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浪迹在武侠世界的道士 > 第六十七章冠盖满京华
PS:  感谢曲尽源的588赏、两间一点红的100*2赏以及t陶唐氏、做人留一线啊、夕杀的打赏

  赵德言心中一凛,他感到石之轩突然之间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这也是他所熟悉的那个无法无天的石之轩,好在石之轩还没有生出杀机,不然赵德言已经要考虑该不该马上逃走了,没有人比他更了解石之轩的天纵之才,以及翻脸不认人的性情。无论是谁能将花间派和补天阁两种截然不同的心法合二为一,创出不死印法这种超越天魔大~法的盖世魔功,都足以傲立于当世,如非石之轩精神分裂,他便是当之无愧的当世第一人。

  赵德言目光寸毫不让的盯住石之轩,石之轩突然笑了起来,带着一股子寒意,他缓缓道:“这才像二十年前那个让我刮目相看的赵德言,几十年时光如流水一般,想着年少的时候,我们还曾共谋一醉,那时候玉妍也不是今天这样子,哎,这一切都变化得太快,要知道那时候大兴城里还没这永安渠。”石之轩又仿佛变成一个伤春悲秋的文人。

  赵德言道:“石兄有什么要小弟做的事就尽管说,如果没有我就告辞了。”

  石之轩道:“明日李志常斗四个老秃之时,便是杨公宝藏开启之日,魔帅要是有兴趣就跟我联手罢。”仿佛一场梦幻,小舟偏离岸边,悠悠荡荡,顺流而下,石之轩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天际。

  石之轩只告诉了赵德言杨公宝藏开启的时间,并没有说在什么地方。赵德言知道石之轩这时告诉他这个消息自然是给他留下一段考虑的时间。

  聚福楼上李志常悠然自得。赵德言是个为达目的不折手段的人。这次虽然惊退赵德言,对方必不死心,不过赵德言固然是厉害之极的人物,但长安城内真正让他顾忌的唯有石之轩。不过李志常消失的几日并非在养精蓄锐,而是做了其他的事情,如今李志常才算是真正神气合一,将明玉诀推至顶峰,其实之前纵然赵德言和可达志联手。李志常也不会受到什么损伤,只因他和壮年的石之轩已经一般无二,明玉诀的特性将使他永远立足于不败之地,任何人动手时功力都会有所损耗,可是如今李志常运行明玉功是功力不是往外挥发而是向内收敛,能够最大程度避免真气损耗,同时还能形成一种漩涡将对手的功力吸取过来,这一点是从天魔大~法领悟出来,天魔大~法到了最高处便是以无形之力盗有形之质,能够将对方的功力收归己用。霸道之极。

  李志常出现在聚福楼上惊退赵德言的事情自然很快传散出去,其间自然免不了有些人的试探。可是李志常信意挥洒间,折服无数高手,冠盖满京华,教人叹服不已。

  李志常已然吸引住不少目光,只等第二日天明,便来到了论道灭神场所。

  大雪纷纷飘落,李志常穿过大雄宝殿,前面便是天王殿,大门中开,中间供奉弥勒佛,四大天王左右分列,各自护住一天。

  有未来佛坐镇,天王护法,李志常可谓给足了四大圣僧占据地利的便宜。四个年过百岁的老僧坐在佛前的四个蒲团之上,师妃暄守在门口,终于换上了女装。一身白色麻布长袍,更衬托得仙姿动人。

  李志常轻声道:“还是第一次见到妃暄换上女装,比我想象中还要美上几分。”

  师妃暄别过俏~脸凝望李志常,微微笑道:“每见一次李兄,妃暄都觉得李兄风采比前次更胜,到如今李兄神气如一,妃暄再也看不透李兄的深浅了。”

  李志常道:“若是不厉害点,我只怕妃暄进步太快迟早要赶上我。”

  师妃暄淡淡道:“妃暄所求无非是天道而已,对于及不及得上李兄,并不在意。”

  李志常笑道:“释迦摩尼说诸相非相,见空不空,妃暄说不在意,那一定是在意的。”说罢,李志常以师妃暄亦无法分清的速度赫然间进入天王殿,前面不远处便是当今佛门资历最老、名气最大的四大圣僧。

  首先开口便是禅宗四祖道信,他一派悠然自得的形象,见到李志常欣然道:“是造化之神奇才生出李道友这般人物,能在见如来老秃之前,能和李道友论道,当真不虚此生也。”

