺会不会杀了我们?”

    智源道:“阿弥陀佛,应当不至于,只是你们作孽太重,或会因循旧例严加看管,不使再造杀孽。”

    “咦?换人谈判了?请问您是哪位?”

    “老衲高日昌寺住持智源。”

    “原来是智源大师,大师,我等实乃逼不得已,宝瓶寺明.慧和宝光两个秃驴要害我等性命,我等出于自卫才奋起反抗,唔,怎么定性来着?对了,应该属于正当防卫,顶多防卫过当,还请大师帮忙求情。”

    智源禅师耐着性子道:“这个自然,老衲定会替你们住持公道。”

    “大师,你说了算不算啊?我听说巴颜喀拉山二十一寺,似乎宝瓶寺是领头的老大,你这高日昌寺地位若何?顶不顶得了事?能不能住持公道?”

    一旁的首座智信低声道:“住持师兄,凶徒在拖延时间,不可不防。”

    西堂智深已经忍不住了:“住持师兄太过仁善,哪里需要与他废话!”转过头来向僧值和尚广诚道:“徒儿,你去将贼子拿下!别打死了,要活的。”

    广诚应道:“是,师父!”从一个沙弥肩上取过自家使用的铁禅杖,大步就向庙门迈去。

    僧值是寺庙中纠掌过失、查劾违戒的执事僧,广诚身为僧值执事,本身修为绝对不弱,已入耳识界,参修到了坏灭随起智的地步。按照佛门修行界的说法,他已为沙弥僧多年,待坏灭随起智参悟完毕,便可开鼻识界,跻身比丘僧行列。如果剔除其他外在因素,光从修为上讲,对应的是道门黄冠这一阶层,而且是“资深黄冠”,实力比起刚入黄冠不久的裴中泽要高出许多。

    赵然喊道:“大师,你们不讲信用啊,还没谈完呢就开打……”

    话音未落,广诚操起铁禅杖就向庙门口冲去。正要跨过坍塌的庙门残骸,门内的一根竹仗从上往下削了过来,掠起一道寒芒。

    寒芒与铁禅杖仗头上的月牙铲相撞,激起一蓬火星,广诚惊道:“剑芒?”连忙收回禅杖,只见月牙铲上被消出一道指甲盖般大小的缺口。

    他这柄铁禅杖乃是自小用大的,入了修行之后一直未曾换过,只在他开耳识界的时候被师父智深加持了佛力,本身属于凡胎俗铁,因此根本挡不住裴中泽爆出的剑芒。师父智深本已为他求取到了一块黑玉精铁,并且炼制为一柄新禅杖,可那是准备待他开了鼻识界,成为比丘僧后再送给他作为本命法相的,所以未曾带来。

    兵刃上吃了大亏,广诚不敢再硬碰硬比拼,被裴中泽一支竹仗封在了庙门口,眼看进不去,广诚干脆挥起禅杖砸向庙墙,打算将破庙砸烂,把里面的裴中泽逼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