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福至农家 >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不惹事儿
    语气显然就是对徐来很是看不上的,这个看不上可不只是说因为现在在休息,所以见到有人来打扰了他们不满意了。

    很明显刚才是最开始出来的伙计认出来徐来之后,特意把在屋里头休息的别的伙计也全都给叫出来了,就为了看看这个从前跟着林启年来过的人。

    当然听他们的语气也就知道了,他们对于徐来虽然是认出来了,但是很明显不会像是徐来想的那样,对他有很是客气的意思,显然听着说的话就知道了,都是对徐来很是看不上的。

    所以第一个人在开了口之后,就听到旁人有人马上就跟着说道:“是啊,哎?你们还记不记得,那阵子就是这人总来,来了就在这会儿又吃又喝的,还不肯给银子,这就算了,临走还总是拿些东西走……”

    “记得记得,怎么不记得,这样的人就是几年也难得有一个,那么厚脸皮上人家这里蹭吃蹭喝的,也就是咱们林掌柜的性子好才忍了,这要是换了我,赶紧给我远着点儿……”马上有人很是不屑地说道。

    这两人一说,剩下的都跟着马上点头,然后看向徐来的眼神是越发的瞧不起了,其实跟当年差不多,毕竟当时徐来来的时候,就像是他们所说的一样,是来蹭吃蹭喝的,所以在那时候就是对徐来很是看不起了。

    而现在之所以会更加看不上徐来,当然是因为还记得林掌柜被赶走的时候。这徐来是个什么样儿的反应,虽说他们也不跟徐来来往,但是因为当时就跟林掌柜的关系很好,自然是很关心他离开这里之后的事儿。

    当然知道林掌柜的在这县里头还有几个好朋友的,而在林掌柜不愿意拖累朋友自己悄悄离开了这县里头之后,只有另外几个朋友来打听过消息,是很着急的,而这个徐来却是从来没有来过的。

    非但如此,他们还听到了一些消息,就是徐家这一家子。在林启年被老东家给赶出去之后。迫不及待就跟林启年划清了界限,好像是生怕他会去徐家寻求帮助一样,完全不记得当初他们是怎么在林启年这里拿好处的。

    要知道当时徐家那样的日子,除开他们自己家人觉得什么徐冉是在念书的。将来还觉得是可以有出息的之外。余下外人是谁都看不上他们的。

    再加上他们的日子其实真的是过得很是不好的。所以像是徐来这样嘴馋又很是爱占人家的便宜的,认识林启年这么个酒楼的掌柜的,自然会总是过来吃喝了。

    就连他那个自诩是读书人。将来一定会比人厉害的儿子,在对这里人的态度不满之后,他自己倒是不来了,但是他爹每次过来连吃带拿拿到的东西,他也都跟着没少吃的。

    所以这一家子的性子都是这样的,还指望着他们能够有什么骨气呢,而这些都是被伙计们给看在眼里头的。

    这些现在还留下来的在酒楼里头干的年头多一些的伙计,其实大多数都是当初林启年带出来的,他们现在会的东西也都是林启年教的。

    再加上林启年的性子好,在这里对伙计们真的是像是对待自家的孩子一样,有什么东西都肯教给他们,还在平时对他们很是照顾。

    伙计们但是年纪也都还小,这两年又在这酒楼里头跟着新的掌柜的,自然更是知道林启年的好,所以其实对林启年是存着很是感恩的心的。

    再加上今儿个又知道了掌柜的回到县里头的消息了,当然最重要的是现在的东家和掌柜的都不在,而他们也都在私下里头商量过,是想要离开的,所以自然就比以前要少了很多的顾忌了。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突然看到之前对掌柜的很是不好的人上门来了,他们不出来说两句才奇怪呢。

    不过其实这些伙计们之所以之前跟林启年的关系那么好,其实就应该知道,一个个都不是那种愿意惹事儿的。

    所以这会儿虽然是看见了徐来很是不高兴,不过也都没有想要做什么,不过就是讽刺挖苦几句也就是了,谁让这徐来是自己送上门来的呢,他们这在酒楼里头没有事儿做,本来说了话之后就是昏昏欲睡的,现在看见徐来进来,自然是都冲着他来了。

    可是很显然徐来是不懂得这个的啊,他刚才自己进来的时候,因为怕这酒楼里头有很多人,尤其是有从前对他不怎么待见的人,再加上林启年带来的七夕云朵,要是这些人都在的话,那么他进来就是找打的。

    所以在进门之前他才会那么犹豫,只是想到了林家现在的日子,这实在是让他很是觊觎的,所以才会硬着头皮就那么进来了。

    进来之后因为酒楼空荡荡地没人,还真是把他给吓了一跳,就是那种即便是想要进去找人都站在门口不敢走的样子,直到第一个伙计听到声音出来,他才稍微定了定心神。

    虽然是突然出来人把他也吓了一跳,但是见到是个伙计,他就又开始想要摆架子了,虽然心里头还记得当初这些人对他是个什么态度,但是显然徐来是个记吃不记打的。

    他觉得就算是当初这些人对他不够客气,可是也根本不敢做什么啊,除开因为林启年的缘故只外,当然还是因为他们是伙计,而徐来是来这里的客人。

    虽然说徐来这个客人每次过来,都是像是这些伙计说的那样,根本就是过来白吃白喝的,但是徐来自己显然是不觉得这有什么的,要不然也不会后面还继续厚着脸皮跟着过来了。

    而这会儿也是这样,他一看出来的是伙计,哪怕知道这些人对他态度不会太好,但是想到这酒楼的掌柜的东家都不在,当然最重要的是林启年带来的人都不在,顿时就让他又开始觉得不用怕什么了。

    所以就又开始跟着摆架子了,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些人不仅仅是不怎么待见他了,反倒是这样大胆地当着他的面儿就开始这样说他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