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极品小农场 > 第三百七十五章 风雪狩猎中
    屋外雪花飞舞,寒风吹,屋内热气腾腾锅子,香味四溢肉汤,热闹非凡,争夺肉片挥舞小勺子和筷子两个粉嫩小娃娃,两个满脸红光的醉酒汉子,还有两个笑着看着四人妇女。

    两个锅子热汤水滚滚,一股股肉香里夹杂药香味,药膳,暖身锅底,没说的,美食和健康最伟大的结合。李汉又开了一瓶白酒,边上已经有两个空瓶子了,张秀英见着儿子还要喝,赶紧拦着。“好了,小汉,少喝点,多吃肉。”

    “没事,妈,来我们再喝点。”

    李汉有点醉了,张秀英想要夺掉李汉酒瓶,没想到嘟嘟竟然拦着。“奶奶,你让爸爸喝吧。”张秀英一愣,小嘟嘟最讨厌爸爸满身酒气,这会怎么突然不拦着了。

    李汉不知道怎么心里郁结的一股气,散了小半,对着嘟嘟笑了笑,拿了酒杯倒了杯酒递给嘟嘟。“乖,爸爸答应嘟嘟,下次再不喝醉了。”小嘟嘟嗯嗯接过小酒杯,抿了一口。

    惹着老妈对着李汉拍了一下。“嘟嘟,多大点,你让她喝酒,刘明你别陪着他胡闹,这孩子这两天不知道怎么的,尽瞎胡闹。”

    “阿姨,没关系,这大雪天没事,我想再喝点了。”张秀英这会还看不出儿子和平时不一样那才有问题呢。“你们这些孩子啊,大妹子,我们再去切点羊肉。”

    张秀英和许阿姨去厨房,嘟嘟抿了一口怂恿宝宝姐姐也喝一口。“宝宝姐姐,要大口,才好喝。”宝宝刚刚虽然见着,嘟嘟辣着吸溜嘴,可还是好奇喝了一口。“呸呸,嘟嘟骗人,好苦。”“嘻嘻。”

    嘟嘟得意咯咯笑,装着一小碗奶白肉汤咕噜咕噜喝掉。吐了吐小舌头。“好辣,好辣。”“哼。”宝宝比嘟嘟强多了,小家伙挺爱吃辣着,不像嘟嘟喜欢吃,可又怕辣的。

    刘明陪着李汉联喝了三杯,两人喝了不少,刘明拉拉椅子凑到李汉身边。“还要再喝吗?”“喝,这瓶喝完,咱们好好聊聊,晚上别回去了。”

    李汉说着又给刘明倒满。两人喝了三瓶,完全醉了,靠着沙发上。嘟嘟推走奶奶,小大人似得说留下来照顾爸爸,当然宝宝没跑掉,端着盆子接着让刘明叔叔和舅舅吐啊吐的。

    嘟嘟用小毛巾帮着爸爸擦掉嘴巴脏东西,递水漱口,吐了大半小时,整个吐无可吐了。嘟嘟都好累了。端着一碗黑乎乎药汤哄着李汉喝下。两个醉汉,折腾三四小时,两个小人伺候小人也累的靠着沙发边坐在地上睡着了。

    李汉醒来一点多了,刘明正泡茶呢。见着李汉来找水喝。“没想到这酒还真厉害。”“六十五度老白干,我这里还有两箱全送你了。”李汉接过刘明递给茶说道。

    “别,我还是装假洋鬼子喝点红酒得了,这玩意太够劲。身体受不住。”刘明端着杯子喝茶,边笑着指了指嘟嘟和宝宝。“可是让两个小家伙受大罪了,忙活好一阵子。累着睡着了,汉,我比你要大好几岁,可这些年没心思想找个女人结婚。老话说先立业再娶妻,我一直觉着认识挺对的,不过想想醉酒了,有个小可爱照顾真是件美事。”

    “那你还等什么,生个呗,不过想要像我家这样懂事小家伙你可没那个运气。”李汉虽然醉了,可发生事情还记得,嘴角带着一丝笑容。

    刘明靠着台子。“这可说不定,难道光光你有这个福气。”“呵呵。”李汉完全一副默认样子,刘明无语翻了个白眼,这家伙,倒是一点不觉的嘚瑟。

    “不说这个,今天怎么了,你可很少这样啊。”

    刘明对李汉性子还是挺了解,或多或少因为这和李汉成为朋友的。

    “想起点事,要不要听听。”

    李汉这会感觉舒服多了,一直憋着挺难受。

    “有故事啊,走,去沙发坐着说,我这人最爱听故事。”

    刘明笑呵呵端着茶壶,李汉来到沙发边把嘟嘟和宝宝抱起来放在沙发,盖好,来到壁炉边添加下柴火。嘟嘟和宝宝放在自己怀里,两个小家伙小嘴吧嗒吧嗒扭动一下身体。

    李汉边梳理嘟嘟头发边说。“头发又长了。”刘明一愣,无语翻了白眼。“说吧,今天这是怎么了?”“只是看到下雪想到点事,去年差不多这个时候,比这还要大的大雪连续下了好几天。”

