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第一百七十七章 里约(四)
    半夜更新的一般是防daoban章节,我已经尽量挑夜深人静的时候了,这时看的人少。一般防daoban章节要至少半小时后才会修改为正确内容。

    用电脑看的没问题,用手机app看的自动订阅也没问题,只要没在我还没修改时点开章节就行。而一旦点开,错误的章节内容就下载了下来,进入到手机缓存了,这个时候我即便修改了手机客户端仍然是错误内容,始终不会改变。

    这个时候只有重新下载这个章节,如果不行的话就只有删除本书下架,然后再重新加一次上架即可。

    小众书看的人少,daoban又猖獗,没办法,不这么做混不下去了,见谅。

    ************************************

    三月底、四月初的新华夏岛整体上依然笼罩在狂风暴雨的淫威之中,虽然已近尾声,但雨季就是雨季,至少在北部地区,这降雨量是丝毫没有降低的意思。不过好在雨季也不是每日都像天塌了个窟窿似的下个不停,每个月也总有那么两天是不下雨或雨势稍小的,而这个时候,东岸人便会把那些劳务工们一个个驱赶到工地上,踏着泥泞的土地开始干活——谁也不会白养吃闲饭的人,更别提还是“奴隶”了!踏着泥泞的土地开始干活——谁也不会白养吃闲饭的人,更别提还是“奴隶”了!谁也不会白养吃闲饭的人,更别提还是“奴隶”了!

    这里是泥水河(桑比拉诺河)河口三角洲一带的新设城镇甜乡(位于后世安班扎附近),周围全是大片规划好的甘蔗种植园(当然实际种植面积没这么大),一直延伸到海边,蔚为壮观。而在东北方距此上百公里的后世安比卢贝城附近,同样有一个新设的殖民中心城镇庞培乡,亦是一个以伐木、甘蔗种植为主要经济活动的新设定居点,其拓荒者大多来自意大利南部地区。

    而事实上无论是甜乡还是庞培乡,目前其总计7000余名拓荒者中,70%以上来自意大利各个邦国,另外30%则来自法兰西和德意志南部,分属于两家殖民公司——总部设在甜乡的是三角洲公司(注册资本金1600万银行里拉),总部设在庞培乡的是******非洲公司(注册资本金2000万银行里拉)。

    两家公司几乎都是以甘蔗种植为主要经营活动,辅以少量伐木业和胡椒种植业,产品同质化比较严重,之间的竞争性也非常强。其中三角洲公司因成立时间较久,种植园已经有了初步产出而势头较好,但该公司的弱点也很明显,即其股东的财力比起******非洲公司颇有不如,这从他们下辖拓荒者的数量(约2500人)就能看得出来;而******非洲公司虽然来得较晚一些,可由于股东财力雄厚,将大量拓荒移民从意大利经奥斯曼运抵了新华夏岛,故未来的发展速度可期。

    两家公司产出的甘蔗都将通过东非运输公司的小船运往贝岛龙虾港进行精炼,当地有一家名为贝岛制糖厂的蔗糖精炼企业,是隶属于新华夏岛开拓队的地方国营企业,目前主要经营业务有两块,其一是精炼甜乡和芒河一带出产的蔗糖,其二是用糖蜜为原料试生产蒸馏酒,以提高产品的利用率。两项业务才刚刚展开不久,企业所获有限,但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各地甘蔗种植园产量越来越大之后,贝岛制糖这家企业一定能够直冲云霄,成为一家富得流油的企业——不然,你以为本土财政部为什么嚷嚷着要入股贝岛制糖呢?就如同被本土交通部强行入股的东非运输公司一样,如果贝岛制糖不挣钱的话,谁还会来鸟他?

