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逍遥派 > 第1349章 一个计划
    “回答我刚才的话。”黄逍朝着尘雾道长微微点了下头后,又是转头盯着丁十八道。

    只不过,丁十八脸上露出了一丝嘲讽之色道:“我只是一个最低等的隐魔卫,那等隐秘的事我怎么可能知道?”

    “这些他应该确实不清楚。”尘雾说道。

    听到尘雾这么一说后,黄逍倒也没有继续逼问。

    “没想到是隐魔卫出动了,看来‘魔殿’有什么大动作了。”长孙悠月说道。

    她说着话的时候,看到黄逍那有些询问之色的目光后,便继续说道:“隐魔卫是魔殿元老团掌控的力量,只对元老团负责。往常的时候是不大出现在江湖中,因为魔殿三大堂自身的一些情报力量已经足够收集江湖中的一些情报信息。能够让隐魔卫出动的,都是大事。”

    “哼,这可不是我们‘魔殿’想要有什么大动作,而是你们想要干什么。”丁十八听到长孙悠月的话后,不由冷哼一声道。

    很显然,他对长孙悠月的话很是不赞同。

    “哦?说说吧,这里面还有什么隐秘?”长孙悠月柳眉一掀笑问道。

    “你们一个是‘碧水宫’的人,一个是‘上清观’的人,还有一个我暂时还不知道来历,可是显然也有些背景,难道说你们自己的事都不清楚?”丁十八没有直接回答长孙悠月的话,而是反问道。

    “你别耍花样,长孙姑娘问你什么就答什么。”黄逍冷喝一声道。

    长孙悠月对丁十八认出自己的身份并不算太意外,因为自己说出了尘雾的身份,再加上自己的姓和小青,以丁十八隐魔卫的身份,还是可以推断出自己的身份。

    不过让她有些意外是这丁十八好像还没有认出黄逍,看来黄逍这易容之术,收敛气息之术果然了得。

    隐魔卫或许不像尘雾那般懂读心术,可是他们精通刺探消息,跟踪,盯梢他人,对于识人之术也是相当的精通。

    可是就算是如此,也没有发现黄逍易过容。

    不过想想也是,自己一天前在酒楼第一次见到现在的黄逍,也是没有认出来,只不过后来才有些怀疑。

    这还是自己之前和黄逍接触过一段时间,熟悉他的一些气息的缘故,这气息对方虽然很是收敛,但是她还是能够顾隐隐感觉到。

    再加上黄逍隐隐之间还是会露出一些习惯性的小动作,这些小动作很是细微,要不是自己观察仔细,可能也会被忽略了。

    总的来说,还是因为自己当时和黄逍接触过一段时间,这才能够让自己看破黄逍的一些破绽,确定了他的真正身份。

    丁十八显然没有接触过黄逍,这样一来,他看不透黄逍并不奇怪。

    他们隐魔卫精通看破伪装之术,可是黄逍显然是精通伪装之术,再加上黄逍的功力比丁十八高上许多,这就决定了丁十八难以发现黄逍的异样。

    “你们这些所谓的正道似乎有什么计划,只是这计划是什么我也不知道,这些大概是上面的大人们才知道一些详细信息吧,我只是得到了命令,那就是盯着正道中进入皇州的‘半步武境’及其以上的高手,尤其是像你们这样门派的弟子更是重点关注的对象。当然之前我并不知道你们一个是‘上清观’,一个是‘碧水宫’,只是觉得你们实力到了,我自然需要暗中盯着,然后向上面汇报我得到的消息。如果早知道是这样的,就不会是我这个丁等来盯着你们了,起码也得是丙等,那样的话,你们想要发现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丁十八说道。

    黄逍听完之后,先不管那个什么计划,就丁十八最后说的确实是实话。

    丁十八之前确实不知道长孙悠月和尘雾的身份,否则以两人的身份怎么也得是区别对待。过来盯梢的恐怕不一定是丙等,甚至乙等也是有可能的。如果是这样,自己这些人恐怕还真的不大可能发现对方。