    李汉当时刚刚买下农场,养了些鸡鸭,羊,本来几百亩小农场就够李汉忙,要知道大型机械没几件,靠租借,鸡鸭羊羔钱都是借着威力几家钱买的。当时不说山穷水尽吧,可也差不多,当时这些对于有着自己农场的李汉来说,都不算什么,满是兴奋的一身干劲,可一场大雪几乎直接把李汉打到谷底。

    种植地里小麦被跑下山的鹿群遭到够受,大雪压倒房屋,鸡鸭死伤大半,羊羔全没了,小楼出了问题。当时李汉,一股子热情被一场雪浇的透心凉。

    还不如三四年下来,总算靠着借着人情,贷款,总算有自己农场,自己小楼,可一场雪下来,全完了。李汉当时傻坐鸡棚,当时真的绝望,来着美国几年,没给家里打过几次电话,前几年黑户,别说回家了,露个头去机场都不敢,见着警察被老鼠见到猫躲着好快。别人或许没有查的意思,可是心里怕的。

    提心吊胆,几年下来,总算混了绿卡,总算有点钱回家,可这刚刚好点,又被打回原形。当时李汉心,绝望何种地步,没有知道。“兄弟,不容易,能撑过来好样的。”

    刘明听李汉说过,来着美国第一年经历,完全和野狗争食,被坑,被骗都是小事,没文化,没才,只能做苦力没说的。李汉能忍受,既然来了咬牙也的坚持,李汉听说牛仔工作淳朴,没多少心眼,当时脑子一热步行从东海岸来到西海岸,走着来到蒙大拿,一路受了不少恩惠,如今想想欠钱还钱,欠着恩情,却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还了。

    “当时,我绝望了,愣愣的看着压塌的鸡舍,当时你不知道我笑哭了。”李汉边说,边轻轻抚摸嘟嘟小脸,眼角水雾。“小时候在乡下,看不起山里人,觉着没文化,粗鄙,可当时却想起,小时候听山里人听到一句,想过好日子,比吃屎还难,是啊,想赚钱比吃屎还难。”

    李汉说着笑了,刘明有个沉闷时候,有过失败,体会这种感觉。“话粗理不粗。”“是啊,我觉着说的挺好,当时,我脑子只有这句话。”

    李汉笑了笑。

    刘明看着李汉样子,叹了口气。“汉,事情过去了,要不要我再陪你喝一杯。”“谢谢你了,不喝了,有机会我再请你。”李汉接着说道。“当时,我发疯扒开鸡舍,抓着就往嘴里塞,吃了一肚饱。”

    刘明手一哆嗦,比划大拇指。“牛,下次谁还敢说吃遍天下美食,我吐他一脸,没吃过屎算屁的美食家。”“哈哈哈,这么我算大美食家了。”

    李汉一乐,心里郁结的散了大半,有陪自己喝酒,愿意听自己说这些不能和父母说的二屁事的朋友,有乖巧女儿,还有屁的好郁结的。“这几天闹腾,不过还好,弄个小屋,算是送着两个小家伙礼物。”

    “我说,你怎么这么胡闹,现在舒服些了吧。”

    刘明倒了杯,咕噜咕噜喝下,李汉和刘明不知道,楼道拐角,张秀英捂着嘴,自己只看着儿子风光,却没见着儿子背后吃的苦头。李汉不想加了知道,自己出来,吃再多苦那是自找,自己是个男人,山倒肩扛,天塌手撑。

    刘明茶壶递给李汉。“谢谢,说着一堆没用了,走吧,上楼休息,不早了,明天还要去转一圈。”李汉抱起两个小家伙,刘明打了哈欠。“别说,还真困了。”

    李汉把嘟嘟和宝宝,送回房间,躺着床上,这几天因为下雪,心绪一直不平静,挖洞,铲雪,一天没事找点事做,本来忘掉,没想到又想起来了。

    李汉不知道自己祖宗,李唐先祖,杀兄杀弟,杀儿杀女是何种****,自己这点点心结都闹的吐了半天,还拉着人唠叨半夜。“现代人心里素质真差,自己算不孝子孙了。”

    李汉苦笑着,没多一会,屋里传来一阵平稳呼吸声,门外的张秀英见着儿子睡着了,擦了擦眼泪。张秀英本来想看看,儿子怎么样了,喝这么多酒,谁知道听到李汉说着心结。

    第一天李汉睡到八点多,少有这么迟起床,老妈送着嘟嘟和宝宝学习芭蕾舞去了。许阿姨见着李汉下楼,招呼李汉吃饭。“许阿姨,刘明怎么样了?”

    “刘先生,一早吃了早饭就回去,说还有些事,对了酒他说搬走了。”许阿姨米粥,小菜端过来。“谢谢,许阿姨,我自己来吧,今年米粥煮的真香。”

    “这是大姐,一早起来熬的。”

    李汉笑了笑,难怪老妈熬的粥,一肚子空空,粥喝了三大碗。“许阿姨,我出去,中午不一定回去,你告诉我妈一下。”李汉换了一身牛仔服,皮套裤穿上,扛着猎枪,骑着小红枣出了农场。

    杰姆说着发现三头野牛,可能在三号草场,李汉对于这些进入农场野东西,可没有好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