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福至农家 > 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不是一般人可比
    所以大冬天的在外头,车夫肯定就是首先要保证穿得暖和才行,因为他也真的是很少有时间可以在马车里头暖和的,毕竟不是经常需要等着客人,都是拉到了一个地方就换下一个人了。

    也幸亏他还在马车里头放了汤婆子和热水一类的,一旦冷了就喝些热水,或者是暖一暖手,再加上身上厚厚的外头是皮的里头是棉的的大厚衣裳,倒是也不至于说特别冷。

    可是这样的衣裳倒是保暖了,却是根本就没法子借给徐来穿的,毕竟这样的一身一看就是在外头要干活儿的,徐来的衣裳就算是脏了,好歹也是寻常的衣裳,回头就说摔倒了也都是可以找了借口的,可要是真的穿了这车夫的衣裳进去的话,那才是真的要让大家伙儿全都跟着看过来的。

    尤其是这还是这县里头最大的酒楼,那在这里头吃饭的都是什么人啊,就算是徐来不认识,而且从前没有来过,也都是可以想到的。

    必然都是县里头很是有钱的人,身上穿得衣裳料子都是跟林启年他们一样那么好的,所以才可以来这样的地方吃饭,因为根本就不觉得这一顿饭的银子贵。

    当然了现在徐来虽然是很是嫉妒林启年的,但是因为想着要占人家的便宜,所以其实心里头已经是把这个当做是事实,认定了林启年现在的日子就是过得很好了。

    因为只有这样他才可以从林家占到便宜啊,现在的徐家是真正的啥都没有。而他们眼气的别人的好日子,就只有看着的份儿,那些想要巴结上的有钱的人家,根本都是看也不会看他们一眼的。

    所以徐来现在觉得,这酒楼里头的所有人,包括他觉得应该是就在这县里头最大的酒楼吃饭的林启年等人,全都是穿得极好的。

    要是真让他穿着车夫那又厚又难看的衣裳进去的话,他真是觉得丢不起那个脸,甚至都觉得还不如他现在身上的脏衣裳了。

    所以想要穿车夫的衣裳的念头不过就是一闪而过,然后徐来就马上觉得这样还是不可以的。就皱着眉头很是嫌弃地看着车夫的衣裳。

    而车夫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在猜到了徐来的心思之后,尽管脸上是没有什么表情的,但是心里头却是不住地冷笑的。

    就这样的人还敢在这里看不上他的衣裳,说真的。就算是这人想要穿的话。车夫也是绝对不会换给他的。而他要是再有什么别的话的话,那么车夫是肯定不会惯着他的。

    从一开始就挺讨厌这人的,到现在都是。所以也就是徐来还没有真的招惹他的,否则车夫就会是小伙计之后下一个收拾徐来的。

    可别小看了车夫了,虽然看起来不是什么厉害的人,但是人家也是在在这县里头拉车这么多年了,要真是论起来认识的人的话,可是比徐来这样游手好闲的强太多了。

    所以徐来最好是识趣不要招惹车夫,不然他这会儿人就要挨打了,也不用担心什么进去酒楼找到林启年等人了。

    不过徐来现在脑子里头全是这酒楼里头的人,想着说不得现在林启年等人就在这酒楼里头,在暖和的屋子里头,吃着精致的菜肴,而他却是站在这门口忐忑着不敢进去,想到这里徐来就忍不住咬牙。

    所以说像是徐来这样的人,你完全不能理解他们的想法,他们就是觉得你比他过得好就是不应该的,哪怕是他自己倒贴过来,自作自受受了苦,他也会算在你身上,觉得都是你不好,这样的人真的是从骨子里就已经歪了。

    但是也正是因为他满脑子都是林启年等人,所以对车夫就只是看了一眼之后就没有再接着注意了,然后算着时辰,觉得这要是再不进去的话,说不得人家都要吃完饭了。

    当然他也是可以在外头等着,要是林启年等人吃完饭的话,那他在这里也是可以看到的,到时候正好就能够上前去。

    但是现在的问题是,他不确定林启年等人是不是真的就等在这里,要是真的在这里的话,他倒是可以等到人,但是也觉得如果在门口遇上了,像是七夕云朵那个脾气的,真的是有可能在外头大庭广众之下就动手的。

    到时候丢人不说,就是外头这冰天雪地的也很冷啊,而要是在屋里头的话,尤其是林启年他们要是在包厢的话,那么就算是他说一些讨好的话,也没人可以看到,他也就不用介意了。

    所以其实说到底就是徐来这人实在是太好脸面了,其实明明做的就是低三下四的和厚颜无耻的事儿,却还是时时想着要脸面,其实早就没有了。

    当然还有一点就是,徐来很是担心要是林启年他们没在这里吃饭的话,那么他岂不是白白在这里等着了。

    毕竟他之前是觉得不管怎么说这都中午了是要吃饭的,可是要是人家没有来这县里头最大的酒楼,而是直接跟着容管事走了呢?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啊,毕竟容家在这县里头可不是一般的人家可以比的啊,像是林启年他们要是真的跟他关系好的话,那么直接去容家岂不是更好了?

    要真是那样的话,他在这里自然就是等不到人的,而且还不只是如此呢,这样耽搁在这里,说不定等回头他确定没人出来的时候,林启年等人都已经是离开这个县城了。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啊,毕竟徐来觉得林家人就是临时回来这县里头的,以前可是一点儿消息都没有听到的,而现在这样在这里,已经是把东西从徐家给要回去了,真要是自己家里头有生意之类的要忙着,那么就直接离开这县里头也是可能的。

    想到这些,徐来就站在这里有些犹豫了,就他这样的小胆子来说,要是这事情真的能够拖着的话,他自然是想要拖着的,毕竟对于他来说,更怕的是进去被人给揍一顿,七夕云朵的身手他可是记得很是清楚的,所以现在想到她们就会觉得害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