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福至农家 > 第七十六章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大家伙儿快别在院里站着了,饭菜这就上桌,待会儿都多吃点儿啊……”看满院子的人都有些尴尬地站着,七夕冲她娘递了个眼色,李氏本来还有些房子险些让人给抢走的惶惶,这下反应过来,赶紧招呼道。

    虽说那性子也不是能张罗的,可到底还记得自个儿女主人的身份,再说这些日子家里起房子把她练得也有几分敢张口说话了。

    “就是就是,看我妹子把掌勺的事儿交给我,我倒给撂下光顾着来瞧了,辛苦了那老些天,这要是耽误大家吃口热乎饭,我可担待不起啊……”秦氏最会捧场,马上接着小姑子的话说道,“饭菜马上上桌,赶紧的都找地方坐着去,我可记得大家伙捧场说我手艺不错,晚了可就吃不着了啊……”

    李氏和秦氏这一开口,大伙儿就都笑开了,也不是没有眼力见儿的,主家都这么说了,都相互让着自己进屋找位子去了。

    两头厢房里头全都摆满了桌椅,除了东屋前头主桌是里正几个族老还有自家长辈坐的,剩下的并没啥规矩,看着哪儿好坐下吃就是了。

    “爹娘,你们也进去坐着吧,这外头风大……今儿个,让二老操心了……”沈承厚看看岳父岳母,有些小心翼翼地开口道。

    汤氏心里还有气,李远却是个和气人,伸手拍了拍女婿的肩膀:“咱自家人说这干啥,跟爹一起进去,里正那头可不好怠慢了。”

    “哎。哎……”沈承厚连声应着,又去看岳母。“娘也进去吧?”

    “你怕我干啥?我还能吃了你?”汤氏是个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对这女婿只有怒其不争。却没有多不待见,一看他小心翼翼的样子反倒是气笑了,“行了,赶紧跟你爹进去吧,有话回头说,你们爷们喝酒说话的注意点儿,可别多了。”

    “记着了记着了,在家就一直唠叨,我闺女女婿今儿个搬新家。多喝两盅咋啦?”李远知道妻子的担心,嘴上说着话走了,心里还是有个量的。

    来的客人都进屋坐着去了,自家人男人们也都过去陪席,女人就忙活着端饭上菜,七夕本来也要帮忙,可有赵家兄妹在,李氏赶紧说让她照顾好这俩小客人就行了。

    赵家两个孩子身份特殊,肯定不能随便安排两个位置。可到底还是孩子,七夕叫爹娘不要为难,干脆就直接几个孩子陪着坐了一桌,都是孩子也没有那么拘束。

    另外赵家跟来的家丁和丫头们。七夕家也单独给开了一桌,就跟七夕她们这桌挨着,好在赵家兄妹俩送来的东西多。秦氏开铺子这么多年,一打量就知道要做多少东西。临时加两席也不是啥难事儿。

    “七夕姐姐,你好厉害。日后我也要跟你学着些……”赵天慈一坐下来就巴在七夕身边小声兴奋说道,“你不知道,我有个表妹性子极不好,看上什么都想要,我许多东西自个儿还没玩儿够就被她拿走了,我娘还不许我跟她争,要不是姨母对我极好,我早就不理她了,往后她再要我可不能应了。”

    刚才她跟在云容姐旁边,面对那么些人,七夕毫不畏惧的样子她都看在眼里,心里觉得七夕简直太厉害了,比她家里那个人人称道的大表姐还要厉害,七夕才跟她差不多大啊。

    赵天宝没说话,可看脸上的神情,显然对妹妹的话也是深以为然。

    “不一样的,你娘让你这样做,是因为那东西你给了别人,她以后还能给你买回来,再说那是你亲表妹,你也说了你姨母对你很好,要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让了也就让了。”七夕摇头,“可我家不一样,我家除了这房子没有别的啥了,再说,你们那是亲情在,我们……哼。”

    “不说这些了,你们尝尝看,这饭菜比不得你们家里做的精致,但是做法也不一样,加的东西少,味道也都还保留着……”说完才发现,这些事跟个孩子说啥,七夕赶紧转了话头,招呼两人尝尝农家饭。

    “好。”赵天宝很捧场,知道这饭桌上不好深说这些事儿,一听七夕这么说就举起了筷子,还犹豫了一下,不知道先吃哪个好。

    “尝尝这个,这菜还是上次我小妹琢磨出来的,我二舅母做出来可香了。”敬晟一看,赶紧指着前头一盘菜说道。

    几人说笑着开始吃饭,赵家兄妹入乡随俗,在家里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到这里忘了个干净,还是第一次跟这么多人热闹地在一个屋子里吃饭,还没等吃胃口就大开了。

