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福至农家 > 第五百四十三章 太别扭了
    并且几个人心里头都在默默想着,照着眼下这个形式来看,很快谁输谁赢就要有结果了。

    果不其然,就算季羡对眼下的情形恨得不住咬牙,但也知道七夕话里的意思,有心逞强说不给看就不给看了,可偏偏现下身上极为难受。

    而且之前因为发热竟弄得浑身酸疼,想要握紧拳头表示愤怒都很费力,这样虚弱的情形下想要让他还逞强实在是太难了。

    “你……”嘴唇动了半天,像是季羡这性子的哪有那么容易示弱,可偏偏七夕站在那里毫不妥协的架势,形势比人强,最重要是生病太难受了,季羡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张口。

    七夕懂得见好就收的道理,尤其面对的还是个病人,她自然也不会那么没品趁机欺负人,不过是觉得刚才季羡提那么无理的要求还辣气壮的有些欠收拾罢了。

    所以这会儿见季羡主动开口了,七夕也留意到他的态度,心下有了判断,心道还不算无可救药,脸上就适当挂上微微的笑,道:“说笑的,你病得不算严重,吃什么看你自个儿胃口了,喝粥行吗?”

    接着就不再多说,只是以眼神示意季羡继续说,总要给个态度不是?

    季羡微微舔了下发干的嘴唇,还是觉得有些难为情,毕竟刚才抱怨粥不好吃的是自个儿,现在要是没脾气地妥协了,怎么都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

    不过好在七夕还算给脸面,先前即便说了一通话也是乐呵呵的,刚才还主动说是在说笑。这也算是个大台阶了。要不也不至于这么温和地等着他说话了。所以,这是变相跟自个儿服软了吗?

    自动把七夕现在的表情给解释了一番,而且还是让自个儿颇为满意的说辞,季羡一下子就满意起来了,心道既然这样他也大方些无所谓了,总不至于跟个小丫头一般见识了。

    “算了,你就是现在做什么菜我怕也没什么胃口,粥就粥吧。”季羡低着头偷偷抿了抿唇。再抬头一脸小小不耐烦加上不在意的表情摆了摆手,语气颇为嫌弃地说道。

    “好啊,那今儿个就先吃粥,等你好了想吃什么我再做。”七夕憋着笑,也不介意他的语气,尽量自然地开口应下。

    随后就二话不说赶紧转身往外走,临走之前还冲着她二哥使了个眼色。

    这里有她二哥照看着就行,她还是赶紧去煮粥吧,话说回来,以前怎么从没有发现。季羡竟然性子可以别扭到这个程度,老实点儿有啥说啥能掉块肉是咋的。非得干啥都别别扭扭的。

    瞧病也就算了,可真要照顾季羡,云容几个都不大合适,再近亲也不是真的兄妹,是以还是得李氏过来操心,因此没多会儿一帮人就都出去了,得了消息的李氏过来了,毕竟有个长辈看着还是好一些。

    倒是七夕这个半个大夫,看病饮食全包了,等在厨房看着小火煮了药膳粥端过来,敬晟正在外间换水,瞧见就放下手里的东西迎上去,接过去就掀开盖子闻了一下,忍不住笑着道:“真香啊,夕儿你这粥里放啥了,咋闻着比咱们早上喝的香呢?”

    七夕无语地看着她二哥,虽说她也偶尔会做药膳粥给家里人喝,但跟这样为了治病的还是不一样的好吗,总不能天天早上喝的粥都放那么多药材吧,再说怎么就不香了,她早上煮的粥也一样很香的好吗?

    默默咽下要说的话,七夕冲着那粥扬了扬头,笑着跟她二哥道:“我煮了不少,你要是想喝就一起喝吧。”

    敬晟立马忘了先头的问题,乐得点了点头,根本忘了这是专门给病人熬的。

    等端着大大的托盘往屋里走了两步,才发觉七夕没跟上,就停住脚步不解地问着她:“夕儿,站那儿干啥呢,你不进去?”

