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福至农家 > 第四百一十八章 你有话说?
    七夕不觉得她想偏了沈云仙,推断一件事儿是谁所为,那么只要看最后是谁获利就是了,谁都别想躲在背后装好人,利益面前一切无所遁形。

    只是七夕又想到了些什么,这事儿如今既然已经传到了赵天慈嘴里,却偏偏还没有在市井之间流传开来,所以就是在小百里镇还算数得上的人之间传的。

    既然如此,那么同为这一阶层人的武家不可能不知道,可武家为何没有人说话,就算面对这种流言最好的态度是置之不理,可武家身为这场流言中的男方,根本不需要特意做什么,只消在一些并非那么正式的场合说笑一句,就能把她大姐给摘出来,武家为何会没动静?

    七夕冷笑一声,她不愿意以恶意揣度人家,可武家这样做就有些太上不了台面了,纵然这事儿不是他们一手谋划的,到现在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辈了,这是打算坐收渔翁之利?

    反正原本武家对云容就有意,借着这事儿试探沈家三房的态度,说不得还能结一段姻缘,再不济三房态度依旧,吃亏的也不是他们武家,好赖都是他家的公子受欢迎不是?

    七夕闭了闭眼,现在体会到了她二姐之前的那种冲动,要是沈云仙现在在她眼前,她真是恨不得上去抽她几个巴掌。

    好半天,七夕才平息了那股子虽不算浓烈,可依旧让人想起来就牙痒痒的怒火。

    “天慈,谢谢你来告诉我。”七夕抬头看着赵天慈温和开口,“这事儿我知道了。回头我会仔细打听一下这个武家。”

    原本听她娘提及的时候。只当做是沈云仙看上的一个有钱人家罢了。没成想就是这么躲着也能有麻烦上身,既然躲不过去她还就不躲了。

    赵天慈原本被她突然骂人的一句给吓了一跳,心里正惦记着哪些话说出来可以跟七夕姐姐同仇敌忾,结果就见她很快平复了情绪说了这样一句,顿时愣住。

    不过被她这么一说,也一下子想起来自个儿刚才有话没说呢,赶紧又急忙说道:“不用七夕姐姐费事,武家我知道这事儿的时候就找人问了问。现下知道一些,另外……”

    赵天慈说着顿了一下,似乎不知道该不该说。

    七夕失笑,这小丫头今儿个说话怎么总是吞吞吐吐的,就拍了她一下:“另外什么?别说半截话。”

    “啊……”赵天慈小小地叫了一声,这才道,“另外我想着七夕姐姐听了许是会生气,说不得会想要打听那武家,我就……让人去查了,还没回复给我。”

    七夕闻言一滞。看着赵天慈一副不可思议的眼神,心道这孩子要不要这么心有灵犀。而且也太懂事儿了,什么都替她想到了,实在是太乖巧了。

    不过显然赵天慈有些误会,一看她不说话以为是生气了,忙说道:“七夕姐姐我就是让人去问问,我查来什么就只告诉你,不会跟旁人说的,你别生气,你要是不愿意我就让他们别再查了,我……”

    “不是不是。”七夕赶紧拉过她,“我没生气,我是要谢谢你,要不是你关心我们,哪里会听了消息又来告诉我又帮我查的,我就是再如何也不会不懂你的好意的。”

    换了别人七夕还真就未必会领情,毕竟这是她家的家事儿,越过她私自就做了决定,若是关系不到难免有些逾距,尤其是还涉及到闺女家亲事这样的,有时候真的很难不让人怀疑背后是不是有别的心思。

    可这人是赵天慈,她们不是认识一天两天了,打从一开始赵家兄妹对她的帮助和关心她就都记在心里,她们的情谊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七夕在心里跟他们是很亲近的,所以即便赵天慈什么都不做,她都知道对方是关心她的,更别提还有这样暖心的举动,她又怎么会不了解。

    赵天慈愣了一下,随后看着七夕微微抿起唇笑了,要不是这会儿因为七夕的话着实心里高兴,瞧着都有些眼眶发红了。

    七夕微微叹了口气,不过心里还是很高兴,这种在她在意对方的时候,对方也把她放在心里的感觉,还真是挺不错的。

    别看赵天慈平时看着是挺鬼灵精怪的一个小丫头,但其实说到底内心深处还是良善且极为重感情的,否则刚才不会是那样的反应。

    “那……”笑了下心里轻松了,赵天慈就想把自个儿跟人打听到现下知道的告诉她。

    “小姐,到了。”偏巧这时外头车夫也出声了,随即马车就停了下来。

    赵天慈应了一声马上就转头去看七夕,七夕拍拍她的手:“我知道,有人生病了,咱们先下去看看,等回去的时候你好好跟我说说。”

