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道门法则 > 第二十二章 敌敌友友
    PS:感谢hinnaen、不死鸟大人的打赏,还要感谢诸位道友的月票鼓励。另,上个月狼人等道友推荐票投了大把,在这里一并感谢。

    和尚率先住手,他将盘旋在赵然上方的木鱼收了,然后不停催促赵然。赵然本就在和尚之前预感到了危险,见和尚将木鱼撤去,便也停下了法阵的运转。

    斗法停止,赵然瞬间便是一阵头晕眼花,他深吸了两口气,待眼前金星退去后,扭着身子从坑中冒出头来,朝着树林方向看过去,就感到头皮发麻。

    一头如同小牛犊子般大的灰狼正从林中走出,它走得极其小心翼翼,几乎是朝前迈一步便稍稍停顿片刻。狼头上两只眼睛闪着猩红的光芒,在渐渐变黑的四野中格外显眼。

    赵然冲和尚道:“这头狼妖来者不善,恐怕厉害得紧,须得联手应对。”

    和尚咽了口唾沫,喃喃道:“当然厉害,佛爷我曾吃过大亏,哪里不知这狼妖的厉害。”

    赵然叫道:“秃驴,那你还不赶紧放开我,快把网解开!”

    和尚点头道:“牛鼻子稍待,我这玲珑网需要一物方能解开……”指着自己之前藏身的土坑道:“就在坑中,我这便取来。”

    赵然急道:“你就别废话了,快些去取啊!”

    和尚应了,朝着土坑撒腿跑去,到了地头却没停下,反是双腿发力,纵身一跃就是四五丈远。直接跨过土坑,落在赵然布设的法阵范围之外。

    “牛鼻子。佛爷身有要事,便不在此处陪你了。你我后会有期!”和尚眨眼间便跑远,向着另一个方向的小山丘奔去。

    赵然气得大骂:“秃驴觉远,我咒你出门被车撞死……秃驴,要跑便跑,你先把我身上这破网解开!”

    和尚已然翻过山丘,山丘后传来他的回话:“牛鼻子莫急,你先顶住片刻,替我拖延些时辰,佛爷自会替你解了这玲珑网……”

    赵然急道:“你赶紧把这破网解开。我答应给你打掩护就是!”

    远处隐隐约约传来和尚去远了的声音:“…不是佛爷不仁义……只是信不过你这牛鼻子……”

    赵然没空再跟和尚打嘴仗了,和尚已经去远,骂娘骂得再厉害,和尚也听不见。他将全副精力都放在了罗盘上,努力调整自己的心绪,全神贯注的盯着逐渐接近的狼妖。

    面对眼前这头让他莫名心悸的灰狼,无论赵然是在网里躺着,还是好好的在外面站着,其实对于操控法阵都是一样的。效果上没什么区别,至于他的个人武力值,不用思考都知道,在这头灰狼跟前估计就是个渣。

    可与和尚斗法之后。他已经精疲力尽,此刻急需服用养心丸恢复精神,否则操控法阵之时便会过于疲劳。别人运转法阵消耗的是自身法力。他消耗的却是精力,精力不足。就很难进入凝神状态,也开不了天眼、看不出天地气机的流向。法阵的威力就会受到极大削弱。而赵然布设法阵使用的是华云馆颁赐的下品法器,没了他的“天赋加成”,怎么和这头狼妖相斗?

    现在和尚跑了,而且还不给解开捆在他身上的玲珑网,赵然想从怀里掏出养心丸服用而不可得,是以心中郁闷之极。

    狼妖接近到了法阵边缘便停了下来,两只眼睛盯着被大网捆成一团的赵然,喉腔中发出沉闷的低吼声。

    就在赵然等待着狼妖纵身跃入法阵范围之内时,狼妖却忽然向后退了几步,狼头抬起,两只猩红的眼睛望向了赵然身后。

    一个身影自山丘后面一跃而起,向着赵然所在的草坪处狂奔。赵然蓦然回首,心中既喜又忧,暗道也不知是谁来解我困境,只千万别又来个佛门妖僧就好。他最期盼的当然还是朱七姑,可来人虽然还在远处,却一望而知不是他那个便宜姐姐。

    赵然本来对佛门僧人是没有什么恶感的,“妖僧”不“妖僧”于他而言也纯粹只是个称谓上的习惯,周围人都这么称呼,他也便这么称呼。不过这次却真是被觉远和尚惹恼了,这秃驴一点都没有出家人的样子,尔虞我诈时满肚子坏水,现在更把赵然搁在这里等死,这样的人不是“妖僧”是什么?

