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第二百八十七章 北海(六)
    高文刚有一次来到了联合省。

    自从东荷两国关系趋冷,东岸驻欧全权特使驻所搬离阿姆斯特丹后,高文刚有些年头没来这片欧洲的经济热土了。这次他火速处理完了奥斯曼帝国那边的事情,便与黑海支队的毛君中校一起乘船返回了加的斯,联合省这边的很多事情,还得他来拿主意呢。尤其是那些军人们跋扈无比,行事激烈,不考虑后果,他得盯着点。

    因此,在加的斯小住了几天,处理了一些有关西班牙、意大利的事务后,他便启程前往了荷兰。途中他在里斯本停留了三天,与葡萄牙国王佩德罗二世进行了一番密谈,重点涉及了葡属佛得角群岛的归属及其他经济合作。这次东岸海陆军大举挺进低地地区,一应物资都在葡萄牙采买,极大活跃了这个前航海先驱国家的经济,领葡萄牙上下是喜笑颜开。

    与此同时,威武雄壮的东岸舰队也领葡萄牙人感到震惊。曾几何时,东岸海军与葡萄牙王国大战,那时他们虽然强,但还没强到令葡萄牙人绝望的地步。但这次来的舰队,真真切切地令这个伊比利亚小国的高层感到了震撼。这种舰队,他们是无法抵抗的!也许只有英格兰与联合省可能上前比划比划,但也要付出极大的代价,也许还未必能赢。

    这种残酷的认知,让葡萄牙人愈发地清醒,愈发地恭敬。他们的佩德罗国王,带着满朝文武,在自己的王宫内接待了高文刚。据小道消息,佩德罗二世邀请了很多知名学者、艺术家前来出席,动用了10%的王室年度开销,可见场面之盛大。

    高文刚在密谈中肯定了葡萄牙王国的相关政策,表示东岸共和国一如既往地尊重两国间的友好关系,并称葡萄牙王国是东岸在欧洲的“坚定盟友”,未来可将两国间的关系更进一步,东葡提携,一起发展。

    留下了几位随员与葡萄牙人商谈佛得角群岛及贸易事务后,高文刚特使在两艘葡萄牙海军战舰的护送下,抵达了布鲁日港,然后经陆路昼夜兼程赶到了海牙,入住了范博伊宁根为他安排的住所。

    范博伊宁根这些天精神始终处于亢奋之中,连轴转地接见各省代表,或拉拢许诺,或危言恐吓,或动之以情,总之是在尽一切努力稳定各省局势,让共和派的意志笼罩七省联盟的每个角落。比如,他就对来自林堡-布拉班特和德伦特两大地区的代表们明言,如果他们支持三级议会的话,那么他就会在未来考虑给予这两个地区的人民以政治权力,不再由其他省份代行,即他打算给予这两个事实上的省份以完整的政治实体地位,变七省联盟为九省联盟。

    毫无疑问,范博伊宁根的这个许诺让两地代表的心里乐开了花。天可怜见,在联合省夺取他们这些地区后,多年来一直以二等公民对待当地人。其中最典型的,无疑是他们在议会中没有表决权了:林堡-布拉班特公国旧地由乌德勒支省代行表决权,德伦特地区时而由上艾瑟尔省行表决权,时而由格罗宁根或弗里斯兰代行表决权,当地人在各种事务上一点主都没法做,也是苦逼。

    这次值逢联合省局势动荡,人心不稳,共和派为了争取更多的支持,打算给这两个人口一点也不少的地区以正式名分,将他们吸收进七省联盟(之前只能说是占领状态)。范博伊宁根认为,这两个新省未来必将成为共和派重要的支持者,让他们能够更好地控制全国,稀释北方三省的反对力量。

    东岸顾问不是很清楚这其中的内情,不过他们对范博伊宁根的决断表示赞赏。现在对付奥兰治派,确实需要使出浑身解数,任何一点力量都是非常关键的。如果这两个省的人民感恩戴德的话,那么这确实是一笔非常不错的政治交易。

