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第三百八十七章 潘帕(一)
    而就在荷兰人在海安港与蔡华泽商谈瓷器出口事宜时,1669年6月15日,潘帕草原上一个新设立的港口小镇牛庄港内,西班牙王国秘鲁总督区布宜诺斯艾利斯检审法院区最高长官奥万多正满脸无奈地看着一名面容严肃的东岸官员,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牛庄港位于后世潘帕大草原东缘的内科切阿港,一个在近几年内因捕牛和畜产品深加工而骤然兴起的殖民小镇。这个小镇原本并无名字,东岸政府也并没有派人来政府殖民,不过随着东岸人口的渐增,以及拉普拉塔野牛在国内市场的持续火爆,很多梦想发财的人漂洋过海来到了这里,或受雇于政府的捕牛队,或与他人组队单干,然后开始了对游荡在草原上的成千上万的野牛群的捕杀。

    毋庸置疑,他们的捕猎行动是极为成功的,捕获的幼牛在东岸国内被抢购一空,就连不是很好驯化的成年牛都被买去不少。除此之外,牛皮、牛角、牛筋、牛脂等原材料的市场销售也是非常良好,捕牛队的成员们个个赚得盆满钵满,而这无疑又刺激了更多的梦想发财的人——尤其是那些刚刚转正,手头没什么余钱的非国民劳务工——前来草原上捕牛。

    而到了后来,一些商人也看到了商机,他们从国内雇佣人手、采购机器,然后用船运到了牛庄(大家约定俗成的称呼)这么一个化外之地,堂而皇之地搞起了牛产品的深加工,比如牛肉的腌制等等,算是帮那些捕牛队的成员们解决了一个大麻烦了。毕竟,那些人可没太多的工夫停下来宰牛,要知道那可是屠夫的活计。

    现在,东岸政府眼看牛庄港已经聚集了超过一千五百余人,不再是一个可以忽视的殖民点了,于是,在未通知西班牙王国政府的情况下,国家开拓总局派了一套班子过来,正式将这里管理了起来——实在是不管说不过去了,牛庄港那么大的生意,牛皮、牛肉、活牛什么的,每年的销售额极是惊人,再放任不管的话,就是白白流失税源,这可是素来黑眼珠见不得白花花的银子的执委会诸公们所难以容忍的,所以,前海安县海关官员何源便被派到了这里,当了个镇长,全权负责起了这边的事务。

    老实说,牛庄镇镇长是正科级职务,而何源之前担任的海安港海关关长是副处级干部,来担任镇长真的是低配了。不过,自觉在海关系统内部已经没甚上升空间——往上爬便是兴南、青岛、东方等大港海关关长了,竞争太过激烈,即便是靠着老丈人的关系也未必能杀出一条血路——的何源,觉得不如另辟蹊径,趁着老丈人刘大发还有点关系在的时候,奋力一跳,挑出海关这个浅池子,到更广阔的空间内伸展拳脚。

    这次他何某人趁着大家都没反应过来之时,便先发制人,拿下了牛庄镇镇长的职务,不知道羡煞了在海关内混日子的多少同僚。毕竟,日后一旦东岸人在这一片加大殖民力度,建设起更多的城镇,设立县级行政单位乃至地区行署的话,他何源可就是第一批老资格的官员了,上升前景自然不是区区海安港海关关长可比的。

    也正因为如此,这会在面对西班牙人的诘难的时候,何源表现得异常硬气,丝毫不退让,哪怕西班牙人拿着两国签订多份条约——《罗洽和约》、《巴拉多利德和约》等等——逐字逐句地念给何某人听,他也一概不理,强硬蛮横地表示这里就是“我们的家”,谁也别想夺走,大不了兵戎相见就是了,把西班牙人气得够呛。

    这次康斯坦丁·德·奥万多来到牛庄港,已经是西班牙人第三次来此了,同时也是官员级别最高的一次。但很显然,此次交涉再次以失败而告终,何源对于自己未来“上进的阶梯”非常看重,坚决不让步,甚至还让城内各家商户、各支捕牛队出了一些丁壮,持枪在外示威了一番,让奥万多的脸色颇有些难看。

