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超凡双生 > 540 不能逃,不能逃【选】
    黑暗之中,我漂浮着,又像在下沉。

    就像落入了无底洞,说下落也行,说没动也对,总之,是一种无根无底的飘摇感觉。

    明明应该像一台被强制关停的电脑,什么都不想,什么都没有。但事实上,此刻的感觉,就像是沉浸在最深邃的梦中。那些梦境,快速的闪动跃迁,好像无迹可寻,但作为做梦者,杨奇本能的就明白梦境在讲述什么。

    讲述的,是他从小到大的故事。

    杨奇,从小就是一个很理智、比周围同龄人都更沉稳的人。当别的孩子还在疯跑的玩泥巴的时候,他已经可以不骄不躁的和成年人聊一些稍显深度的话题了。这种沉稳,这种超出年龄的成熟,为他赢来了周围从老师到同学所有人的尊重。

    他,不是不出岔子,不是不会犯错,但很少。而且总是及时更正、调整自己。

    他理智到,从未陷入过爱的感情。

    男孩子一辈子会遇到多少让他心动的人?或许不少,但这些萌动的心动,在他看来,在他的理智分析来说,是可笑的。

    初中,情窦初开时,有女孩给他递纸条,但他告诉自己:别傻了,我还小,还太幼稚,还不知道爱是什么,何必犯错呢。等再长大些,再懂事些,什么都明白之后,或许才有资格谈情说爱。

    高中,越发风度翩翩时,有女孩对他表明心迹,但他告诉自己:别傻了,还要高考呢。未来不知身在何方。何必犯错呢。等再长大些。再成熟些,考上出色的大学,或许才有资格谈情说爱。

    大学,越发光芒四射时,有女孩向他正面示好,但他告诉自己:别傻了,大学不是结束,只是开始。毕业即分手。明知要分,何必犯错呢。等再长大些,再稳定些,有了出众的事业,或许才有资格谈情说爱。

    什么是理智?理智就是:不打无准备之仗。要做一件事时,就先要将一切条件全部聚齐。没有神装,就不开BOSS。干所有事,都先评估出一个成败率,考虑得失后果,然后由这评估结果告诉自己下一步该如何行动。

    他没觉得哪里不好。他一路都是如此走来的,他为此而受益。他相信也可以一直这样走下去。

    他相信,只要保持理智,没有什么问题是解决不了的——甚至包括婚姻和爱情。

    遇到问题了?求解而已。只要分析出最好的做法,然后照做就是了。

    他理智到甚至不相信所谓的爱情。爱是什么?不过是互相的欣赏,再加上繁衍的激情。不论遇到什么事,他相信,自己完善的人格和世界观都能够搞定。而这,就是成熟。

    但直到某一天,某一天他忽然发现,这些理论——都是狗屎!

    某一天,他深刻的感受到,人的大脑终究是有两个半球构成的。左脑主管理智,右脑挥发感情。有的时候,自己的左脑虽然做出了判断,但是右脑坚决拒绝执行。

    某一天,他深刻的感觉到,不是年龄长大了就能自然而然什么都懂的。就像一个成熟的政客,玩电玩却是一个烂菜鸟。杨奇觉得,在某个游戏中,自己这个领零经验的人,弱到家了。简直就是一个白板新人,刚走出新手村就当头遇到了灭世魔王一样。

    一见钟情,你们相信它的存在吗?

    缘分天定,你们相信它的存在吗?

    不信?

    杨奇本来也不信的,一直都不信,如同不信这世上有鬼,不信充分必要条件聚齐之后推导不出该有的结果。

    直到那个“某一天”,他终于信了——在重重人海之后,在没戴眼镜的情况下,却瞬间记住了一个背影。在重重人海之中,随机的分配之下,却被分配为同桌。重重人海中,就这么玄乎的,相遇了,心动了。

    【我,不想再回忆这些。】

    心中升起一个念头,然后杨奇忽然听到有人在叫喊。

    “亲王殿下,亲王殿下!”

    是阿波的声音?

    “亲王殿下,该怎么办,我们的人调查出来一件事,需要您定夺!亲王殿下?”

    杨奇忽然脱离了那漆黑的世界,回到了现实世界中来。他首先看到了阿波站在自己的面前,脸上带着一丝焦急。然后他发现自己站着,身上还穿着燕尾服。没有手铐,没有监护,什么都没有,四周来来去去的人还都穿着礼服。

    “怎么回事?”杨奇疑惑了:“我在哪?为什么没有被抓起来,或者被送到医院去?”赛车场那么大的事,为什么自己还会身处在一个看起来还挺高档的地方?