    七夕笑眯眯摆手,做了个你知我知的表情,然后道:“二哥你端进去吧,看着他趁热多喝点儿,喝完了就让他好好睡一觉,晚上我再过来瞅瞅咋样了。”

    敬晟又不是真的傻,不过是刚才习惯性问问罢了,这一见小妹的举动顿时就明白了,刚才一场关于喝不喝粥的争端才过去不久,眼下这么香喷喷的粥送来,要是小妹真的在眼前的话,只怕季羡就算是真的想喝估么也不好意思。

    “夕儿……”敬晟一想到屋里那位少爷别扭的样子不由就乐了,冲着自家小妹眨了下眼,“你够善解人意。”

    “那是。”七夕毫不客气地接受了自家二哥的夸赞,摆手道,“赶紧进去吧,趁热喝。”

    心道也就是偶尔看那小子不顺眼才想要收拾他,如今对着一个病了的孩子,她也着实下不了手,还是不进去刺激他了,不然都能想到那孩子一定又是一脸的扭曲,真要是犟着不喝粥,她这功夫白费了不说,万一病情真的严重了,那也还是要折腾她啊。

    看着她二哥小心翼翼端着粥进了门,七夕原本是过去帮着把门给关好的,可就在轻轻合上之后,突然就停在那儿不动了。

    然后就听里头传来她二哥的声音:“吃饭了,夕儿熬得可香的粥了,来来来,饿了吧?”

    七夕无声地笑了一下,她二哥这是从前在家里摊子上铺子里招呼客人多了吧,这会儿跟季羡说话的语气怎么听都像是在招呼客人。

    紧接着不意外地屋里一阵无声,七夕背对着门站在那里挑了挑眉,几乎可以想到季羡现在是个什么表情,一定是有点儿憋屈的,谁让他本来就是不情愿喝粥的呢。

    然后就听见一阵轻微的响动,应该是敬晟放下了东西在盛粥,接着就听他又问道:“你是就在那里吃还是下地来吃?”

    七夕等了一下,才听见季羡意料中的僵着的声音:“这粥……七夕没过来吗?”

    “喔,夕儿说她还有事儿,让咱们自己吃,等晚上再过来看看你好点儿没。”敬晟尽量轻描淡写地说道,随后看看季羡的样子,又跟着道,“你别动了,我拿小炕桌过来,就在那儿吃吧,成不?”

    七夕憋着声音,简直要笑了,她以前怎么不知道二哥竟然这么厉害,完全明白季羡那性子不说,还能这么不着痕迹地表现,简直不能更厉害了。

    “这样啊,行,是饿了,闻着还挺香的。”而屋里的季羡一听七夕没跟过来,顿时语气就比刚才自然多了,提高了些声音回答敬晟的问题。

    也就是隔着一道门七夕看不着,要不一定能看见季羡满脸期待的样子,再怎么病了没胃口,也还是个正在长身子的半大小子,一早到现在就勉强吃了那么两口东西,刚才又躺了那么半天,中途只喝了一些七夕叫人送过来的不知道什么茶的,眼下当真是饥肠辘辘了。

    而那熬得香香糯糯的粥散发着香气,要不是刚才有些顾虑七夕会进来所以表现得矜持,早就自个儿过去盛粥了。

    听见里头再次传来响动,七夕知道应该是她二哥在布置桌子碗筷,就笑了笑转身走了,对于把季羡的心思猜得**不离十这件事儿,七夕完全没有感到骄傲。

    主要是这孩子表现得太简单了,让她觉得完全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想到他会做什么,要知道七夕从前看过太多这种在好的环境长大性子这样的孩子,唯一不能释怀的是,这孩子的别扭老是针对她。

    天知道她一直以为自个儿性子还挺好的,从总是勤快地给大家伙儿做饭就看出来了,最起码那么多好吃的都被季羡吃进去了,怎么就一点儿都不知道感激呢,

    摇着头不去理会,七夕忙活了一阵子见季羡开始喝粥,也就放了心,出了西厢房站在门口想了想,就去找她娘了。

    大姐的事儿自然是比什么都重要,七夕被蒋朝带来的消息给镇住了,刚才煮粥的时候都在走神,要不是云朵跟在一旁说话,怕火候控制不好都容易糊了。

    七夕扭头去了上房,不知道屋里的季羡喝粥喝得很是高兴,嘴角还噙着笑意,结果证明他妥协没错,非但七夕继续给他看病,就连药膳粥也格外好喝。

    季羡一边抱着碗喝粥,一边心里头庆幸刚才没有为了脸面非得犟着,他怎么就忘了七夕先前早饭做的各种粥也都是好喝的了。

    而这头进了上房的七夕特意瞄了瞄,见只有她娘在,顿时就高兴了,还担心要是大姐她们在的话,还要找个借口把人给支出去的,只是她爹没在,不过想想先跟她娘说说也行。

    “娘……”七夕跨进门去,笑着开口。

    张氏正在整理东西,她也是个刚去瞧了季羡过来,想着让他好好休息一会儿,这瞧见小闺女,赶忙问道:“不是在煮粥吗,咋,煮好了?”

    “嗯,端过去了,我二哥在那儿瞅着呢,没事儿。”七夕连忙说道,接着就凑了过去,直接道,“娘,我有事儿要跟你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