    其实,不是奥万多这人直不起腰板来,实在是如今的西班牙整个国家都直不起腰板来啊。消息还算灵通的他刚刚得知,法兰西王国在沉寂了差不多一年时间之后,又开始频频调动军队,似有意重燃战火的打算,这令西班牙宫廷立刻傻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其实,法国人这么做,也是有充分的理由的。1668年上半年两国间实际上的停火,对于法王路易十四而言本就不是那么情愿的,当时一是荷兰纠集了一大票国家公然进行威胁——既包括军事上的威胁,同时也有经济上的威胁——让法国人大有顾虑,二是路易十四从可靠渠道得知哈布斯堡王室年幼的卡洛斯国王生命垂危,于是起了捡便宜的念头,这才罢兵休战,在荷兰人的斡旋下同各方代表一起在亚琛展开和谈。

    也就是说,法国人当时的停战动机相当不纯,路易十四考虑到与奥地利国王利奥波德一世签署的秘密协议(即在卡洛斯二世去世后,尼德兰全境、弗朗什孔泰即附近地区一些小城邦归法兰西王国,西班牙则归利奥波德统治),觉得重病卧榻的卡洛斯二世很可能在一年内死去,也许只要稍等些时候,就可以和平接手上述两个地区,而不用像现在这样冒天下之大不韪打生打死抢来,且还不一定名正言顺,于是怎么选择也就很自然了,毕竟这时候他们还面临着荷兰人的沉重压力呢,正好就坡下驴,与西班牙人、东岸人展开和谈。

    可谁成想着和谈的事情一波三折,因为东岸人的蛊惑及其他一些原因,西班牙王国在谈判中表现得较为强硬,让步程度远远达不到法国人的预期,再加上东岸海军在法国沿海地区持续不断的骚扰袭击,使得法王路易十四勃然大怒,几次中断会谈。

    这一来二去,谈判谈了一年还没有达成协议,让作为调停方的联合省大为不满,因为他们总觉得,谈判必须尽速结束,法兰西、西班牙、东岸三方的代表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在和约上签字,如此才能使得这场战场尘埃落定。否则,正应了东岸人常说的那句老话“夜长梦多”,搞不好法国人会悍然推翻之前已经取得的一些谈判成果,转而提出西班牙人无法接受的苛刻条件。那样的话,保不齐全面战争将再次爆发,那对荷兰人来说简直就是噩梦,因为他们有很大可能被卷进去。

    如今的情况正如荷兰所担心的那样,法兰西人吞下了半个南尼德兰,从弗朗什孔泰等地撤军,不过他们却没有解散全部军队,而是仍然保留了数万精锐陆军屯驻在新得之地上,让荷兰人如芒在背。而且,随着谈判长期劳而无功,以及东岸海军在法国沿海不断的撩拨(这些和法属加勒比岛屿的丢失都在刺痛路易的自尊心),随时可能使得法国这个巨人暴怒,进而再度引爆战争——要知道,现在三方代表可还没有在和约上签字呢,这一天不落笔签字,战争的威胁就一天无法消除。

    因此,荷兰人一面派出代表了解东岸人的看法,劝说他们放弃一些不切实际的要求,迅速结束与法国人的战争;同时,他们的代表也前往了马德里宫廷,明对内外交困的西班牙人,联合省的代表就不那么客气了,他们强硬要求西班牙人不要过多纠缠,尽快结束战争,否则他们可能会采取一些经济层面的措施。

    这无疑令西班牙人极为郁闷,经济上的制裁总是令人感到很神伤,虽然他们现在有了重新抖起来的熱那*亚人的部分财政支持,但这终究还是无法和大金主荷兰人相比啊。因此,荷兰人的要求,他们不得不表示关切,否则恐怕只能再一次宣布财政破产了,至于打仗什么的就更别提了,不但保不住南尼德兰、弗朗什孔泰,搞不好半岛上的土地也要被夺去不少呢,那对西班牙人来说是无法接受的。