    高文刚是在12月30日抵达海牙的,东岸陆军元老、杨亮之子杨成栋中尉第一时间赶到旅馆面见,并给他带来了很多新的消息。杨成栋告诉高文刚,荷兰老将范马尔贝格带领两万五千多名士兵(含雇佣军和附近城镇抽调的军队)向奈梅亨逼近,从阿姆斯特丹出发的大军也从侧翼对奈梅亨构成了威胁,更别提奈梅亨城及附近荷兰民兵的不合作态度了。

    总之,这支由威廉三世从德意志请来的雇佣军现在陷入了极大的危机之中。威廉三世已经出奔英国,接下来一个季度的军饷眼看没人发放,周围城镇也满是敌对的荷兰军队,奈梅亨本地的荷兰民兵也转变了态度,发放补给的频率也大大降低,甚至双方之间还爆发了一些小规模的冲突,所幸至今还没人员伤亡。

    这些德意志人不是瞎子,他们自然也知道如今联合省已经变天,自己的下场恐怕有些不妙,因此非常着急。眼看共和派在获得阶段性胜利,初步整合了各路势力之后,已经从西、南两个方向出动军队,对他们形成了半包围的态势。此外,东面的德伦特地区最近也出现了上万名临时组织起来的荷兰民兵,这令他们的焦虑感更甚,很多人萌生了退意。

    尤其是最近老家传来了一些触动他们敏感神经的事情,那就是法国人派出了一些化妆骑兵进入莱茵河流域,进行非法的侦查活动。很多人都说,这是法国人发动战争的前奏,神圣罗马帝国再一次面临生死危机,因此不少人都在向上官请求,放弃这项已经变得越来越危险的干涉行动,全军撤回德意志。

    军官们对此可谓是左右为难。他们受威廉三世雇佣而来,如果中途撤走的话,那么信誉方面的损失很大,将来怕是就接不好别人的生意了。但另外一方面,威廉三世支付的雇佣款项只到本月下旬,按照协议,对方应该提前半个月支付下一季度的费用的,但现在很显然不可能了,他人都跑去了英国,根本无暇理会这边的事情事实上想理会也理会不了,海面上有东岸海军和部分荷兰海军,英国国会暂时也不可能给他拨款,因此这些德意志人已经注定要断炊了。

    军官们也不是没有想过纵兵劫掠周边城镇,自己获取补给和军费。但奈梅亨本地有大量荷兰民兵监视(他们本是“盟友”,但现在荷兰已经变天,民兵们也产生了极大的分化,很多人倾向于支持议会),周围还有总计四五万名虎视眈眈的各路人马,他们实在是不敢做得太过分,以免将来被清算时一个个过不了关。

    他们也不是没有想过打上一仗,将周围的三路荷兰大军各个击破。但问题在于,这些荷兰人也不是泥捏的,手里的枪也不是烧火棍,当年他们也与法国人正面放对过,战斗力不能说高,但也谈不上多差。而他们自己呢?士气低落、军心不稳,金主更是断了饷银,各类生活及军需物资也极为短缺,因此他们实在没有信心在荷兰人的土地上打败两三倍于己的荷兰陆军,这太过于天方夜谭。

    因此,这些德意志雇佣军现在是真的纠结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而偏偏荷兰人没打算给他们好好考虑的机会,他们集结了大军,从不同方向压了过来。弗里斯兰、格罗宁根两省原本支持奥兰治亲王的军队这会也沉默了,他们只偷偷给这些德意志雇佣军送了一些补给,让他们不至于饿肚子,然后就再没出现过,这领他们更是失望。

    杨成栋中尉认为,这些德意志雇佣军的决心其实并不大。他们是被威廉三世的金钱召集而来,虽然其中也不乏自己主君的意见,但问题是现在天寒地冻的,他们没了饷银,补给也不足,吃不饱穿不暖的,谁还会为什么领主的虚无缥缈的指示而卖命?

