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异能小农民 > 第1090章 风云家族
    白秋霜不知道王小强哪来的底气,见王小强执意要去攻打风云城,自然也是不敢不答应,于是便带着王小强和其大军向风云城而去。

    风云城。

    城主府。

    整个城主府都笼罩在一片愁云惨雾当中。风云家族的重要首脑人物,此刻都集中在了老爷子风云正雄的寝宫当中。

    几年前,风云正雄得了一种奇怪的病,说是病,其实也不怎么恰当,实际上他是修炼了一种比较邪门的功法,

    自从修炼了这种功法后,风云正雄由一个正人君子变得风流成性,成天地想女人,找女人,寻花问柳,不断地变换女人,荤素不忌。

    结果整个城主府的丫鬟婆子都被他给霸占了,后来他渐渐地把手伸向了风云城里的良家女人。

    风云正雄的儿子风云天是风云城城主,又是散修界首屈一指的大人物,风云正雄霸占几个民女自然也没有人敢说什么,

    只是这风云正雄六十岁的年纪了,如此地荒淫无度,即便是有修为在身,身子也吃不消,渐渐地就被女人给榨成了一番人干样,可是仍然无法改掉找女人的毛病,而他本人不讲出来,别人也不知道他是修炼了邪门的功法所致。

    终于,到现在,这风云正雄老头子已经频临精尽人亡的境地,卧床不起,但仍然嚷嚷着要儿子给他找漂亮女人。

    风云天一身的坏脾气坏毛病,阴险毒辣,手段残忍。但就一点好处,那就是孝顺。对于老父亲他一直惟命是从,不过看到父亲躺在床上快要咽气的样子。他不敢再给父亲找女人了,而是请来了名医。

    这天。

    因为有一个大名鼎鼎的医道高人要来,所以风云家族很是重视,几个首脑人物都到齐了,风云天也是一身正装,隆而重之地准备迎接那医道高人。

    ……

    在白秋霜的带引下,王小强及其大军终于莅临风云城下,王小强对白秋霜道“好了,这里没你什么事了。你可以走了。”

    白秋霜点点头,原路返回。

    王小强飞到风云城的上空,俯瞰着下方的风云城,只见,一眼望不到边,这风云城无比的宏大,竟是他在仙界见过的最大的一座城池,方圆竟大万里之遥。让王小强暗暗地砸舌不已。

    突然,天空中两道身影如流星一般地划过。王小强目光一闪望去,发现这两道身影好生的熟悉,

    就在王小强准备用神识查探一番时,那两道身影咻地一下。迅疾地投入到了风云城中,隐入人海当中不见了,

    风云城中上千万的人口。个个身俱修为,王小强想要在其中找两个人好比是大海捞针一般。再说只是两个熟悉的身影,不足以引起他过分的关注。

    ……

    王小强所看到的这两道身影不是别人。正是阔别经年的医丐金浮屠和其女儿金巧巧。

    这父女俩的身影投入到风云城中后,便径直走向了城主府风云家。

    当父女俩的身影出现在城主府府邸时,立即便有专人接待进去,当步入城主府的大厅后,风云天亲自接待,风云天仙皇境界的修为,在散修界是无敌的存在,他一向目无下尘,凡常人等根本不入他法眼,但是当看到金浮屠后,他还是拱手行礼,客气地道“金先生,在下恭候多时了。”

    说话间目光在金巧巧的身上瞟了一眼,眼前明艳的女孩让他感觉到惊艳。

    金浮屠躬身还礼,道“风云城主有礼了。”

    风云天道“金先生不必多礼,先且请坐吧,这位是金小姐吧?”

    “对,正是小女。”金浮屠道“呃,既然正雄老爷子病重,那就不坐了,看病要紧。”

    “那敢情好。”风云天心切父亲的病,见状立即把金浮屠往风云正雄的寝宫中引去,金浮屠对金巧巧招了招手,示意她跟上,金巧巧见状乖巧地紧步跟上。

    风云天皱了皱眉道“金小姐就不必跟了吧,暂且留在这里,我会找人伺候着。”

    金浮屠道“我在外行医时,她是寸步不离的。”

    金浮屠有一次去给一个散修枭雄的妻子看病,那枭雄借机想要霸占金巧巧,多亏金巧巧背上的纹兽,否则还真就被那枭雄给糟蹋了,从那以后,金浮屠就上了心,无论到哪里,女儿都一直带在身边,寸步不离。

    “好吧。”风云天略皱了皱眉头。

    三人一起来到风云正雄的寝宫,风云正雄的寝宫非常大,非常豪华,墙壁上贴着大幅的壁纸,壁纸上是一些女性的人体素描,袒胸露臂的,床的正前方,还有一副光身子女人的画像,香艳之极,看一眼便会让人耳热心跳。

    听到脚步响动,风云正雄虚弱地睁开双眼,当看到金浮屠时,他微微一笑,目光一转转到了金巧巧的身上,看到眼前明艳的少女,风云正雄眼光大亮,就像是饿极的人看到了鸡大腿一般,立即便是垂溅三尺的样子。

    风云正雄自从练了那邪门的功法后,不但风流成性,还对漂亮的女人有一种畸形的占有欲。

    金浮屠问了病因和病情,风云天难以启齿,只得对着金浮屠的耳朵,悄悄地把病情告诉他,至于病因,他本人也不知道,所以无可奉告。

    金浮屠听了点点头,坐在床榻前给风云正雄把了脉,然后开口道“这病好生的奇怪……”

    风云天心头便是一沉,“金先生,这病,您都不能治??”

    “这世上万事万物,无外乎一个因果,有因才有果,病也是这样,没有病因,就没有病果,我不知道病因,所以,这病,没法看。”

    风云天闻言心中一阵黯然,人上显出失望之色,但是对于金浮屠的表现有些无法理解,医丐金浮屠名扬散修界,其医术已经达了出神入化的境界,即便是再难的病,都难不倒他,怎么他就无法治父亲的病?

    这,这是不是在敷衍,在糊弄……?

    “金先生,我,我们也不知道病因呀,老爷子又不肯说……”风云正雄的一个侄子开口说道。

    金浮屠闻言点点头,目光盯向床榻上的风云正雄,却发现风云正雄心思不在病上,一双眼正紧紧地盯着女儿金巧巧看,

    金浮屠皱了皱眉,不悦地问道“风云老爷子,您到底是因何得的这病的?”

    风云正雄不理,只是盯着金巧巧,脸上露出色迷迷的笑。他这样苍老枯干的模样,仿如一只厉鬼一般,突然露出一个色笑,让人禁不住一阵恶心。

    金巧巧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转过身去,胸中犯恶,脸色有些苍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