    所以说,现在西班牙人是真的处于一种彷徨无助、直不起腰来的状态之中,他们既对荷兰人畏惧非常,同时也对身为盟友的东岸的观感非常之复杂,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而上头是这种态度,那么传导到下面的时候,底下人自然也直不起腰板来了,如今奥万多在面对何源的时候就是如此:东岸捕牛人肆意侵入潘帕大草原,并且还堂而皇之地在河口住了下来,看样子要长期安营扎寨了,你能怎么办呢?赶他们走?你有那个本事吗?不说别的,西班牙王国在这里的力量孱弱得连印第安人都搞不定啊(西班牙人原设在这里的殖民点在某年的圣母升天节那天被印第安土著杀了个精光),遑论比印第安人强了百倍的东岸“土匪”!

    因此,搞来搞去,最后我们“尽职”的康斯坦丁·德·奥万多大人也只能收了何源何大镇长一千元的好处费,带着随从灰溜溜地撤走了,再不管东岸人在牛庄镇一带的动静——只要他们的脚步局限在那里,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吧,谁让如今国势艰难呢?奥万多大人麻醉自己的理由那是非常之充分,显然是轻车熟路已极了……

    而在哄走了西班牙人之后,何源心血来潮,带上几名随员翻身上马,驰骋上了镇子外面宽阔的草原之上。对于这片一望无际的草原,他如今是越看越喜欢,脑海中不断幻想着若干年后这里人烟辐辏、沃野千里的景象,到了那时,自己说不定已经由地区行署专员的位置上高升回中央部委任职了吧?

    “‘潘帕(Pampa)是印第安人口中的称呼,来自于克丘亚语,意思是‘没有树林的平原’,而这里确实也是一望无际的渺无树木的平原。”一名随从骑在马上,随意地朝何源说道:“根据我们的探险队员得来的情况总结分析,辽阔的潘帕可以大致上可以分为两大地区,即东部的湿润潘帕和西部的干燥潘帕,后者西班牙人又称之为‘埃斯特帕’(Estepa)。”

    “真是一个‘个性鲜明’的地区啊。”何源闻言笑了笑,说道:“湿润潘帕可以说是拉普拉塔的心脏地带了,能与其他几乎所有的地方进行直接或间接的交流。你看看,东部濒临大海,那边紧靠巴塔哥尼亚台地,北边又有巴拉那河、拉普拉塔河等舟楫之利,通过江河或海洋,与国内乃至世界各地产生联系。其面积之大、土地之肥沃、气候之温和,位居各地之上,未来必将集中全国相当部分的重要城市,经济力量之雄厚、居民数量之多、人文社会之发展,同样也将在全国处于前列。诸君,这样伟大的事业居然将在我们手里发端,想想就有些激动呢,哈哈!”

    何源这么说,众人都只是笑,没人在意西班牙王国的奥万多才刚走没多久。想想也是,西班牙这种破落户国家,何德何能占据这片广袤富饶的土地呢?再说了,你们西班牙人不是也对这里压根不重视么?那么好了,你们既然这么看重查尔卡斯、利马、瓜亚基尔、基多、圣菲波哥大、巴拿马、瓜达拉哈拉、危地马拉、墨西哥城等热带检审法院区,就去那里蝇营狗苟好了,咱们东岸人不干涉。作为交换,就怕千里沃野的潘帕留下来吧,大家各取所需嘛!

    在草原上略略逛了一圈后,大家拎着一头好死不死装上门来的美洲狮尸体,又返回了牛庄镇。这个时候,恰好又一支捕牛队驱赶着大群野牛也抵达了镇子外面的牛栏那里,原本还算安静的牛庄港顿时沸腾了,贸易商人、屠夫、作坊主、皮匠、箍桶匠乃至意大利妓女,都纷纷行动了起来——在牛庄这么一个地方,野牛群就是指挥棒,是一切经济活动的核心,一旦大群野牛抵达,全镇一千多男女老少都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行动起来,做好各项准备,如今这便是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