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第三十章 圣奥古斯丁(八)
    事实上陆铭的预测产生了些微的偏差。

    搁浅在马坦萨斯河出海口阿纳斯塔西亚岛上的法国海盗船“海上文学家”号在船长的指挥下进行了一番抵抗,最后迫使“红鳟鱼”号打出了几轮侧舷齐射消灭了他们的炮手后,这才令这艘船上的法国人屈服。

    在这场微小的战斗中,“红鳟鱼”号右舷两个炮组被击中,造成了四名炮手死亡、两名炮手受伤的恶**件。为此,盛怒的郭子离海军中尉下令处死了“海上文学家”号上所有军官,在派陆军接管了这艘搁浅的船只后,他命令那些法国船匠们继续加紧修理这艘船破损的船体。

    而西班牙人果然很能够认清自己的形势,他们再次派出了阿莱西斯少尉前来传话,表示私掠编队已经得到了城堡内佛罗里达将军的特许,可以使用马坦萨斯河边的修船厂的设施以及里面的备用船材。当然了,他这些也都是废话,因为此时“东岸之鹰”号早就已经开进了船厂在整修了:处理漏水的船板、清理船底的浮游生物、修补损坏的帆布等等。

    说实话,西班牙人选择殖民点的水平着实不错。1562年,法国人在这附近建立了卡洛琳娜堡。至此之后,法国海盗便以此为基地,对西班牙在加勒比地区的殖民地及海上运输线开始了永无休止的袭扰。为了解除威胁,梅内德斯奉命率领舰队攻占卡洛琳娜堡。击败法国人后,梅内德斯便在马坦萨斯河口建立了圣奥古斯丁。这座城市扼守马坦萨斯湾,又位于大西洋西岸与加勒比海地区南北对接的要冲位置上,战略地位极其突出。

    到1634年,这座城市已经拥有了近两千人口,以棉花初级加工及捕鱼业为主要经济活动。拥有炮台、修船厂、轧花场等工厂与设施,同时还是与附近印第安人贸易的口岸,经济较为繁荣,可以说是佛罗里达地区首屈一指的大城市,辐射范围甚至远至北方英国人的殖民地。只不过,经此一战,这座城市的发展可能又要倒退几年了。整座城市三分之二以上的街区遭到严重损坏,人员也损伤惨重,要想恢复元气,恐怕不是一年两年就可以的事。

    在东岸共和国的私掠编队击退海盗后的几天内,一些胆大的西班牙居民开始走出城堡,进入了圣奥古斯丁街区,整理他们的住宅。这些倒霉蛋现在几乎一无所有,就连维持生存下去的粮食似乎都没有几颗了。他们开垦在圣奥古斯丁郊外的农场也在战争中被毁坏得一塌糊涂,看样子这个秋天是别想有收成了。

    除了这些普通居民外,商人们也欲哭无泪。尤其是那些在城内货栈、仓库内囤积了大量货物的商人,他们的棉花、毛皮和红木如今正堆放在修船厂内那些不明来历的家伙们的船上,而且看样子他们也没打算把这些物资还回来,这个年代做生意还真是高风险的事,海盗、战争、风暴等等,一不小心就会令你从云端跌落,落得个血本无归。

    还好这些圣奥古斯丁的商人多数资本较为雄厚,他们普遍在西佛罗里达的彭萨科拉等地拥有大片的棉花或烟草种植园。此处货物的损失虽然肉疼,但也不至于伤筋动骨,特别是在陆铭特意派人告诉他们东岸地区高价收购棉花、同时大量出售物美价廉的棉布与呢绒后,这些商人的积极性明显被调动了起来。

    佛罗里达地区各个殖民点此时白人移民大约有将近一万人,再加上一些混血人种及印第安自由民,整个佛罗里达殖民地的人口不算奴隶的话估计超过了五万,相当于又一个拉普拉塔的规模了。这个殖民地的正规贸易所需要输入的商品全靠从维拉克鲁斯和哈瓦那驶来货船运输,但是和西班牙在美洲其他地区的殖民地一样,限于西班牙本土可怜的工业产能,他们只能供应殖民地所需产品的很小一部分,可能还不到10%。事实上佛罗里达绝大部分的输入商品全靠邻近瓜莱地区的英国商船走私,尤其是棉布、酒类、牲畜等消费品,价格高昂不说,就供货还时断时续的,毕竟英国人在瓜莱地区殖民地的产能有限,单靠从英格兰本土运输的话又不稳定。