    “杨大师,马上就要到您的公演了!”那个乐团的团长跑了过来,好像在请大牌一样客气的笑着:“大家都准备好了,下一个曲目就是您的!”

    “公演?”杨奇微微恍然,原来已经到了第二天了。对了,自己答应了这个团长,说要表演来着。但是,想问的太多了。虽然阿波昨天没在现场,但是他相信阿波必然什么都知道:“阿波,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

    “您,不记得了?”阿波小心的看着杨奇,目光就像在看一个还不知道自己得了绝症的绝症病人。

    “记得什么?对了,萧景哲没有把我打昏么?”

    “没有——准确的说是没做到。他虽然打在了您后脑上,但是那个时候您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但就是忽然……用萧公子的话说就是‘变成三无老师了’。您忽然就彻底安静了,然后徒步走回到了姑姑大人的家,什么都没做只是坐着。然后,萌姑娘忽然发烧病倒了。”

    “病倒了?!”杨奇不由惊道:“什么病?她怎么样了?”

    “不用紧张,症状只是普通的感冒。乏力、嗜睡而已。”阿波知道杨奇此时状态诡异。也不请示什么了。事无巨细的仔细说道:“昨天您照顾了她一夜,今早她已经好些了。今天,姑姑大人本来应该表演开场曲,但却临时辞了演出在家照顾她。还说,如果有可能,就来看殿下的演出。现在,或许已经在外面的观众台上了。”

    “哦,好。”杨奇略感安心。

    团长催的急。他有些恍惚的快步前进,手和脚都有点不归自己管了一样。后台的入口处,团长拦住了阿波,阿波对着杨奇的背影最后喊道:“殿下!萌姑娘让我给你捎句话,说不用怕,什么都会过去的,而她会一直陪着你!殿下,恕我多句嘴,萌姑娘实在……”

    刷,转过了转角。杨奇站在登台口上,一丝不苟的头发和礼服让他显得挺拔而完美。阿波的声音被淹没在无穷的掌声之中。杨奇先是看向舞台,所有乐手都就位了,都看着他拍打着乐器,迎接他上台。他又看向了观众席,大萌和姑姑还没来,但数千人的场馆座无虚席,每个人都在鼓掌。

    他还看到了那个化名玛索的帕菲斯-扎德,她是自己的重点关注目标,但同时也是任何一个演奏家都梦寐以求的真正的华丽女高音,此刻她也用一种奇怪的灼热目光看着他。

    若是作为一个演奏者,这简直就是梦境一般的完美。

    但是,杨奇的脚却没有迈出去,反而仿佛生根一般站在了门口没有动。

    因为他看到了,观众席的黄金位置上,坐着一个人——是齐曦!为什么,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她,还有她旁边的那个该死的混蛋,脸上都是意外到震惊的表情?在自己三无待机的这一天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或许这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他已经不在乎了。无穷的掌声在邀请,但他却只想转身就走。

    仅仅看到那张脸,已经要恍惚了。不要再逼迫过来了,我不想看到她……

    但是,在挪动脚步的前一瞬,杨奇又忽然死死的握住拳头。有一个声音在心底咆哮:不能逃!不能逃!这场战争要么赢要么死,没有逃避的可能!

    于是,在深深的一个注视之后,杨奇举步走过了乐团,擦过了玛索的肩膀,走向了钢琴。一摆燕尾,杨奇安然坐在钢琴前,双手搭在冰凉的琴键上时,他对自己吼叫:如果连一个人的面都不敢见,那么还谈什么道心,说什么武感,哪里剩的下什么意志!

    夜后咏叹调是么?简单,用膝盖都会弹。来吧,保持理智,在她的面前,完美的完成这场演奏,然后战胜心魔!

    于是,他的手抬起来,所有人屏息。他的手落下去,所有人期待。期待的,是一个特殊别致的夜后咏叹调。但让所有人,包括杨奇自己惊愕的是,弹出来的却不是应该弹的东西。很多人交头接耳,乐团不知所措,帕菲斯却目露奇光,默默的离开了主唱的位置。她知道,这个舞台,不需要她唱了。

    曲为心音,杨奇忽然觉得自己的手指不听理智的指挥了,它们自动的舞动着,蹦跳的演奏出另一串音符。这串音符如此的熟悉,似乎从他自己的心底响起,跨越时间,从那个初始的日子,来到了现在。

    或许,连台下正在听的那个人都已经不记得了吧。两年前,成为同桌的第一天,那个午休时,她把MP3的一个耳机送到了自己面前:“听吗?”

    “好啊。”于是,他戴上了耳机,听到了这首歌。(想知道《超凡双生》更多精彩动态吗?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选择添加朋友中添加公众号,搜索“Qidianzhongwenwang”,关注公众号,再也不会错过每次更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