    当然,对于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否也有“妖道”嫌疑,赵然肯定是选择自动忽略了。

    赵然一边防备这狼妖突然发难,一边以眼角余光去看远处赶来的不明身份者,待那人又稍微近了一些时,赵然不禁愕然,这人不是秃驴觉远又是谁?

    只见和尚如风一般登凌而至,大袖飘飘,每一次踏步都在空中迈出丈许远近,姿势曼妙已极。赵然对这秃驴的观感瞬间有了颠覆性的改变,差点热泪盈眶——你这秃驴终于算是良心发现,竟然知道应该回来救我!

    和尚来势迅捷已极,远甚之前逃离时的速度,几个眨眼间便回到草坪上。赵然正在思考应该用什么样的语言赞美和尚的仁义时,和尚却一头栽倒在地上,又啃了满嘴的泥土和杂草。

    赵然一愣,就见和尚的僧衣撕裂成一条条残片,尤其是屁股上光秃秃露出一大块臀肉,和脑袋相映成趣。他身上到处都是血迹,胳膊上几道伤痕更是触目惊心,犹自在往地上滴血。

    和尚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将嘴里的泥土和杂草吐净,俊俏的脸庞上满是黑灰,尴尬地冲赵然笑了笑:“诸道兄,你我有缘,又见面了。”一边干笑,眼神还一边往来路上瞅,神色相当紧张。

    赵然顺着和尚的目光望去,一头同样如牛犊般高大的灰狼自山丘后显出身影,稍微停顿片刻,便人立而起,对着天上的明月嚎叫起来:“呜——”

    这边早到的灰狼立刻响应,也随之仰头嚎叫。

    赵然彻底无语了,话说你这秃驴跑便跑了,怎么又招惹来一头狼妖呢?但此刻狼妖已至,再多说什么都是无益,赶紧做好准备才是正经。

    “觉远师兄,快些与我解开这劳什子玲珑网吧,如今你我正当联手对敌才好。”赵然也不好再作口舌之争了,他没有以“秃驴”称呼和尚,指望能够稍微和缓一下两人之间的关系。这个时候只能暂且淡忘之前的不愉快,光逞嘴快没有丝毫意义,若是一会儿打了起来,两人之间却不能守望相助的话,两条性命恐怕都得交待在这里。

    和尚也很痛快,当即伸手一招,那玲珑网便松了开来,自赵然身上飞起,没入和尚袖口之内。

    赵然从坑中爬起,赶紧活动了活动手脚,掏出一粒养心丸塞入口中,见和尚眼巴巴望着自己,犹豫了一忽儿,还是抛了一粒过去,道:“我道门炼制的养心丸,有安神镇定之功效,可迅速恢复精力。你要是信得过,便服用一粒,否则便还给我。”

    和尚干笑两声,道:“诸道兄说甚话来,哪里可能信不过,呵呵……”眼瞅着赵然喉头嚅动,已将药丸咽了下去,这才吞了手中这粒养心丸。吞下之后,和尚只觉药力很快化开,不仅脑海中立觉清晰舒适,四肢百脉中的酸胀感也渐渐消解于无,不禁叹道:“好药!”

    赵然看了看呈前后夹击之势的两头狼妖,向和尚道:“觉远师兄且替我护法片刻,操控阵法最是耗神,我须用功片刻。若是狼妖动了,便知会我一声,我好启动法阵。”

    和尚凛然道:“诸道兄只管安心用功便是,贫僧自当为道兄护法!”他之所以原路逃回来,就是因为赵然的法阵厉害,他曾经领教过这狼妖的本事,知道想要活命,就非得依靠赵然的法阵不可。

    赵然也不罗嗦,抓紧时间盘膝而坐,识海中开始冥想内息观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