    “意大利人开拓泥水河、马哈瓦维河这片三角洲冲击平原真是下了死力气了,付出的代价也相当不小。”马哈瓦维河口附近,马万鹏与陆军第三混成营营长蓝果一边散步一边闲聊着。蓝果这次是回新华夏岛养病的,前阵子带兵在非洲“抢劫”时不知道染了什么毛病,一时间上吐下泻,怎么治都治不好,直让人以为就要挂掉了。可谁知在紧急后送到新华港养了十来天后,这厮又奇迹般地好了起来,这会已经能够跟马万鹏外出逛逛了,也算是命大。

    “开拓热带雨林,不大量死人那是不可能的。”蓝果说道,“虽然这片冲击平原上以前有少数土人村庄,可毕竟人口稀少,开拓的面积有限。意大利佬在土人的基础上伐木、造田、开辟种植园,这过程之艰辛恐怕也只有他们自己深有体会了。你们不是有过统计么,这些年陆陆续续运来了近九千名移民,可现在还活蹦乱跳的却只有七千余人,而且其中很多人还是去年新来的,未来能不能活下去也很难说。”

    “三角洲公司的人已经来找过我了,谈了很多,但最核心的问题还是劳动力不足的问题。甘蔗种植园是很吃劳动力的,更别提开荒搞种植园了,这对劳动力的需求更大。所以他们的意思,是大家一起出人出钱,想办法深入土著居住区获取人口,以补充种植园的劳动力缺口。******非洲公司也有这方面的意思,前阵子你们从东非海岸掳掠来了大量的斯瓦西里人,其中有相当部分不是流入了他们手中了么?那个多利亚家族的马里奥对于外籍劳务工(其实是契约奴)只能最多用七年颇有微词,因为他们为每个斯瓦西里成年人支付了30元的费用,想要一直用到天荒地老呢……”马万鹏注视着河岸边戴着脚镣铐正艰难开挖着蓄水池的斯瓦西里劳务工,感慨着说道。

    “呵呵,马司令,我怎么觉得你自己心里也是赞同他们的决定的呢?”蓝果瞥了眼马万鹏,打趣着说道:“想当年史钦杰史委员主政新华夏岛的时候,可是大面积叫停了引进科摩罗契约奴的行为呢,然后还把各地的科摩罗人分批强制送往了黑八旗。所以这大面积引进斯瓦西里人来新华夏岛做工,可是你马司令的功劳呢。怎么?这会感受到来自上面的压力了?我早说你们这么搞是歪门邪道了,还不如集中兵力去抓捕本岛土人,岛上一百多万呢,足够你们抓很多年了。就算每个抓来的马来土人只能奴役5-7年,然后就得送往北美大陆给予他们自由身份,你们也是大赚的啊!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赚个屁!”马万鹏笑骂了一句,道:“抓人不要成本啊!运人不要成本啊!西班牙人在秘鲁奴役印第安人成本多低?我们的劳力成本要是高于他们,还怎么到国际市场上去竞争?到时候,恐怕也就能在关税的保护下于本土混混了,格局始终做不大的。”

    “马司令,现在中央又在叫停使用斯瓦西里人契约奴的事情了,往后除了国营农场可以大规模使用外,私人一律只能与新华夏岛土著签订长期用工合同,且到期后不得续订,全部发往北美。虽然这听起来不合情理,可中央的意思就是如此,曾经大力提拔您的史钦杰史委员对此也很是关注,以后还是要调整下政策哦。”蓝果闻言笑了笑,说道:“正在基尔瓦一带奋战的海军和我们第三混成营后面也将逐步撤出了,目前正关押在科摩罗岛上的八千余名斯瓦西里人我们打算全部低价处理给加勒比航运公司,他们在北美大陆上经营,对劳动力的需求极大,这批人可是解了燃眉之急了。不过在分批运走之前,听上面的意思,倒是可以先‘借’给你们用用,比如去挖沟伐木修铁路什么的。”

