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剑王朝 > 第一百二十三章 你家师弟,真的很强
    百眼剑,天魔吟剑经,绝大多数选生甚至听都没有听说过,然而看着周忘年的神色变化,所有人都知道丁宁说的是真的。

    在修行者的世界里,见知也是力量的一种。

    此时所有的这些选生,都已经感觉到了丁宁的力量。

    顾惜春沉默的看着周忘年对面的丁宁,微微凹陷的眼眶越加显得异样的酡红,握着剑柄的手下意识的紧了紧。

    虽然依旧拥有绝对的信心,但此时他却不可避免的感到了威胁。

    也就在这时,他微红的双瞳突然骤然一缩。

    山谷里没有点燃任何灯火,但许多修行者的长剑却都在散发着光华,所有他和所有旁观的选生都清晰的看到丁宁微微侧转过身体,看了地上一眼。

    几乎所有选生的眼眸里涌起更为震惊的情绪。

    那里趴着一条深红色长虫。

    在他们所有人一开始进入这个山谷时,这条长虫都让他们感到了震惊,但是随着剑会的开始,他们却开始忽略了这条长虫的存在。

    丁宁现在这一个微小的动作,却提醒了他们所有人。

    这条长虫依旧跟在丁宁的身后。

    即便它的模样十分瑟缩,然而却还是乖乖的跟在了丁宁的身后。

    这代表着驯服。

    这样的画面,更让人心惊。

    “他是故意的。”

    看到丁宁那样微小的举动,净琉璃用唯有澹台观剑能够听清楚的声音,缓缓说道。

    澹台观剑微微颔首,他也是同样的看法。

    净琉璃微垂下眼睑,道:“但我觉得他还不会这么简单。”

    不会这么简单?

    那他还会再做出什么事情?

    澹台观剑的嘴角泛起一丝自嘲之意,长陵这一代的年轻天才,太不简单。

    “你不可能战胜得了我。”

    就在此时,丁宁已经又平静的出声,他看着脸色变得苍白的周忘年,重复了一遍这句话,然后接着认真说道:“我答应过薛洞主会得首名,所以等会出手,我不会有什么留手。”

    周忘年的双手都微微颤抖了起来,听着丁宁的这句话,他忍不住厉声叫了起来:“你说首名就首名,丁宁,你不觉得太过可笑了么?”

    丁宁看着心神已然大乱的周忘年,不再多说什么,只是神情安宁的握住了末花残剑的剑柄,然后横剑为礼。

    “知道又如何?死在战场上的,往往多是眼高手低之辈!”

