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择天记 > 第165章 一场新雨洗旧尘
清水从瓢中缓缓泻出,落入灰色的陶盆里,青叶被水流击打,不停弹动。

  浇完水后,教宗大人把木瓢扔回水池里,背着手向殿外走去,就像做了件极寻常的事情。

  陶盆里的土壤变得湿润起来,先前微萎的青叶回复如初,边缘不再卷曲,叶脉愈发清晰,一颗水珠如露珠般在水面轻轻滚动。

  多日前,教宗大人和主教大人在这里曾经有过一番谈话,当时主教大人说,成熟需要雨水滋润,有时候更需要压力,现在,那片青叶已经承受了太多的压力,或者正是需要雨水滋润的时候。

  洗尘楼在青叶世界里。

  陈长生的身体无比滚烫,脸色通红,衣服上的血水早已被蒸干。

  他的气息越来越强,同时,楼里的那股燥意也越来越浓。

  莫雨站在窗边,看着正在忍受着痛苦煎傲的少年,神情依旧漠然,袖中的双手却已经握在了一起。

  “能不能让他停下?”陈留王不易察觉地看了她一眼,然后问道。

  莫雨沉默不语。陈长生此时正处于初照的关键时刻,不要说他闭着眼睛,不知身外事,即便能与外界交流,他也无法停止体内星辉的燃烧,如果他可以做到,又何至于现在进入如此危险的局面?

  能够打断这个过程,把他从死亡边缘拯救回来的,只能是外界的力量,而且必须是非常强大、甚至必须是传奇级别的力量。

  在京都,只有两个人拥有这种力量,教宗大人以及圣后娘娘。

  问题在于,陈长生和国教学院正是忠于陈氏皇族的国教老人和那些旧派势力推出来挑战现有秩序的符号,圣后娘娘和教宗大人怎么可能出手?

  洗尘楼里的温度变得越来越高,楼外的蝉声越来越响亮,这是青叶世界做出的反应。

  陈长生终究还是低估了燃烧星辉的危险程度,因为他的身体情况与众不同,自天书降世以来,这片大陆便未曾出现过他这样的情况,哪怕三千道藏里也没有类似的记载,他真的有可能就此死去,或者被烧成一个傻子。

  谁能改变这一切?谁能让熄灭他体内无形的火,让青叶世界的温度降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碧蓝的天空里,忽然落下了一滴雨。

  然后,便是千滴雨,万滴雨,一场暴雨。

  哗哗哗哗!

  磅礴的大雨,自天而降,落在洗尘楼的黑檐下,落在黄沙上,也落在了陈长生的身上。

  除了雨声,什么声音都没有。

  人们望向天空,看着那道雨柱,震撼无语,充满敬畏。

  莫雨的眼中,忽然生出一抹悸意,还有些许惘然。

  没有云,却下了一场雨。

  这雨自然是从世界外来的。

  ……

  ……

  一位圣堂主教看着这场自天而降的雨,脸上的神情不停变化。

  作为国教六巨头之一,自然清楚这场雨来自何处。

  但作为教宗大人的亲信,他很不理解,为何会有这场雨。

  圣人为什么要出手帮助那个国教学院的少年?

  ……

  ……

  雨水能洗掉世界的尘埃,也能带走温度。

  雨水落在陈长生的身上,与他滚烫的肌肤接触,瞬间便蒸发成水汽,与此同时,他的体温也在急剧降低。

  洗尘楼里的温度,也正在急速下降,先前仿佛还是盛夏,酷暑难当,一场雨后,便到了深秋,寒意渐起。

  庄换羽忽然觉得有些冷。

  就在先前那刻,他听到了二楼传来的一声咳。

  他不知道是谁在咳,但知道,那个人在提醒自己,必须在这场秋雨结束之前,抢先出手。

  虽然不清楚陈长生的身上究竟在发生什么,但不要给任何意外发生的机会。

  但他没有动。

  因为这场秋雨太过磅礴,在黄沙上冲出道道沟壑,让他生出敬畏之心,不敢逾越。

  不过,那也无所谓。

  因为他是天道院的骄傲,他很骄傲。

  他本就是想证明给整个大陆和落落殿下看,陈长生不如自己,那么在陈长生最强的时候战胜他,是最好的事情。

  一场秋雨一场凉。

  楼内渐渐变得清冷起来。

  暴雨渐疏,变得淅淅沥沥。

  陈长生睁开了眼睛。

  他的眼睛很透亮,就像是雨珠,可以看清楚这个世界隐藏着的画面。

  身周飘着的黄沙已经落下,外溢的真元尽数敛入体内。

  再次初照,从而成功越境的他,此时正处于最巅峰的时刻。

  他举起手中的短剑。

  一道剑意如秋雨般笼罩整座洗尘楼,瞬间来到庄换羽的面前。

  钟山风雨剑第一式,起苍黄!

  ……

  ……

  庄换羽的脸色瞬间苍白。

  他没有想到,只过去如此短暂的一段时间,仿佛只是落了场暴雨,陈长生闭上眼睛,又睁开眼睛,他便变得如此之强!

  那道如秋雨般的剑意,凝练到了极点,所蕴藏的真元亦是强大到了极点。

  他心神微凛之下,竟没有做出应对,便处于了绝对的劣势。

  那道凝而未发的剑意,就像是将落未落的秋雨,离他的眉心,只有一尺不到的距离。

  滴答滴答,黑檐上的雨水缓缓落下,击打在地面上。

  黄沙已被雨水冲走,露出下面的青石板。

  雨水敲打着青石板,单调的声音,令场间的气氛异常紧张。

  陈长生没有继续出剑。

  他这一剑是破境后的第一剑,精神剑势正在巅峰状态,庄换羽一时失神,极有可能被一剑击败。

  但他没有。

  他等着庄换羽醒过神来。

  因为先前他坐照闭眼的时候,庄换羽给了他时间。

  无论是因为那场秋雨在黄沙间冲出的沟壑,让庄换羽不敢上前,还是因为骄傲,总之,他给了陈长生机会。

  所以,现在陈长生要把这个机会还给他。

  洗尘楼里一片安静。

  “少年的战斗,果然不一样。”

  二楼有人感慨说道。

  如果是成年人,在大朝试这样重要的比试中,绝对不会给自己的对手任何机会。

  只有年轻人,才会这样做。

  可能是因为他们经历的事情比较少,身上没有染太多尘埃,又或者是因为这场秋雨洗去了他们身上的尘埃,总之,和成年人相比,他们依然相信公平这种事情,也许这很天真幼稚,但也代表着某种朝气和自信。

  “现在,你打不过我了。”

  陈长生看着庄换羽说道:“认输吧。”

  ……

  ……

  (今天就到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