    高文刚对此表示同意。他觉得这个时候,范博伊宁根只需派出一位精明能干的使者,携带大批金钱前往奈梅亨,与那些德国人进行谈判,即给他们一笔遣散费,然后允许他们“光荣投降”,返回德国。相信这是双方都能接受的条件,无非是开价多少罢了。

    至于说奥兰治家族成员经常活跃的弗里斯兰、格罗宁根两省会出钱、出兵与他们一起对抗已经得到大部分地区响应的三级议会,那纯属想多了。就凭他们拿不出钱这一点,就注定了他们使唤不了雇佣军。雇佣军雇佣军,没钱怎么雇佣?现在威廉三世都去英国浪了,国内政权倒台,还怎么挪用资金?

    高文刚认为以共和派那些家伙的智商,不会想不到这一点。他们之所以做出军事威压的姿态,大概也是为了配合使者谈判,减少敌人要价罢了。钱嘛,共和派手头还是比较充裕的,这得益于他们的基本盘,发个五六十万盾的遣散费,再允许他们携带武器装具离开,事情差不多也就了解了。而这种发钱遣散敌人军队的事情,上次法荷战争期间荷兰人就试过了,当时他们遣散了明斯特主教攻过来的三万军队,成功地用银弹攻势化解了多线作战的危机,这种成功经验当然要大大推广了。

    12月31日,范博伊宁根在自己的办公室与高文刚会面。看得出来他的心情不错,一见面就给高文刚来了一个热烈的拥抱,然后主动提出了大幅度降低东、荷两国贸易关税税率,加强两国间贸易合作的事宜。

    高文刚对此表示非常满意。东岸人殚精竭虑,为共和派出谋划策,为的不就是这些么?威廉三世在台上的那些年,虽然共和派也一直在努力恢复两国间的贸易水平,但阻力总是很大。威廉三世那个家伙,拼了命地向英国让利,挤走东岸商品的市场份额,让人很是恼火。现在范博伊宁根“拨乱反正”,将生意给东岸人做,那真是极好的,也不枉东岸人为他两肋插刀。

    另外,范博伊宁根还提出,与华夏东岸共和国在军事领域展开更深入的合作。原本联合省大量进口英制武器,性价比低,兼且威廉三世担任了英格兰国王(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这军火贸易怕是要起波折,因此这会再不果断转向,还等什么时候?

    荷兰人提出的军事合作协议自然不仅仅是武器买卖。事实上,在见识了东岸陆军高昂的士气和娴熟的战斗技巧后,荷兰人也提出雇佣部分东岸陆军官兵帮他们整训军队。这一点是东岸情报官员提出的,共和派对此表示认可,然后正式向高文刚提出请求。

    高某人当然不会拒绝这种好事了,因此很爽快地同意了这件事。随后,双方又谈了有关机器进口、金融合作的事情,总体而言都十分愉快。高文刚估摸着,如果这些在未来都一一落实的话,保守估计一年能增加二百万元以上的贸易额,且未来还有很强的提升空间,确实非常不错。

    这二百万元贸易额,买的都是东岸的商品,对东岸工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至关重要。毕竟,没有消费市场,你企业哪来的技术进步?难道一切都靠国家来吗?对不起,那是不现实的,也是不科学的。国家是可以挖个两百万甚至甚至三四百万金银矿,但这对工业技术进步、企业管理提升、相关人才培养毫无用处,没有消费者买东西,没有市场对商品性能的反馈,没有同行间的激烈竞争,这个国家的工业技术、企业管理是不可能得到有效提升的。

    因此,市场是非常重要的,这不仅仅是利润的因素,还涉及到一整套的东西。想通了这一点,你就能理解东岸人为何对获得市场如此执着了。

    1689年1月2日,经过双方长达两天的谈判,驻守在奈梅亨的两万名德意志雇佣军终于同意了荷兰政府提出的条件,即补发他们六十万盾的遣散费,同时拨一批食品、御寒衣被什么的,然后撤出联合省,各回各家。至此,一场可能爆发的内战被消弭于无形,联合省的局势就此也彻底砥定,弗里斯兰、格罗宁根两省的奥兰治派铁杆分子在无钱、无权、无外援的情况下,再也翻不起大浪,尼德兰联省共和国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