    “计划?正道的计划?”长孙悠月眉头一皱,她很是疑惑,因为她不曾听闻有什么计划。

    倒是尘雾听完之后,脸上的神情似乎有些变化。

    这变化自然是落在了黄逍和长孙悠月的眼中。

    “尘雾道长,你知道什么吗?”长孙悠月问道。

    当长孙悠月问出这话的时候,不仅仅是黄逍和小青看向了尘雾,连这个丁十八也是盯着尘雾,眼神中也是有些好奇的样子。

    丁十八虽然是被派出来主要盯住寻常的‘半步武境’高手,但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还是一点都不清楚,上面只是含糊的说正道有什么计划,需要自己这些人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做事。

    现在似乎能够从这个尘雾道士口中知道一些了。

    这个时候,丁十八似乎忘记了他自己还是阶下囚,他的性命还掌握在别人的手中。

    丁十八的样子虽然被黄逍等人看在眼中,但是他们并没有太在意。

    “其实这一次我过来皇州也是接到了任务,而且向像我这样的,我们‘上清观’也是派出了不少人。其中还有师叔伯,甚至太师叔伯他们,显然这件事很受重视。”尘雾说道。

    “你的意思是,是说你这件事和他说的那个什么计划是同一件事?”长孙悠月指了指丁十八问尘雾道。

    黄逍也是不笨,同样是想到了这点,不过长孙悠月提出来了,他自然就想听听尘雾的答案了。

    “虽然说派出了人,但是并不是同一件事,只能算是有关系吧,我想你们‘碧水宫’应该也派出了人才是。”尘雾说道。

    “有吗?我怎么一点都不知情?”长孙悠月愣了愣说道。

    她在‘碧水宫’中的地位不低,要是真的有什么事,她就算是不能知道,也能够听到一些风声。

    尤其这件事还发生在皇州,而自己还在这里的情况下,没理由一点风声和消息都没有得到啊。

    “你不知道并不是太意外。”尘雾笑道。

    “怎么说?”长孙悠月问道。

    “你这一次来皇城主要的目的是为了争榜,所以说你就不需要为其他事而分神了。而我不同,我并不是来参加争榜的。所以才是奔着其他事而来,说是过来看热闹也就是顺便和掩饰。”尘雾说道。

    长孙悠月听完之后,陷入了沉思,不得不说,尘雾说的很有道理。

    这件事尘雾都能够从‘上清观’中知道一些,自己按道理肯定也是有资格知道的。

    现在自己没有得到这些消息,那么就是说,宫中并没有让自己插手的意思,自己这一次只需要参加争榜就足够了。

    “那这所谓的计划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件事呢?”黄逍问道。

    “最近不少江湖门派动作诡异,恩,是那些大势力的门派,如‘剑阁’等势力,其中不仅仅是所谓的正道,就算是邪道,妖道和鬼道中人都是纷纷有所行动。这次的行动很是隐秘,我‘上清观’之前并未得到任何的风声,包括你们‘碧水宫’也是如此,我们都是最近才隐隐发现了一些迹象。发现这些门派中暗中派出了不少的高手,除了‘虚武之境’的高手,甚至连‘武境境界’的高手都是有不少暗中潜伏在了皇州周围附近。更别说早已进入皇州的高手,数量令人心惊。所以‘上清观’和‘碧水宫’等几个不知情的门派也是联合起来,派出了一些高手。我们的目的是想要探查那些人的目的。至于‘剑阁’那伙人到底想要做什么,无法得知,而且这一次行动‘剑阁’并未知会我们‘上清观’和‘碧水宫’,显然是防着我们。”尘雾说道。

    “有这样的事?”长孙悠月听完后,愣了愣惊呼一声道,“会有很多高手齐聚皇州吗?不仅仅是‘虚武之境’,甚至还有‘武境境界’的高手?”

    “数量绝对不少,我实力还是不够,只能够过来探查那些门派实力较低的弟子,暂时还不曾得到什么有用的线索。”尘雾说道。

    “剑阁?”长孙悠月喃喃了一声道,“‘剑阁’想要做什么,他难道想在皇州争榜期间生事端吗?”

