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浪迹在武侠世界的道士 > 第十八章今川丧胆
  今川义元叹道:“好壮士,少年时曾听三国张翼德一人喝退曹公百万之师,我恨不能亲见,如今这少年之胆不下于张翼德,我军容之壮勉强比诸曹公,必可流传出一段佳话。”

  众军士不由面面相觑,这今川义元最爱三国人物,没想到这时候还在牵强附会到三国演义上面去。

  若是李志常听到,只会叹一句,落在前世这不是Cosplay么。

  忽听今川义元又道:“只可惜我既然读过三国,还害怕他虚张声势不成,众军士听令,鸟铳伺候。”他前一刻还称赞少年,后一刻就翻脸无情,实在是喜怒无常的枭雄姿态。

  只听得‘哗啦’一声,众旗本解下鸟铳,点燃火绳,都不用瞄准,百弹齐发,蔚然壮观。

  铅丸破空之声不绝于耳,突然之间只见到前面出现一个足有三尺的太极,黑白泾渭分明,阴阳气机流转,缓缓转动。

  无论那铅丸多块,尽皆被那太极气劲吸引住,呼呼异响。

  那太极突然反转,只见射~出去的铅丸,居然反射回来,打得这些人呼天叫地,头破血流。

  跟着今川义元面容止不住惊骇,只见不远处,那少年身后一个青年道士,居然走到道旁一颗大树之旁,枝叶繁密,树干粗~壮。

  那道人居然双手一合,硬生生将那大树连根拔起,往他们这里投掷过来。

  那大树年深日久,也不知多重。根子盘结,怕不是这道人带有数以万斤的力道,不然何以能够连根抓起这棵大树。

  此等巨力。当真是天神下凡,比之刚才那太极气劲,将铅弹反射,还要来的震撼可怖。

  李志常一声长啸,那道旁的大树,枝叶簌簌而落,今川义元旁边一个旗本。居然被吓得肝胆俱裂。

  正是声若龙吟,龙吟阵阵惊天地。

  今川义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上马就走。也不知那棵大树砸死了多少人马。

  一时间,丢刀的丢刀,弃甲的弃甲,人如潮水般散去。风声鹤唳。胆颤心惊。

  那今川义元逃了足有一里的路,才被手下大将足利河内拉住马头,道:“主公此时不宜惊慌,那人我看并无赶尽杀绝的意思,再说他若是织田信长的人,此刻主公焉有命在。”

  今川义元这才回过神来,他露出镇定的神情道:“若非足利君一语惊醒梦中人,险些误了大事。天下奇人异士何其多也,就如那千神宗不照样成杀得比睿山的僧众血流成河。可统治日本的还不是我们这些大名。”

  今川义元道:“众军士听令,乱动者斩。”

  这话一传十十传百,过了一阵,全军总算安定下来。

  他终究是不一般的人物,知道这时候什么命令都没用,只有镇之以静,让军队不要乱动,才能收束出军马。

  今川义元终究不欲节外生枝,便先整顿人马。

  他大军三万,如云如雨,后面的军队,也不知前面发生了何事,只是见前面的军队慌忙撤退,从众之下,跟着散乱。

  光这收束逃兵,今川义元都花一日之功,而且出师不捷,士气颇为低落,今川义元只有下达了三光禁令,才重整军心。何为三光,自然是杀光、烧光、抢光,只是这样一来,纵然赢了,好处也不多。

  但他也顾不得这些,因为信长统一尾张,降服道三,正积蓄大势。这样的人就如卧榻旁的老虎,不先除掉,必受其害。

  且不说今川义元如何思量,那李志常带着阿市和陆渐,施施然就到了清州城,打听到织田信长和宁不空正在善照寺内。

  阿市是织田信长的嫡亲妹妹,有阿市带路,自然很快就见到了织田信长和宁不空。

  那织田信长不过二十多岁,细长眉毛,丹凤眼飘逸有神,体格高过寻常倭人。

  信长不关心妹妹平安归来,见了陆渐微微颔首,然后朝李志常拍了拍手上的折扇,道:“足下入我腹心之地,旁若无人,有视我等如草芥的气概,不知是何方豪杰驾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李志常神色淡定,悠悠道:“织田信长果不一般,不过我不是来找你的。”

  织田信长又洒然一笑道:“不知阁下是来找谁,我都可以给你引见。”

  这次却用上了华语。

  织田家的人不由大惊,因为即使对宁不空尊敬不已,织田信长大都是和他以倭语讨论,这来的道人,究竟如何厉害,居然令织田信长肯用华语迁就对方。

  却不知织田信长为人行为怪诞,此刻今川义元大军压进,李志常有奇人姿态,他故而顺势礼贤下士,让众人潜意识下,逐渐安心。

  若今后他大胜今川,还可以宣扬下,他天命在身,未战之前,便有高人来投,一如那官渡之战投奔曹公的许攸。

  李志常打个哈哈,道:“我找你身边这位宁不空,你没有意见吧。”

  织田信长忽地笑道:“宁先生我看这位道长善者不来来者不善,你好生应对。”

  既然李志常是来找宁不空的,又是华人,织田信长也没有阻拦的道理,只是可惜李志常不能陪他做这场戏,颇有些寂兮寥兮。

  宁不空起身道:“尊驾声音我从未听过,料想不是故人,自你开口说话之前,我居然不能察觉半点。”

  说完他叹口气道:“陆渐又是跟你一起回来,那阿市公主乃是被千神宗抓去,千神宗又是日本第一剑客,绝不是陆渐能够对付的,想来千神宗已经败在阁下手上,这么说阻止掉我劫奴召唤的人便是阁下不成?”

  他此番话,丝丝入扣,虽不亲眼目睹,却十中八~九,不愧为织田信长的谋主,也不愧为火部的奇才。

  李志常听到宁不空这话,便知此人武功人品且不论,至少还是个智者,随意开口道:“这西城八部果然人才辈出,那左飞卿已经是一流人物,你武功虽不及他,可是智慧却胜过他许多,观一叶而知秋,恰好你又瞎了,若是潜心武学,将来只怕炼神还虚有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