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逍遥派 > 第2064章 有辱师门
    “你们给不了。”霍炼摇了摇头道。

    “看来只有一战了,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司马岑峰大笑一声道,“这次是我天邪宗崛起的大好机会,岂会让你们这些贪婪的家伙破坏了?三位老弟,今天我们抛开各种成见,一致对外,可否?”

    “不胜荣幸!”蒋磐东三人朝着司马岑峰拱手一礼大声道。

    “三位?你们觉得如何?”司马岑峰又看向了祝凡将三人,问道。

    虽然祝凡将三人也是天邪宗的人,但毕竟三大家族统治天邪宗的时候太过久远,他们的意见也很重要。

    “你说的对,现在各种成见都要抛开,为了天邪宗,我们死战到底。”祝凡将说道,“反正我们三人时日无多,想要从我们这里得到什么好处,休想。”

    “好好好,不管是以往的天邪宗,还是现在的天邪宗,只要我们能够联手,相信一定能够闯过这次难关。”司马岑峰大笑一声道。

    “剑阁和碧水宫的小丫头倒是可以利用一下。”陈昭法看了长孙悠月和江琉璃一眼说道,“现在我们只好不顾身份了,武玄苍,冷孤寒,你们还想不想她们两个活着回去?”

    利用小辈作为威胁,这样的事放在江湖中人还是比较常见的。

    可像他们这样的身份,就不屑于用这样的手段了。

    只是这个时候情况太特殊,为了天邪宗,为了保证邪水域中的珍宝,他们也只能这么做了。

    “也好,邪水域我也见识了下,足够了。”武玄苍淡淡一笑道,“你们可以放人了吧?”

    “你?”杜覆州看向了武玄苍。

    可是看到武玄苍笑眯眯的样子后,他也无法再多说什么了。

    三仙山的老东西还是不好惹,他本想着大家联手一起给天邪宗的人施压,他们会屈服的。

    没想到武玄苍为了一个小丫头就放弃了,真是岂有此理。

    “你们放人吧,接下来我不会出手。”武玄苍看向了司马岑峰那边说道。

    司马岑峰转头对祝凡将三人说道:“让碧水宫的小丫头回去吧?”

    祝凡将点了点头,然后便解开了长孙悠月的穴道。

    一个小丫头放不放其实无关紧要,武玄苍既然这么说了,不管真假,也值得试一试。

    长孙悠月恢复了行动,她看了江琉璃一眼,欲言又止。

    “你走吧。”江琉璃淡淡地说道。

    长孙悠月咬了咬牙,身影一闪,便朝着武玄苍那边掠去。

    以她这点实力和身份,根本救不了江琉璃。

    再说,剑阁老祖冷孤寒就在这里,江琉璃应该没有危险。

    “晚辈长孙悠月拜见前辈。”长孙悠月到了武玄苍的面前,急忙跪下给武玄苍行了一礼道。

    “起来吧。”武玄苍微微点头,手轻轻虚扶一下,长孙悠月便站了起来。

    “前段时间,碧水宫还以为你身死了,看来这段时间你的武功也没落下,就算和李朝勋也有的一比了。你和李朝勋~~”说到这里,武玄苍脸色微微一动叹了一声。

    长孙悠月贝齿轻咬红唇,低下了头。

    她知道这位三仙山的前辈为何要叹息了,自己**肯定是瞒不住他的。

    “冷孤寒,你该不会也退缩了吧?”阎幽王看向了冷孤寒说道,“你门下这个小丫头肚子都大了,大概是怀了他们天邪宗哪个弟子的野种,喏,身后的那个小子年纪差不多,会不会是他的?哈哈~~剑阁一个杰出的女弟子,啧啧~~”

    “阎老鬼,你闭嘴!”冷孤寒瞪了阎幽王道。

    “哈哈,我只是实话实说。”阎幽王讪讪地笑了笑道,他笑的也是没有多大的底气。

    刚才他看到了冷孤寒眼底那抹森冷的杀意,对于冷孤寒,他还不想招惹,冷孤寒的剑法令人畏惧。

    武玄苍已经中立了,阎幽王可不想冷孤寒也退出,那么他们这边的力量可就不足以对付天邪宗的人了。

    “不~~不是的。”祝央急忙喊了一声道。

    他没想到牵扯到了自己,心中很是惶恐道。

    眼前这些人,随便吹口气就能灭了自己,再说,江琉璃肚子中的孩子和他也无关。

    “住口!”祝凡将轻喝了一声道。

    就在祝央想要解释的时候,祝凡将喝斥了他,他只能闭嘴了。

    “你们找死,我剑阁弟子被侮辱,这件事我还没有找你们算账,你们倒是先那这事做文章了。”冷孤寒盯着司马岑峰等人冷冷地说道。

    说话间,冷孤寒身上气息开始急剧攀升,这个人就像是一把出鞘的利剑,气势锐不可当。

    在边上的庞天罡,杜覆州和阎幽王三人都是情不自禁远离了冷孤寒几步。

    武玄苍和霍炼倒是饶有兴趣地看着冷孤寒。

    “配上湛卢剑,这天下还真的少有对手了。”霍炼微微点头道。

    “没错,他们这一辈,冷孤寒当属第一。”武玄苍赞同道。

    听到武玄苍的话,庞天罡等人都是冷哼了一声。

    真要说起来,除了霍炼和武玄苍,还有天邪宗的四位族长,其他的人差不多和冷孤寒是同辈的。

    现在霍炼和武玄苍将冷孤寒定位他们这一辈的第一人,他们心中当然不服气。

    哪怕他们知道冷孤寒的实力很强,也不会如此轻易就承认他是同辈中的第一人。

    司马岑峰心中暗道不好,自己刚才的做法似乎真的激怒了冷孤寒。

    不过,至少武玄苍那边暂时安抚住了,至于武玄苍说的不插手,他们也不会完全掉以轻心。

    “冷孤寒,你可别想太多,我就问你,还要不要你这个后辈弟子。”司马岑峰问道。

    “哼,区区一个弟子算什么?”冷孤寒冷冷地说道。

    说完之后,冷孤寒的目光一转,看向了江琉璃。

    江琉璃心中一颤,老祖的目光太骇人了。

    对于老祖的话,江琉璃并不意外。

    在老祖眼中,自己的重要性又怎么比得上邪水域中的珍宝?

    “有辱师门!”冷孤寒话音落下的时候,手中湛卢剑出鞘,一道剑气直接射向了江琉璃。

    “不要~~”黄逍从藏身的地方跳了起来,不由大喊了一声。

    当这道剑气快要触及江琉璃,眼看着一剑毙命的时候,樊休身影一动,挡在了江琉璃的面前,手中犬神仿刀一挡,将这道剑气化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