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第四十七章 恢复性发展(一)
    1638年3月30日,天气晴好,西南风六级。

    两艘来自巴西圣维森特的商船缓缓停靠在了东方港商用码头1号、2号泊位内,这标志着东方港这个南大西洋首屈一指的大港口终于从长达一年半时间的窒息性封锁中初步恢复了过来。

    这两艘巴西商船内满载着东岸所急需的棉花、生铁、羊毛、船材,布兰科.阿尔梅达的弟弟——十七岁的塞巴斯蒂安亲自随船押运货物。考虑到东岸人可能暂时无力支付这些货物的货款,塞巴斯蒂安甚至在出发前得到家族授权可以向东岸人赊销这批货物,这简直就是一种****裸的示好。

    不过阿尔梅达家族有充分的理由这么做。要知道,东岸人可是从赫赫有名的英国东印度公司的手底下取得了和平,这并不是谁都能够轻易做到的。

    比如葡萄牙人,他们面对的是实力远逊色于那些英国公司的荷兰西印度公司,但是这几年的仗却是败多胜少,打得跟屎一样,丢了巴西东北部大片辽阔的领土。要不是目前有些满足的荷兰人急于消化胜利果实,他们可能会连巴西中南部地区都保不住。因此,作为巴西本地的白人贵族精英,阿尔梅达家族本能地向东岸人进行示好。布兰科在东岸与英国谈判期间透露了宝贵的消息以及此次第一时间送货上门的举动,就是巴西本地贵族的一种本能的抱大腿行为。

    在这些巴西土生白人的心目中,西班牙人是令人厌恶的,甚至就连来自伊比利亚半岛的葡萄牙人也不是那么令人感到舒服。这些人从来都没有真心为巴西人着想过。他们都是某种程度上的殖民者、掠夺者。巴西的未来还是得靠巴西本土的“文明人”。当然。目前巴西土生白人的实力还很弱小,因此为自己找一个实力强劲的靠山就是理所当然的了。更妙的是,这个新靠山还是新大陆的国家,离巴西距离不远,一旦有事,可以很方便地支援过来——如果人家愿意的话。

    这就是巴西人心目中的那些小算盘。对于他们的心思,执委会心知肚明,鉴于现阶段双方之间良好的合作关系以及互补的产业经济。执委会也决意与巴西土生白人贵族家族保持良好的关系。

    巴西人运来的棉花和羊毛第一时间就被恢复行动的沿海运输船输送到了位于平安镇的平安机器织造厂,然后复工的工人们欢呼雀跃地投入到了紧张的生产之中。战争期间,交通贸易断绝,工人们只能一边在镇政府的组织下大量种植棉花和亚麻等生产原料,一边靠本地及兵团堡少量收获的棉花进行断断续续的生产,以维持国内市场及邻近的巴西、拉普拉塔等地的需求。

    由于平安机器织造厂采取的是计件工资制,即某个班组产量越高则奖金、福利越高。不过这种每个月小打小闹生产三四千匹布的生产形势显然不足以保证他们领到以前那种令人艳羡的高收入,要知道,以前纺织厂工人们每月5-6元的工资可是向军人们看齐的,不知道羡煞了平安镇上多少挤不进厂的小老百姓。

    不过这一年多来。平安机器织造厂工人们的行情是一路看跌,以前找对象还可以挑三拣四的他们如今是泯然众人矣。因此。当战争结束时,第一个进行欢呼的便是国内这些大大小小的工厂工人们了。他们最关注自己的利益,战争结束就意味着工厂可以正常生产,他们便可以分享工厂正常生产后所带来的好处。

    纺织工业总局局长陶晨曦火速从他在平安镇的乡下别墅内赶回了平安新城的厂区,第一时间开始监督生产。在乡下鱼塘钓了一年多鱼的他身体差不多都快生锈了,战争开始后他这个主管国内纺织产业的局座大人就陷入了无事可做的尴尬状态,再加上此时恰巧生病,因此干脆回家养病去了。

    此刻听到工厂终于可以全面开足马力生产的大好消息后,这个在养病期间刚刚完成第三次结婚的家伙几乎一瞬间丢下了满脸幽怨的新婚妻子——一位来自巴西的小姐,开始吃住在了厂里,一派充满了干事业激情的模样。