    陆铭的话等于给这些商人们带来了另外一个选择,而且价格还这么便宜,量又充足。一些年轻激进的商人顿时大为意动,他们相对来说本钱小、势力小、人脉关系浅,平日里很难从英国人手里买到那些走私货物,基本上只能从最大的几个充当英国人二道贩子的商人手里转买,利润率比起那些坐地数钱的二道贩子们实在差得太远,充其量也就是赚一些辛苦钱罢了。现在在南方那个名叫华夏东岸共和国的国家内,竟然有产量如此巨大的优质布匹出售,只要他们没有撒谎的话,那么这绝对是一次翻身的良机。

    西班牙人的反应如何,陆铭不得而知。他只是负责种下这颗种子,至于这颗种子是否能够长成参天大树就需要很多因素的作用了。

    4月22日,“东岸之鹰”号等三艘船只整修、保养完毕,缓缓开出了位于马坦萨斯河畔的圣奥古斯丁造船厂。与此同时,搁浅在阿纳斯塔西亚岛上的那艘320吨级法国海盗船“海上文学家”号在修船匠们的紧张施工下,也基本完成了船体的修复,可以进行远航了。

    再过一个多月,加勒比海就会进入飓风多发季节,到时候再航行的话危险性就会大增。再加上出来也三个多月了,私掠编队是时候返航了。因此,陆铭在和其他几人商量了一下后,决定结束这次私掠行动,准备返回东方港。

    一路上劫掠到的货物堆满了四艘船只的货仓,所有人都喜笑颜开的,这次抢劫到的货物及金银总价值保守估计也有二十多万元,可谓是绝大的丰收,每个人都能分得一笔巨款。除此之外,此次还捕获了两艘海盗船,极大地补充了东岸共和国海军的船只数量,意义也极为重大。

    4月23日,在人道地移交了一部分食品给圣奥古斯丁的居民后。规模已经扩大到四艘船只的华夏东岸共和国私掠编队在旗舰“东岸之鹰”号的带领下,满载货物与数百名俘虏,升帆起航,缓缓驶出了平静的马坦萨斯河,然后折向东南,踏上了返航的归途。

    4月29日,私掠编队再次停靠在了法兰西角,按照计划,船队将在这里停靠一至两天。之前安排在岸上的十名治安军士兵将他们看押的一批英格兰海盗俘虏带上船,同时陆铭还派人前往帕斯奎尔家族的庄园内询问许信等人的下落,然后他得知“蝴蝶”号已经在一个星期前启程返回波尔多,华夏东岸共和国的三人代表团也一起跟着去考察市场了。

    得到确切消息后,陆铭也不耽搁,命令整个船队加紧采购补给品,同时还向法兰西角的居民们销售了一些此行抢掠到的货物。令人意外的是,法兰西角的这些法国移民们的购买力相当惊人,他们高价购买了大量香料、棉布、丝绸、兽脂和一些珠宝首饰,总额高达两万元。第二天,整支船队再次起航,离开了法兰西角,转向东南,全速朝下一站——位于巴西东北部的圣萨尔瓦多驶去。

    6月1日,船队抵达了圣萨尔瓦多这座曾经的巴西首府、总督驻跸地——如今在荷兰人治下的城市。和荷兰人没有交情的私掠编队没有过多逗留,在出售完手头的棉布、部分毛皮和一些珠宝后,他们离开了圣萨尔瓦多,顺着已经渐渐寒冷的海风向南驶去。中途他们在葡萄牙人控制中的圣维森特停靠补给,顺便出售了大量此次私掠作战中缴获的海盗们的火枪和大炮,以及部分高级毛皮及珠宝,这些都是此时巴西的紧俏商品,他们获利不菲。

    6月18日,船队停靠在了鸭子湖口的镇海堡码头上。得知私掠编队携带大量战利品顺利归来后,整个镇海堡欢声雷动。这座小堡垒不多的居民们要么是海军的家属,要么就是家里有人参加了治安军,此次大家顺利归来,而且收获显然很是巨大,这使得他们发自内心的兴奋。治安军士兵们在此下船登岸,他们都是镇海堡和平安堡两地的居民,此时正好解散返回家中。至于他们的奖赏,接下来将会有专人予以发放。

    6月20日,时隔4个月后,陆铭等人再次踏上了如今已渐渐繁忙起来的东方港的土地。出发时两艘船,回来时四艘船,且船上满载货物与金银,得知消息的海军部长王启年乐得合不拢嘴,亲自带着一帮海军部的幕僚们到码头上去迎接。

    他们这次行动的完美成功,算是为海军大大地涨脸了!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