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太上章 > 075、岁月轮转(下)
    白煞如今的修为法力,通过方才的交手,虎娃已大致判断清楚,尽管在彭山中被斩了一具仙家阳神化身,但仍不弱于此刻的虎娃,换种情况至少可放手一斗。

    可虎娃的偷袭让白煞根本来不及反应,在定境中忽被惊扰,形神也受到了极大的冲击。此刻白煞虽未被斩灭,但情形也与当初树得丘上的理清水差不多,几乎修为削尽。

    多年之前,白煞就曾经这样看着理清水;此时此刻,当年的理清水仿佛又换成了他本人,而虎娃则用一种难以形容的目光看着他。终于到了这个时刻,两位仙人却谁都没有说话,就站在那里对视了很久。

    良久之后,还是白煞首先开口打破了沉默,仙家洞天中响起了似带着叹息的风声:“没想到你已成仙,还是追到了这里。我本以为被斩一具化身,已与往事了断。但你既能来到这里,终究用你的方式来了结。”

    虎娃:“在彭山中,那是你的了断,并非我的。”

    白煞微微点了点头:“是的,我有我的了断方式,而你有你的选择。我的做法本就对你不公平,但以为你并无选择,如今看来是我料错了,也怨不得谁。”

    白煞很清楚,所谓斩一化身等同斩去一命,那只是他自己斩断往事的方式,其实和虎娃的选择没什么关系。但在他看来,虎娃根本没有对抗自己的余地,他的化身被斩后放过虎娃不再追究,就已是放下往事了。

    可虎娃却有本事突然出现在这里偷袭得手,出乎白煞的预料之外。虎娃看着白煞,总感觉面前的这个人,与他曾经认识的那个白煞有些微妙的不同,挨了自己的偷袭,神情却很平静。并无半分怨恨或恼怒之色。

    虎娃不禁有些好奇地问道:“其实你方才本可飞升登天而去,那样我无非是毁了你留在世间的仙蜕,却又为何要留下来呢?此刻你已无法夺舍,恐只能再入轮回,还有什么遗言要交待吗?”

    白煞选择的闭关地点,本是最安全的绝佳之地,此刻对他来说却成了另一种意义的绝地。这仙家洞府的空间结界内,已无一丝生机,在仙家神识所能笼罩的范围内,虎娃是白煞唯一可夺舍的对象。而实际上这是不可能的。

    假如白煞在虎娃展开攻击的第一时间,就决定飞升登天而去,虎娃其实也拦不住。这对于白煞而言不过是一念间的事情,但他却没有这么做,如今形神皆损,再想飞升登天已经不可能了,那么只剩下最后一个选择,就是重入轮回,这一世修行前功尽弃。

    所以虎娃才会好奇地追问。白煞却幽幽叹了一口气,似是很莫名地反问道:“原来你已经修炼到了这一步,那么是否感觉到了天地间的毁灭之意?拥有无尽之寿元、不灭之神魂,真的就可以长生吗?”

    这话很怪。虎娃却眯起了眼睛,思忖良久才点头道:“我已经感应到了,踏过登天之径,是长生又非长生。万物枯荣、生死轮回。是天地循行之道,仙家若想长存,须超脱于天地之外。修炼成仙又留于世间。那么终有一日,必在天地间所行,天地皆会还给你。”

    白煞微微一怔,思忖了片刻,不禁带着赞叹的语气道:“哦,原来你不仅感觉到了,而且是有这等领悟,对我亦颇有启发。既如此,你又为何不飞升登天而去呢?”

    虎娃:“你何必明知故问呢,我在世间有未尽之事,其中包括斩杀你。”

    白煞摇了摇头道:“我并非明知故问,亦知你在世间有未尽之事,但我对你这个人的修炼很感兴趣。你也感受到了那天地间的恶意,仿佛终有一天要抹杀求证长生的仙家,而你对此的理解,与自古以来的很多仙家不同。

    你已修炼到这一步,是否也感觉到,假如凝炼纯阳之元神圆满,若想避开天地大劫,就迟早得飞升登天而去呢?若到了那时,你还想求证更高的修为境界,便会自断飞升之路,这些你是否明白?”