    不只是他们这桌,哪个屋里这会儿也全都是说笑声,满桌的好吃的谁看着不高兴,再说也得赶紧吃,晚了好东西就没了。

    农家席面上的菜那都是可丁可卯的,土豆白菜这样的菜还好说,要真是不够吃了还能再添点儿,可那些个硬菜,像是那肉蛋类的,一桌上头说是一盘那就是一盘,吃完了也不会再上的。

    这跟家里有钱没钱没关系,再有钱的人家也没有往上添菜的,厨子当初做的时候就心里有数,除非是额外添席面啥的。

    所以坐席的时候时常能看到,一盘子红烧肉还没端上来,大家伙儿就都拿着筷子等着了,几乎是菜一上桌盘子就光了,下手晚了连汤都捞不着,那汤拌饭也老香了。

    像是红烧肉这样的好菜,有那不舍吃的夹过来干脆就直接装起来,等回家给自家老人孩子吃。

    剩下吃不完的就折箩带回去,席面上的饭菜油水大,就算是剩菜拿回家去热热也是好伙食,来吃饭的时候就都带着家伙事儿了,有的甚至还不等都吃完撂下筷子就开始往盆里装,主家也不会拦着,这算是大家伙都沾沾福气了。

    七夕家今儿个肉蛋啥的都不少,李泰和秦氏的手艺在村里早就传开了,所以吃饭的时候格外热闹。

    一顿饭热热闹闹的差不多吃了有一个时辰,这两天帮工的人才酒足饭饱地告辞,酒喝得畅快的都有些摇晃了,得让人扶着才能回家去。

    赵家兄妹俩一早就过来,这都待到午后了,就算赵天慈还不想走,七夕还是劝着他们上了马车,许诺等过几天她家摊子摆起来了,就请她俩吃饺子。

    来吃饭的客人都送走了,只剩下李家人留了下来帮着收拾东西,男人们把借来的桌椅碗筷还回去,女人们里外洗洗涮涮帮着打扫,这老些人一起干活,那也折腾了大半个时辰才收拾利索。

    都收拾好了,全家在上房东屋坐下来,姐妹几个赶紧烧了水泡了茶端上来。

    刚才当着人前啥都没说的汤氏心里还是有些不痛快,毕竟刚才亲家做的事儿也太过分了,这要是换了那厉害的人家,早就当场闹起来了,也就是他们家不爱跟人争执。

    不过好歹还记挂着这是当着女婿的面儿,就坐在那里不说话。

    李泰和那脾气的,也是满心不痛快,可有他爹压着,他是啥话都不敢说,心里想着等他爹回家了,回头他得找机会好好跟妹子妹夫说说。

    七夕不想姥家人高高兴兴来,却是惹得一肚子不高兴,李氏夫妻俩也是这样想的,赶紧都哄着说让老人别跟着操心,该怎么做他们心里有数。

    其实话说开了也就好了,李家人也都是一心为着他们考虑,要不干啥还为了这些事儿来气,那还不是担心他们受欺负。

    有李远压着,又有七夕兄妹几个围在旁边,尤其小石头可会卖乖了,一直说想姥了啥的,不大会儿就把汤氏给哄得喜笑颜开,满屋的儿孙也都松了口气,这才转头说起七夕家里要做生意的事儿了。

    “桌椅碗筷的你们还买啥,咱家铺子这东西不有的是?”沈承厚刚开了口,秦氏就快人快语地说道,“我跟你二哥商量过了,你们这摊子摆在外头,那些东西也用不着非得是新的,家里那些个七成新的桌椅拿着用,碗筷啥的更不用说,锅你们都不用买,你们这刚起了房子手头也紧,家里有啥就都别嫌弃,先对付用着。”

    “不嫌弃不嫌弃,二哥二嫂这可是帮了大忙了。”沈承厚一听赶紧开口,这还有啥嫌弃的,谢都来不及。

    “啥帮不帮的,家里有还能让你们再花那冤枉钱?”秦氏摆了摆手,想起另一件事,“刚才夕儿说啥,你们要置办个小板车是不?他爹,我记得咱家是不是有个板车借给老梁家一直没还回来?”

    “嗯,都借去有半年了,咱用不着也一直没要回来,明儿个我就去要,这板车你们也不用买了。”李泰和一听就赶紧开口道,把小板车的事儿给定了。

    “还有那炉子,咱家仓房是不是有一个?”李远瞅瞅大儿子,见他点了点头这才接着说道,“回头让你大哥给收拾收拾送过来,也省得花钱买了。”

    越说越是高兴,到后头沈家八口坐在那里就只剩下听着的份儿了,这提出来一样就马上有人给解决了,临到了感情他们家就只要能把饺子给包出来就行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