    ‘皇州争榜’自然有它的规矩,而且这些制定的规矩大家基本也是遵守的,尤其是那些虚武之境”以上的高手不准闹事,否则将会遭到其他门派的联手惩罚。

    所以‘皇州争榜’期间虽然也有意外发生,但是那些出手的‘虚武之境’或者是‘武境境界’的高手多多少少都是受到了惩罚。

    虽然说这惩罚的力度看他师门的背景实力和他的实力决定的。

    他的师门强大,自己实力也足够,那么一般可能是会从轻发落。

    如果说,他的师门一般,那么这些人就不会客气了,从重处罚,若是这个时候杀人,直接以命相抵。

    以往的高手们在‘争榜期间’犯了规矩,有轻轻被惩罚而安然无恙的,也有受到重罚甚至丢了自己的性命。

    这样的事,对江湖中人按理说是一种警告和威慑,可是毕竟还是让有实力的有背景的高手钻了些空子。

    这也导致了就算是‘皇州争榜’期间也是无法完全杜绝厮杀。

    只要这事情不是闹得很大,大家也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也是姚虬这个时候敢出手杀人的一个原因了,只要他能够迅速解决此事,那么其他人见木已成舟,那也就不会再多添事端。

    所以在他看来,只需要自己能够说服彭库,让彭库帮自己在‘天魔堂’说些好话,只要‘天魔堂’不追究自己这件事的责任,那么其他人又能拿自己如何?

    难道他们敢对‘天魔堂’指手画脚?

    当然,这其中也是有些风险的,若是‘天魔堂’不管自己,那么自己绝对会死无葬身之地。

    可是自己现在毕竟是为‘天魔堂’做事,要是自己就这么被那些人给惩罚了,甚至丢了性命,那对‘天魔堂’甚至‘魔殿’的威信都是巨大的打击。这让其他的附属的门派怎么想?

    一个连自己附属的门派都保不住,那么注定会被人看出虚弱的本质。

    姚虬很清楚,‘天魔堂’是绝对不会向这些人屈服的,不会交出自己的,毕竟是有着‘魔殿’的傲气。

    也正是因为如此,姚虬相信最后自己或许要被‘天魔堂’惩罚甚至击杀,但是自己肯定是不会落在其他人的手中。他现在敢这么做,和他这些年的努力分不开。这些年他费尽心思结交了一些‘天魔堂’的高手和一些有权力的高手,他的目的就是在自己有难的时候,犯了事的时候帮自己美言几句,只要内部的罪责稍稍轻一点,那也是让自己受用无穷了。

    如此一来,自己被杀的可能性就很小了,大不了多损失一些,付出的代价大一些罢了。

    为了报自己儿子的仇,这点风险又算得了什么?

    “这江湖世道已经变了,‘剑阁’的强势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就算他想在‘皇州争榜’期间搞点文章,我们又能怎么样?”尘雾叹道,“到时候,我们或许也就是发出威胁,得到的肯定也是‘剑阁’的一些保证和承诺,保证以后不会再犯云云~~~可是这样的话说多了并且不遵守,那也就是一句屁话,‘剑阁’说话不算话的事还少了吗?信守承诺的自然没错,可是对方要是不信守的时候,那就是一张废纸。”

    “尘雾道长,你的意思是,‘剑阁’很大可能会插手这次‘皇州争榜’?”黄逍问道。

    “差不多是这样了吧,就目前得到的一些情况来说,‘皇州争榜’期间肯定会有大事会发生。那些人偷偷摸摸干的事,绝对不会那么简单。哦?你这个隐魔卫也都听到了吧,看你的表情,应该真的是不知打这些事。”尘雾在回答黄逍的问话之后,看向了丁十八说道。

    丁十八对这个什么计划几乎是完全不大了解,他就是过来奉命行事的,知道的当然无法和尘雾想比了。

    他还以为就是正道的一些门派参与其中了,没想到竟然还有邪道,妖道,鬼道中人的高手。

    “难怪这段时间,皇州周围,甚至皇州地域都是出现了这些江湖中人,以往邪道,妖鬼道中人很少在这里出现,就算是为了争榜,也不会多了这么多这几派的人。”丁十八不由想起了之前的所见所闻。

    现在更是明白了,还是有一些正道门派并不知情,和自己‘魔殿’似乎差不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