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太上章 > 022、命煞与离珠(上)
    此峰从山脚直到山腰皆壁立如削,常人难以攀援。但从山腰往上,则云雾飘渺、翠树繁花密布,远望如浮于云端的仙境。在接近山顶的地方,有一片平地,宛如巨斧劈去了半边山头,而另外半边峰顶却保持着天然的形状。

    平地后是一面高崖,高崖上被雕凿出一个巨大的石龛,石龛中有一个法坛,竟然是一丈方圆的整块碧玉打造而成。

    假如有人也曾登上过清煞所在的树得丘,会发现这个碧玉台,竟有点像树得丘上的山神法座。此刻这碧玉法座上正端坐着一名黑衣女子,她的肌肤很白,色泽就像最纯净的乳汁,乌黑的头发很长,披散在脑后肩后一直垂到了碧玉台上。

    碧玉台前的空地上生长着三棵树,它们的扎根之处并非土壤,就是裸露的山岩。看其细密的枝条从根部便伸展开的样子,应是那种比较低矮的灌木,然而它们不知在此地生长了多少年,竟已有数丈之高。

    这三株树枝叶茂盛,却没有一丝青翠之色,它的枝条是血红色的,叶片是粉红色的,树上结着直径约一寸的果子,竟是火红色的,远看就像三柱从山岩中喷出的火焰正在燃烧。

    它就是传说中的不死神药“离珠”,据说曾为神农天帝所拥有。能生长不死神药的地方当然都很特殊,世间很难找到,可离珠这种不死神药本身却更为特殊。

    据说在它生长之处,人们不能轻易接近,否则会受到很诡异的影响,导致心性大变甚至疯癫狂乱。离珠树的气息非常人所能承受,就算发现了也很难靠近采摘,只有境界高深的修士才能成功走到离珠树下,保持心境不乱摘取离珠果。

    碧玉台前三株这么高大茂盛的离珠,却对法坛上端坐的女子好似毫无影响。她正在闭目修炼中。这时山峰外飞来了一名身着深黛色长裙、身形高挑窈窕的女子,她绾簪着长发,御飞天神器。

    此人落在山顶的平地上,收起法器上前行了一礼,却没有先说话,而是在等待着什么。碧玉台上的黑衣女子睁开了眼睛,开口问道:“青黛长老,你有事吗?”

    来者名叫青黛,有六境修为,是孟盈丘的长老。但她的样子并不年长。也一点都不老,形容大约双十年华,明眸皓齿容颜秀媚。而碧玉台上的黑衣女子便是孟盈丘之主、名震巴原的命煞。

    威名赫赫的命煞,声音竟非常动听,软软的带着一种形容不出的感觉,仿佛稍有一点沙哑,却似能渗入人的脑海中、骨髓里,激起莫名的消魂感受。仅听声音便这样了,何况是见到她本人呢?

    青黛下意识的抬头看见了碧玉台上妖冶的身影。虽然命煞坐得端端正正,没有一丝摇扭风姿的动作,但闻其声、见其人,就感觉身心深处被唤醒了一种莫名的冲动。仿佛是一种本能的欲念。而拥有这种欲念,本身就是一种快感与享受,使人忍不住便想拥有与渴望更多、更深的****境界。

    青黛身为女子,竟都有这种感受。假如换一名男子站在这里,那感觉就更难形容了。青黛赶紧收摄心神低下头,心中暗道不知是那离珠树的影响。还是命煞开口无意中造成的心神波动,或者两者兼而有之。

    她所站的地方,已经尽量不靠近那三棵离珠树了,虽然以她的修为当然已无惧离珠树气息的影响,但在和命煞说话时,还是不要有那种感觉的好。命煞开口自然带着一种令人**噬骨的神念,这种神念已不是什么信息和语言,而是侵袭心神的大神通法力。

    青黛知道命煞不是故意如此,她方才正在入境修炼玄功,忽然察觉有人至此,开口时仍带着玄功法力,同时也激引了离珠树的气息。

    青黛低头道:“宗主,最近发生了好几件事情,我觉得都有必要向当面您禀报。”

    命煞仍用那柔柔的声音说道:“先从小事说起吧。”

    青黛便先说了一件小事:“相室国君的宠妃裳昌,其子宫琅在龙马城边关被人斩杀,长昌氏一族求到了孟盈丘,希望孟盈丘能追拿凶手为其报仇,因为宫琅也是我孟盈丘的弟子。”说话的同时带着神念,解释了宫琅被斩的详细经过,以及有关那位小先生的一系列事情。

    命煞闻言冷冷一笑,方才的感觉还令人**噬骨,可此刻的冷笑又令人顿觉遍体生寒:“国君之子、我孟盈丘传人在边关被斩,这么丢人的大事,国君连提都不敢再提,更别说下令缉拿凶手了。相室国尚且如此,居然还有脸来我孟盈丘?

