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福至农家 > 第一千七百三十九章 家里头的饭菜
    关于这些,其实是家里人都是商量过的,在沈家三房,因为是分家出来的时候什么都没有的缘故,因为这些孩子都是跟着家里头一起从苦日子过到了现在的缘故,所以不管是有什么事儿,都是全家人一起商量的。

    包括沈惠君夫妇和沈承安,还有现在的林启年一家,都是三房的人,所有人都是为了家里头而在好好地做事儿的。

    而关于家里头的一切事情,其实都真的是全家人都会知道的,哪怕是敬文敬晟他们还在学堂念书,但是一个是因为他们也是家里头的一份子,二来是七夕说了,以后他们都是要顶门立户的男儿,不能因为念书就对俗事全无了解,知道家里头的生意对他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而这些显然敬文敬晟也都是极为认同的,正是因为这样,别看他们现在只是跟别的学子一样,都是在学堂里头的寻常学子,但是其实他们可都是懂得看账明白那些个关于家里头的生意之类的东西的。

    甚至是关于功夫或者是别的,他们也都是知道的,这个是跟一般的学子很大的不同了,而这些他们自己很清楚,真的是对于念书之类的帮助很大的。

    因为看着书上的东西都是跟这些不一样的,甚至是一些个目光短浅的人家,还觉得自己家里头做生意之类的并不是多么高贵的事情,唯有念书才是好的。

    所以虽然是靠着他们做生意赚了钱供着孩子念书,但是反过来却是并不会叫孩子跟着学那些个经营之道的。

    可是却不想想,现在他们都还只是年岁不大的孩子,就算是能够进去县里头最好的学堂,得了先生的教导,可是他们想问题的方式,都是先生教的,也总是脱离不了他们现在的年纪的。

    但是如果是有机会能够学一些别的书本上没有的东西,像是敬文等人看的那杂记游记,还有这生意上头的东西的话,时间久了额,他们思考问题的方式就不一样了,他们就会比寻常人有更为开阔的眼界。

    书本上头的东西本来很多就来源于日常中的,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反倒是念了书就像是不应该理尘世了一样的。

    要知道就算是去科考,能够一直考下去,还是要考策论的呢,那是什么,可不是说你会做个诗词就可以的了,而是一定要对很多的事儿有自己的见解的。

    这见解是哪里来的,看书听先生讲自然是一方面的,但是同时如果是自己能够从寻常的事情中获取一些什么的话,就一定是会带来极大地好处的。

    这一点,反倒是真正的大户人家的孩子才会是跟着学得,就像是容家赵家许家这样的人家,别看他们的孩子都是特别身份高的,可是其实都是跟着学了这些的。

    不说别的,就说以后如果真的是有机会为官,到时候要管着不管是一个县的事儿,甚至是有机会入京到时候到了户部,很多的东西若是能够在生意上头学会了的话,对他们以后都是有很大的帮助的。

    好在七夕是懂得,三房的众人一开始不怎么明白,但是他们一向都是尊重孩子的,而现在七夕对他们说了那么多,也都是明白了,所以敬文敬晟才会懂得比别的孩子要多很多的。

    甚至是跟着他们来往多的沈家李家还有蒋家的那些个孩子,也全都渐渐地懂得的东西越来越多了。

    这些东西现在可能还看不出来什么,但是随着他们年纪增长,随着他们以后需要去考试等等,他们就会有更多的机会去展示自己,也会有更多的问题需要他们去处理,会面临更多的挑战,到那个时候,他们比旁人厉害的地方才会真的显示出来的。

    当然现在他们也还想不到这些,虽然是很懂事儿,到底是年纪还不算的是太大的,只是因为相信七夕,再说很多事情也都习惯了,现在也能够多少知道一些个眼界开阔的好处了,当然更多的还是不知道的。

    但是没有关系,以后他们就会知道了,而好在这些都是有七夕帮着他们想好了,他们也是能够好好地抓住这样的机会的。

    当然这些都是以后的事儿了,这些个一直都是很聪明懂事儿的孩子,以后的前程那肯定都是不会差了的。

    现在他们却是因为敬晟的话,就开始想着家里头送来的吃的了,这跟他们念书之类的并不是冲突的,他们想要以后有出息,也是想要家里人跟着一起过越来越好的日子的,这些本来就都是关联的,所以现在盼着家里人来送吃的,想见家里人,也都是正常的。

    只是其实还是敬晟是最馋的,别的人其实更多的是跟他说着玩儿的,因为也没有怎么相信敬晟的话,想着三天前家里头才来送过东西的,而酒楼的生意又是那么忙的,还真是不一定是有功夫这么快就过来的。

    所以几个人其实现在就是在配合着敬晟说着玩儿的,当然如果是敬晟猜错了的话,他们也不会说是非得就要敬晟真的是帮他们做什么的,因为这可是敬晟一个人跟着他们三个人打赌啊,甚至是待会儿如果回去一说的话,还有李家的表兄弟们一起呢,这就是真的好几个人了。

    但是敬晟却是对自己刚才的话很有信心的,也不知道他这个信心到底是哪里来的,就是一边跟着几个人往学堂里头走,一边就不住地手舞足蹈地说道:“说不定咱们这次出来,其实就是为了接家里头的饭菜的,这样咱们就不用待会儿吃学堂里头的东西了。”

    “你倒是想得挺好的,你看看时辰,怎么学堂可马上就要开饭了。”敬文忍不住笑着道。

    正是因为是快要开饭的时候了,所以他们才能够出来这么久,要知道他们刚才出来跟沈敬博折腾了这么久,其实已经是挺长的一段时间了的,要是寻常下课让他们休息的时候,可不能让他们在外头停留这么久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