  李志常落目在道信身上,此僧百岁高龄过外,白眉长垂过耳,雪白的长须垂盖隆~起的肚腹。但定睛细看,两目固是神光电射,脸肤却幼滑如婴儿,且白里透红,青春焕发,光秃的头顶,更反映明月的色光。虽肥胖却不臃肿,一派悠然自得,乐天安命的样子,予人和善可亲的感觉。

  道信虽然在四僧排名最末,但禅宗将会发扬光大,成为佛门一时领袖,而且禅宗超迈前人、兼收并蓄的思想,意味悠长,即便李志常对于禅宗的理论也十分重视。他终于见到这在后世都得享大名的高僧,心中无惊无喜,缓缓道:“道信大师言语一派天真情趣,足间禅心盎然,既然领悟了自然的妙旨,又何必来趟这浑水。”

  在一旁的智慧大师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如今世态浑浊,为不重演一次南北对峙的局面,今天也只得委屈李道友随我们回山修行一段时间。”

  李志常哂笑道:“既然为避免南北对峙,四位大师何不助我一臂之力统一天下。”

  帝心尊者木然道:“大道之争不在口舌,李道友最是明白这点,咱们言语交锋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嘉祥大师道:“善。”

  四人同喧佛号,亦将各自功力连成一个整体,每位老僧都有两个甲子的修为,四人联合起来,足足有八个甲子的功力,一旦这些功力往一个人身上招呼过去,即便是邪帝向雨田也得避其锋芒。

  即便李志常自负明玉功冠绝当世,也不会任由四个老秃凝聚功力,于是率先出手。他一步后退,如蓄满气势的大弓,无常剑脱鞘而出,不留半分余力,大殿之中仿佛有无形气浪,滔滔不绝。如长江大河一般的剑气,轰然间便向四僧攻去。

  首当其冲的便是三论宗嘉祥大师,他在四僧中年纪最小,可是功力却最高,亦是四大圣僧之首。以李志常如今功力,换作其他非宗师级高手,只怕面对这长江大河一般的剑气,早就心生绝望,连手都不敢动。不过嘉祥大师不愧为佛门领袖,等到剑气将要及体时,才伸出枯瘦的右手,大拇指轻轻朝着前面一按,仿佛截断长河,令李志常的剑气突然一顿。

  李志常当然知道若只是嘉祥一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单凭一指头禅便止住他的剑气。时至今日~他对自身武功有深深自信,嘉祥等人纵然境界高远、功力深厚,终归百岁开外,战力有所下降,还比不得数十年前追杀石之轩的时候。

  这一指实是四大圣僧功力贯通,形同一体,才让他一指头截住李志常的滔滔剑气。当然受限于身体的衰老,这一指不过是合两人之力,若是合四人之力,即便李志常有明玉功能够吸取功力,这一下也超过了自身承受的极限。这也是为何佛道两门都认为肉~身不过是皮囊的缘故,因为到了最后,相比于无穷天道,肉~身再强大也会显得渺小而不值一提。

  而且嘉祥的一指头禅确实十分玄妙,仿佛暗合冥冥中的道理,看着明明很慢,却能在间不容发时截住李志常的剑气,不给他抢攻的机会。

  李志常毫不气馁,若是四大圣僧如此好解决,便不值得他这一番约战。

  师妃暄悄立在门口,静静看着五人交手,心中无惊无喜,四大圣僧上百年交情,早就熟知彼此,因此才能浑然一体毫无破绽,她若是上去帮忙,反而碍手碍脚。

  而她在旁边观战亦能收获不浅,如若李志常战胜四僧,师妃暄也能从中对李志常了解更多。那日~她被李志常几乎伤了根源,却也从生死之间获得更大感悟,同时也耗费了慈航静斋仅存的一件珍贵药物,才能复原,并借此更上一层,将剑心通明的境界感悟的愈发透彻,逐步逼近当年地尼的层次。

  本来如这般层次的交手应当是极快的,可是恰恰相反,他们出手都很慢。师妃暄同样明白,这样对四大圣僧是有利的,因为愈慢才能更好集聚功力,同时不露出任何不谐之处,避免被李志常抓~住不谐,从而加以利用,将他们的联手之势解除。

  无论如何只要四大圣僧连成一个牢不可破的整体,即便再多一个李志常,他们也能立于不败之地。

  李志常纵声长啸,声势直入苍穹,即便大殿正中的弥勒佛也颤动了一下,可见李志常再度提升功力,亦将全力以赴。

  师妃暄作为唯一一位有幸在最好的角度观看此战的人,可谓受益良多,同时也深刻明白李志常的武功已经合乎自然,即便突然强提功力,也没有丝毫勉强之感,更让四大圣僧不能乘隙而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