    周忘年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厉喝声中,铮的一声震鸣,一道剑光已脱鞘而出。

    他手中的剑柄是黑色,有着许多缠丝状的银色符文,剑柄亦是黑色,剑身上却是布满椭圆形的银色符文,看上去就像是上百只眼睛。

    在和剑鞘脱离的瞬间,真元尚未在剑身上彻底流淌开来,山谷里的风吹拂过剑身,剑身上的这些银色符文里,便响起无数呜咽的声音。

    这声音,就像是一场大战过后,有许多的妇孺在一道城墙后哭泣。

    真元由周忘年的指掌间狂涌而出,却并不像水银泻地般顺畅,其中有着奇妙的顿挫,一股股真元互相撞击在一起,整柄剑在划出的同时震荡起来,剑身上符文里发出的声音骤然一变。

    那些如隔着城墙哭泣的声音瞬间变得异常尖锐,就像是有无数利爪在抓着光滑的琉璃表面,这种声音让很多观战的选生都瞬间觉得毛骨悚然,胸口烦闷异常,就要呕吐起来。

    然而与此同时,上方的空气里却是又响起许多悠扬的声音,好像有无数看不见的身影在穿行。

    很多人变得恍惚,周忘年挥出的剑光,在他们的眼睛里也变得朦胧起来,变得不太真实。

    净琉璃的眼眸如真正的琉璃般清澈,她自然不可能受这样的魔音影响,她的目光落在丁宁的身上。

    丁宁就在此时出剑。

    虽然她和很多一样也无法看到此时丁宁的眼眸,但只是丁宁这一瞬间出剑时的宁静姿态,就可以让她感觉出来丁宁也根本未受任何的影响。

    丁宁的动作并不算快。

    当周忘年的身体破空,黑色和银色迷离闪耀的剑光距离丁宁的身体唯有数丈之遥时,丁宁的掌心才开始沁出真元。

    真元的流动也并不急剧,只是显得平稳。

    在周忘年的剑距离他还有一丈之遥时,他掌心沁出的真元流淌到了末花残剑的最前端。

    末花残剑上开始盛开洁白的细花,然后最前端剑身上的裂痕微分。

    丁宁挥了一下剑。

    意态轻柔而随意。

    就像夏日的夜晚,一名站立在凉亭前阶下的人看到飞向自己的流萤,随意拿手里的扇子拍了拍。

    然而只是这一下挥剑,空气里出现很多条明亮的细丝状剑气。

    更奇妙的是,这些明亮的细丝状剑气的空中,突然凝结出无数点淡淡的荧光,就像无数飞舞的萤火虫,美丽而真实。

    这些荧光一齐向周忘年飞舞过去。

    周忘年的手臂已经陡然伸直。

    随着他一直屈着的手臂的陡然伸直,他手中的剑光也就像突然延长一样,眼看就要直接刺入丁宁的胸口。

    然而就在此时,他的口中骤然响起一声带着惊惧和不甘的怪叫。

    魔音骤停,他瞬间退出十余丈开外。

    一缕缕鲜血,从他的身上缓缓流下。

    看着已经收剑的丁宁,他的脸上满是不敢相信的神情。

    绝大多数选生看着周忘年身上许多股细小血泉,脸上也同样是不敢相信的神情。

    即便此时周忘年还能够站立,但是他们却都可以肯定周忘年体内许多的血脉都已经被刺穿,甚至内腑都遭受了一些损伤,已经根本无法再战斗。

    也就是说,只是一剑…丁宁一剑就击败了周忘年。

    随着更为深入的思考,这些选生更为震惊。

    丁宁的这一剑精妙到了极点,根本就不像是白羊洞所能拥有的剑式。

    “是那剑胎上的剑式!”

    有人震惊的发出了声音。

    发出这声音的人是石关梓,出自横云剑观,在才俊册上高居第十四位的选生。

    迎着周围人转过来的目光,石关梓有些声音微颤的说道:“是之前剑胎上剑经中的一式。”

    “韩地流萤剑经中的乱流萤剑式。”净琉璃微侧过头看着澹台观剑,又像是说给澹台观剑听,又像是自言自语道:“他原来是想这样来给这些人带来更大的惊惧感,现在这些人想得越明白…是否就像是自己在吓自己呢?”

    此时气氛十分沉重,然而澹台观剑却是忍不住笑了笑。

    场间又陷入沉寂。

    一名岷山剑宗的修行者已经到了周忘年的身边,先设法替周忘年止血。

    岷山剑宗的修行者既然介入,便代表着这一场对决已经结束。

    丁宁已然转身。

    那条深红色长虫有些瑟缩,但是却马上也随着他的动步而动作,扭动着身体跟上。

    这时越来越多的选生彻底想得清楚。

    丁宁这一剑就击败周忘年,最重要的原因不是他的见知,也不是丁宁的感悟能力太过恐怖,只是短短的时间,就从那剑胎上学得了这样一招精妙而强大的剑式。

    最为重要的原因,是丁宁出手的时机太过精准。

    那每一点流萤都像锋利的飞刃,而且漫空飞舞,数量惊人,但以周忘年的实力,平时若是好整以暇的接这样的一剑,即便不能挡住所有这些流萤,也至少能够用剑挡住绝大部分,至少可以保证自己身体的一些重要部位不被刺中。

    然而周忘年在这一剑之下,却是没有任何的还手能力。

    因为丁宁这些流萤飞起之时,正是周忘年变招,陡然发动决杀的瞬间。

    周忘年剑意已成,来不及改变。

    出剑,真元的流速,剑气划空,形成剑符,飞出流萤完成这一招精妙的剑式,丁宁每一点的时间把握都完美而无可挑剔。

    有很大的鼓掌声打破了沉寂。

    惊喜到了极点的张仪转头过去,只看到独孤白在用力的鼓掌。

    “就算换了别的剑式,丁宁也应该能够很轻易的一剑击败周忘年。”

    看着转头过来的张仪,独孤白的脸颊上也有着异样的酡红,他认真的说道:“你家师弟,真的很强。”

    张仪平日里都谦虚到了极点,但是听到独孤白的这一句赞美,他却是没有谦虚,而是自然骄傲的说道:“我家师弟,本来就很强。”

    “他是故意想吓人,才故意用剑胎上的招数。”徐怜花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口水,白着脸道:“可是把我也吓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