    昌裳?她已经不是国君的宠妃,再也不是了!长昌氏一族,就算在国中得势,但自今日起亦将日渐失势,用不了多久便风光不再。……他们能让你把话传到我这里,你一定收了人家不少好东西吧?”

    她开口就断了一位宠妃和一个氏族的命运,这种话假如是别人说出来,可能也不会有人太在意,但只要她开了口,闻者便会觉得裳昌与长昌氏一族此命难逃了,因为她的名号就是——命煞。

    声音中也带着神念。女儿宫嫄之事已得罪了仓煞,儿子宫琅之事又得罪了星煞,裳昌这个妃子还想有什么好下场?她就算不在国君面前哭闹,国君也会疏远她,更何况她成日哭闹不休,缠着国君去做他不敢做也不能做的事情。

    而长昌氏一族,曾有一个非常有希望在将来成为国君的宫琅,因此国中很多势力为了长远考虑,都会逢迎巴结,至少不敢与之争夺利益。可是宫琅已死,一个死了的国君之子没有半点用处,不受宠的裳妃恐怕也很难再给国君生一个儿子。就算裳妃能再生一个儿子,也不可能在它成年前参与君位的争夺了。

    明眼人都能看出裳妃和长昌氏家族失势,而且又得罪了仓煞和星煞,在国中只会越来越失势。长昌氏一族目前在国中的既有利益,也会成为其他势力的重点争夺与瓜分对象,一旦衰败速度便会很快。

    命煞问青黛是否收了长昌氏的好处,青黛却没什么不好意思的神色,很坦然的答道:“我确实收到了几件宝物,长昌氏也不是直接找到的我,而是先求到了外面办事的那些门人,前后送了不少东西。”

    说话间伴随着神念,将长昌氏送来的所有财物的清单,包括都有哪些人收了哪些东西,原原本本告诉了命煞。命煞淡淡一笑道:“既然他们哭着喊着要送上,那就收下吧,算是孟盈丘接受他们的赔罪,不再追究今日的非分之事。那些东西,一半归受赠者所有,一半交于宗门收存。”

    青黛点头称是,又问道:“长昌氏派来的人还在山中,该怎么回复他们呢?”

    命煞答道:“就一个字——滚!”

    神念中亦有另一番话:告诉他们,再敢因为这种事,踏进山门提出这种要求,就打断腿扔出去。这种人在国中骄横惯了,以为天下人都可以威逼或收买,将我孟盈丘宗门当成他们家想请就请的打手了吗?正因如此,宫琅才会有那种下场,他那种骄纵肆意的行止,可不是我教的!

    宫琅是我孟盈丘弟子,而且是很重要的弟子,因为他将来有可能成为一国之君。可是长昌氏却将他给教养废了,孟盈丘想迁怒还来不及呢!若是宫琅无故受人欺凌,就算是赤望丘弟子所为,我也会派人要个说法的。

    可他干的是什么事?无理寻仇、私取噬魂烟,并在集市前当众打出。这种事若是别人所为的,相室国非派军斩杀不可,而他还做得很丢人,当场就被人给宰了。不知情者恐怕还以为是孟盈丘擅让弟子拿着噬魂烟这种东西,到外面肆意荼毒呢。

    想当初长昌氏家族千求万恳,孟盈丘才答应收宫琅入山门。费心血教授他这些年、传了他一身神通法术,难道还成了欠他的?国君都没脸提的事,却认为我们孟盈丘该为他们长昌氏出头,怎么会有这种痴心妄想呢?

    至于孟盈丘会不会为弟子报仇,那是孟盈丘的宗门事务,与相室国无关,也与长昌氏无关。

    青黛点头道:“我明白了,自会命人训斥,将他们逐出山门,并派人转告相室国君。”

    命煞:“再派人去一趟赤望丘,转告这件事,无须隐瞒任何细节,反正他们也能查得出来。就说我孟盈丘弟子不成器,十分惭愧!”

    青黛又点头道:“我今日就办,立刻便派人去赤望丘。……可那位小先生的身份,倒是令我很好奇。他斩宫琅、化去噬魂烟只在眨眼间,真是星煞的弟子吗?若是这样,赤望丘恐怕又多了一位年轻的六境高手!”

    就连青黛这位孟盈丘长老,都远远高估了虎娃的实力,因为虎娃解决宫琅的场面实在太令人震憾了,谁又能想到他是自幼服食琅玕果和五色神莲这等不死神药长大的,而且形神中还拥有那么多神器。

    命煞却沉吟道:“恐怕并非如你想得这么夸张,此人可能身怀秘宝,有特殊的妙用恰好可以克制噬魂烟。噬魂烟这种东西本就是在战阵中使用的,而不是在斗法中对付高手的。……待会儿再说他吧,你还有什么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