    蓝果这回说的却也是实情,马万鹏上任这几年,不断派人掳掠东非海岸的人口(科摩罗岛上的原住民几乎已被抓光),然后或送到国营农场内做工,或发卖给私人开办的种植园充当劳务工,一时间让新华夏岛的种植园经济好不红火。只可惜好景不长,马万鹏的恩主、从新华夏岛升任执委会“九大长老”之一的史钦杰对马万鹏“染黑”新华夏岛(他当年就极力反对这种行为,并将大量科摩罗人送到了南非)的行为非常忧虑,于是通过自己的力量,让中央申饬了一把马大队长,让他想办法尽快擦干净自己的屁股。

    于是乎,蛋疼的马万鹏只能一边叫停了私人捕奴的活动,一边派人统计各大种植园内在册的斯瓦西里人数量及工作年限,打算在他们干满七年后即送往北美大陆,成为自由民——当然如果加航公司现在就愿意出钱将这些人的剩余“工龄”买断的话,那么这些斯瓦西里人现在就可以滚去北美的种植园里干活了。

    可送走了大量斯瓦西里人,本地规模正不断扩大中的种植园却也需要海量的劳动力,这其间的矛盾如何解决,大概就只有奴役新华夏岛土著一条路可走了!比如最近刚刚成立的新华夏步兵营(海外殖民地第一个连改营的试点)就将被派到琥珀山堡(后世安察库阿贝附近)一带,与部分岛屿八旗土兵一起,扫荡周围的土人部落,然后获取大量的劳动力资源,当地的贝齐米萨拉卡人的数量可相当不少呢。

    与此同时,已率军在北平堡休整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肖白图最近也要开始大动作了,盖因渡过穆龙达瓦河向北流窜的两位萨卡拉瓦人王子最近其势头又有些起来了。尤其是老国王的二子戚马拉东那,这厮在攻打马任加城不克之后,转而开始征服周边地区的土人,以断绝、孤立马任加城。此举后来起到了不错的效果,今年(1658年)年初,戚马拉东那又再度聚集起了上万名士兵猛攻马任加城,在围城近月后终于将其攻克,富饶的商贸古都马任加顿时陷落到了萨卡拉瓦人的手里,令常年来此贸易的马斯喀特人、波斯人、印度人都极为震惊。

    而当马任加陷落的消息分别传至新华港和北平堡后,无论是马万鹏还是肖白图,都意识到一个极好的彻底征服新华夏岛西北部的机会出现了。

    于是乎,蛋疼的马万鹏只能一边叫停了私人捕奴的活动,一边派人统计各大种植园内在册的斯瓦西里人数量及工作年限,打算在他们干满七年后即送往北美大陆,成为自由民——当然如果加航公司现在就愿意出钱将这些人的剩余“工龄”买断的话,那么这些斯瓦西里人现在就可以滚去北美的种植园里干活了。

    可送走了大量斯瓦西里人,本地规模正不断扩大中的种植园却也需要海量的劳动力,这其间的矛盾如何解决,大概就只有奴役新华夏岛土著一条路可走了!比如最近刚刚成立的新华夏步兵营(海外殖民地第一个连改营的试点)就将被派到琥珀山堡(后世安察库阿贝附近)一带,与部分岛屿八旗土兵一起,扫荡周围的土人部落,然后获取大量的劳动力资源,当地的贝齐米萨拉卡人的数量可相当不少呢。

    与此同时,已率军在北平堡休整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肖白图最近也要开始大动作了,盖因渡过穆龙达瓦河向北流窜的两位萨卡拉瓦人王子最近其势头又有些起来了。尤其是老国王的二子戚马拉东那,这厮在攻打马任加城不克之后,转而开始征服周边地区的土人,以断绝、孤立马任加城。此举后来起到了不错的效果,今年(1658年)年初,戚马拉东那又再度聚集起了上万名士兵猛攻马任加城,在围城近月后终于将其攻克,富饶的商贸古都马任加顿时陷落到了萨卡拉瓦人的手里,令常年来此贸易的马斯喀特人、波斯人、印度人都极为震惊。

    而当马任加陷落的消息分别传至新华港和北平堡后,无论是马万鹏还是肖白图,都意识到一个极好的彻底征服新华夏岛西北部的机会出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