    两人之间的对话,令人根本摸不着头脑。假如是在步金山中刚刚成仙的虎娃,恐也是听不太懂的,如今却能明白白煞的意思。

    虎娃是自悟修行,谙合大道之本源,体会的就是天地间恒存的玄妙。当纯阳之元神修炼日趁圆满,已然求证仙家长生境界,同时也隐约能感觉到天地间的毁灭气息。他这样超脱生死轮回的存在,仿佛不应属于这个天地的,迟早要被天地抹杀。

    拥有无尽之寿元就是长生吗?是的,这就是修士自古追求的长生不老。可是就算寿元未尽,也可能死于意外的刀兵与伤病,仙家修为刀兵难伤、也不会有凡人的病痛,但同样可能有仙身之厄。

    比如虎娃在彭山幽谷中布下的多重杀阵,就足以斩灭仙身。所以在通常情况下,已求证长生的仙家往往都不会再过多纠缠世间恩怨,不是他们一定会害怕谁,而是已没这个必要。

    仙人乍看上去,与凡人没什么区别,但仅凭一点寿元无尽,就是完全不同的存在。凡人的生命在他们眼中与朝露一样短暂,而他们则拥有无穷无尽的将来与未知。没有人会和一滴朝露去意气拼争、做出可能危及自己的事情。

    仙家之大危厄,来自于天地间。不容于天地,很多上古仙家都曾有此感觉。而虎娃却另有所悟,认为在天地间所行的一切,成仙后天地迟早会还给你,这就是所谓的天地大劫。

    那么怎样才能避开这毁灭的威胁呢,就是登天飞升。虎娃将纯阳之元神修炼圆满后,仿佛九境之修行就到尽头了,将脱去凡胎飞升登天。如果到了这个地步还不飞升,仍想继续在人间求证那可能存在的更高的境界,白煞则指出一种结果,便是无法飞升。

    如今的虎娃将面临两种选择。第一种选择就是温养仙家形神,修行不得再进,以求暂留人间。但他要在天地大劫来临之前,了断人间诸事,最终飞升登天而去。

    还有第二种选择,那就是继续修行,在去求证更高的修为境界玄妙,但在这种情况下,就等于放弃了飞升登天。若飞升登天,斩断的则是尘缘;若既不飞升又继续踏步前行,斩断的便是历代天帝留下的仙缘了。

    虎娃对那“天地大劫”的理解比白煞透彻,但对成仙后所面临的这两种选择,体会得尚很朦胧,仓颉先生曾有暗示,如今又被白煞一语点醒,他面色凝重道:“如此说来,你是主动斩断了仙缘,没有选择飞升登天?”

    白煞又叹了一口气:“我与你不同,你如今随时可飞升登天而去。而那帝乡神土,并非是我要去的地方。”

    虎娃皱起了眉头:“难道是无处飞升?你并非步金山中那六位上古仙家祖师,早已将吞形诀修炼大成,得到了少昊天帝的指引。这是报应吗?少昊天帝关了门不让你进去,所以你想走另一条门路?”

    就连虎娃自己也觉得这番话很荒诞,但同时也感觉非常震惊和意外。白煞再度摇头道:“也许不是无处飞升,而是我与生俱来的执念,不得飞升亦不愿飞升,那么就只能前行更远。

    也许你拥有更多的选择,可我只有这个选择,成仙之后才明白,也许这就是我这一世修行的誓愿。

    我也不知是为何,世上没有人能解答我的疑惑,只能自己去求证。我不会飞升登天,也不会再入轮回,到了此刻你站在我面前时,前路已断绝。”

    虎娃有些发懵,他也万没想到白煞竟是这种状况,更不明白白煞为何是这种状况,如此说来,白煞成仙后的感觉可够郁闷的。

    但以白煞的心性,既不能飞升登天而去,索性继续前行求证,这在世间也不是没有先例。太昊天帝没有开辟帝乡神土之前,众仙家亦无处飞升,既如此,太昊本人又是如何开辟帝乡神土的?他肯定是前行更远了。

    在太昊之后,还有神农、轩辕、少昊、高阳等人亦开辟了帝乡神土,他们又是怎么做到的?由此可知,踏过登天之径后,当然还有更高境界的修为成就,便是历代天帝所走过的修行之路,白煞显然也选择了去求证这条道路。

    这可比飞升登天难多了,若求证不成,便可能被那天地大劫所抹杀。如今的白煞迎来天地大劫尚早,可是虎娃来得却很快,被虎娃偷袭得手后,便意味着仙路断绝,将从此彻底殒落。

    白煞看着虎娃,眼中似是充满了遗憾,又似有一丝解脱的轻松,缓缓开口道:“我对你这个人很感兴趣,对你的修行经历也很感兴趣,本想看看你究竟能走到哪一步,或许能解答我心中的困惑。如今我将去,但还希望你能前行更远,世间终有能为我解惑之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