    “嗯。”赵天慈乐了,恢复了原本精力充沛的样子,似乎一开始听到那样消息的不快都消散了,跟着七夕就下了马车。

    前头沈云兰坐的马车是到了镇上才雇的,这会儿到了家给了钱就走了,倒是赵天慈这辆马车停在门口,张氏虽急着进去看看却也还是停住了。

    “夕儿,这……”一看这小姐衣饰华贵就不是一般人家的孩子,这跟着来了家里要咋招呼,张氏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奶,你不用特意招呼天慈,她常来我家,早就熟悉了。”七夕赶紧张口说道。

    赵天慈在一旁乖巧跟着点头,也就是少来沈家老宅罢了,剩下七夕家村口的房子她去过好几次,更别提镇上的铺子了,如今她去找七夕都可以直接去后院,根本就没有人会拦着她。

    张氏见了也只好同意了,再说也着实不知道该咋办,就赶紧转身往院子里去了。

    七夕等人也在后头跟上,原本在心里极度厌恶的人,等七夕一进院子就看见了。

    沈云仙不知是不想进去四房的屋子,还是专门在门口等人呢,总之七夕等人进院子的时候,就看到她站在门口也正看过来。

    七夕看见沈云仙,不自觉地就弯起嘴角笑了,若说原本对沈云仙是个能避着就避着不怎么待见的态度,那么这次的事儿若是证实是沈云仙做的,她们的梁子是彻底结下了。

    得罪了她也就罢了,兴许她一个高兴或者根本就不会计较了,可偏偏有人不识好歹非得把主意打到她最为在意的家人头上,那就真的怪不得她了,她就不信沈云仙有个三头六臂不成,自家还能在她手里吃了亏了?

    至于说怎么来确定这件事真的是沈云仙所为,七夕还真不怕她不承认,对付沈云仙这种人,只要你真的看穿了她的那些个小心思,其实一点儿也不难让她开口,毕竟是人都有软肋不是吗?而沈云仙的,她虽不确定,但也还能猜出来一二,到时候试一试就知道了。

    面对七夕脸上有些莫测的笑容,沈云仙头一次当着众人的面儿微微皱起了眉头,实在是她看着那样的笑容就有些不大好的预感,是以不由得有些失态。

    心里不住地猜测着七夕做什么那样看着她,很快就想到,莫不是那件事儿她知道了?否则之前来的时候还一副莫不在乎的样子,今儿个过来却是这样的一副表情?

    想到此沈云仙竟然有些高兴,她也不知道自个儿在高兴什么,原本在打定主意做那件事儿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沈云夕会知道,她心里说不上是想要她知道,还是瞒着她,只是隐隐有些期待,就像是盼了好久。

    不过到底是戴着面具惯了的人,在人前隐藏自个儿的性情几乎已经是成了本能,是以沈云仙在不自觉皱了眉之后,很快就借着这副表情走了过来,语气里有着掩饰不住的担忧:“奶你回来了?夕儿也过来了?二婶请了大夫在里面呢,快进吧……”

    张氏闻言看了这个一向在家里显得懂事沉稳的孙女一眼,无声叹了口气,什么都没说就往四房的屋子去了。

    剩下落后一步的七夕跟沈云仙正对面站着,个头上七夕自然暂时还比不上沈云仙,可气势上却绝对不会输给她,尤其是那么挑着嘴角笑看着沈云仙,难得地几乎让她有些慌乱。

    “七夕……”沈云仙暗地里深吸一口气,让自个儿平复了一下,这才笑着开口。

    再开口语气依旧温和,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话说回来也确实是还有挑明,更何况既然做了她就不会害怕,刚才那样反应只是一时还没有适应七夕那样有些咄咄逼人的表情,尤其是面对她的时候。

    只是七夕自然不会配合她玩儿什么装糊涂的把戏,在沈云仙想要接着说什么之前就开口打断了她:“你有话要跟我说?”

    沈云仙愣了一下,没有想到七夕会说这么一句,一时不知道要点头还是摇头,她是要跟七夕说话的,只不过是当着外人的面儿表现一下姐妹情深,或者还想要刺探几句,可她有些弄不懂七夕突然这样问的意思,若是话里有话的话,那么她还真就暂时不想跟她说些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