    厂里最近多了一些从第一机械厂购进的“野蛮人-1改(纺织通用型)”蒸汽机,用来替代部分水力机械。虽然外界遭到封锁,但是一机厂锅炉车间的李红星这一年多来却一直没有闲着。在高精度的镗床(其实加工精度才1个多毫米)就位后,民用蒸汽机的气缸加工精度终于勉强达标了,因此锅炉车间开发出了一系列的民用蒸汽机型号,比如矿山通用型、纺织通用型、锻锤通用型等等。

    在政务院的计划中,将来这些纺织机械的动力都将由水力逐步替换成蒸汽机。毕竟,蒸汽机的效率比起水力来要强了很多,而且还比较稳定。

    这些换装了蒸汽动力的纺织机械总体运行起来还算平稳,经过几年多来不断的研究与改进,加工精度要求不是很高的民用蒸汽机已经具有一定的实用价值了,平均无故障工作时间也大大延长。目前,已经广泛应用到了矿山、工厂、码头以及农田水利设施上,不但取得了不小的经济价值,更关键的是,还培养了大量的蒸汽机设计、应用技术人员与熟练生产、维修工人,对整个产业的发展起到了巨大的促进作用。

    陶晨曦在几台蒸汽织布机之前转悠着,看着一匹匹有着漂亮花纹的布匹被织出来,他由衷地感到了巨大的愉悦感。自然科学研究院化学分部的那帮人还真是给力,自从河南玻璃厂能大批量出产合格的玻璃器皿后,他们就凭借着简单、有限的有机化学知识,硬是通过无数次的实验总结出了从煤焦油中分离出的苯、苯胺、蒽等物质的分子结构及用途,然后反复实验,终于在实验室的条件上制取出了苯胺紫、品红、苯胺黑、苯胺青、苯胺红、苯胺黄等人工合成染料。

    化学组的负责人、前高中化学老师宋强颇有兴致地表示:再给他们足够的时间和材料,他们能够研究出更多的衍生染料。只要焦化厂的煤焦油产量稳定,他们就能够将染料厂彻底组建起来,假日时日,合成染料这个产业必将成为东岸有机化工行业中的一颗明珠。

    考虑到荷兰人已经拥有了效率较高的改进型纺织机械(虽然还远远比不上东岸人的机器),他们为了占领市场和东岸人竞争,必将会持之以恒地投入巨额资金开发新的纺织机械、改组新的工厂生产模式。凭借着荷兰人发达的资本主义经济和充分流动的人才优势,也许在不远的将来,他们还真能够鼓捣出效率更高的纺织机械出来呢。

    到了那时候,东岸纺织品的优势可就没有多少了。比起荷兰人、英格兰人几乎忽略不计的海运成本以及廉价的工人工资,东岸纺织品的竞争力必将直线下滑。因此,现阶段就有必要未雨绸缪了。而纺织工业总局主打的产品就是染色花布——主攻利润丰厚的高档印花布市场。

    目前欧洲的高档花布市场基本被来自印度的印花布所垄断。印度长绒棉织出来的棉布做工精良、品质一流,再辅以印度本地出产的各种鲜艳天然染料染色,其产品的竞争力可见一斑。不过这种印度花布也不是没有弱点,首先就是因为使用的是天然染料,其色彩不够鲜艳;其次其染色牢度也较差,不耐洗、不耐磨、不耐暴晒。

    而人工合成染料就没有这一问题,其色彩足够鲜艳、其染色牢度极高,完全可以将目前高高在上的高档印度印花布打落凡尘。可以想见,当东岸人向欧洲推出这些新式染色布的时候,会引起多么大的轰动。犹记得当年,柏琴第一个合成苯胺紫染料以后,英国维多利亚女王可就是穿着这么一件染过色的紫色衣服参加女儿婚礼呢。这件色彩鲜艳的紫色衣服迷住了当时在场的所有人,柏琴也因此狠狠发了一笔横财。

    当然,推出新款染色布的具体时间要由执委会来制定。他们可不希望在自己还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就匆匆推出这些必定会惹人觊觎的高档产品。到了那时候,眼红的欧洲人也许会联合起来抢掠一番东岸人也说不定。在这个通行丛林法则,一切都显得是那么****裸的时代里,发生什么事情都是有可能的。

    整个4月份,开足马力生产的平安机器织造厂生产出了整整一万九千匹白棉布及一千匹染色布;与此同时,东方县的大鱼河机器纺织厂也生产出了三百匹呢绒和两千五百匹白棉布;整个华夏东岸共和国的纺织工业终于在战后迎来了全面复苏,工人们的收入也迎来了爆发性的增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