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三国重生马孟起 > 第一二〇章 兖州军战高句丽(续)
    两人和公孙康说话,真就是从来都不称呼什么属下之类的,虽说他们之间的关系,那还不至于说真就平等,毕竟公孙康是公孙度之子,唯一的继承人,但是孙平他们也没觉得自己就比不上公孙康了。所以说他们更多的,其实还只是合作关系,哪怕公孙康是老大一级的人物,这个一点儿没错,但是他们却不是说那么认可。你可以说公孙康是辽东军士卒的老大,可却

    不是他们的老大,因为他们老大,还是如今躺在床上的公孙度,却不是他公孙康,这个才是没有一点儿改变的。而孙平杨易他们既然是都如此说,自然是有他们两个的原因了。别看这个时候辽东军探马都不敢出城,而且他们也确实是不知道石全已经带着高句丽的人马来了。

    其实说起来这个也是石全他故意如此的,他虽说是想着自己家人,这都不假,但是他带着援军来襄平,却是没给襄平城回报一点儿消息,显然,他就是故意如此。就是因为他对公孙康他们三人有意见,这意见还大了去了。他认为自己在前线是拼死拼活的,是,自己贪生怕

    死不假,可真正能有几个就做得到视死如归的。所以自己也可以说算是尽力了,至于说请求人家高句丽的援军,这自己不到万不得已,能那么做吗?话说己方可还没到那穷途末路的时候呢吧,所以自己的意思,就是带着残兵回到襄平,然后好好守城,这大家算是皆大欢喜了。哪怕你公孙康对自己有意见,但你可以在襄平说啊,你就让自己去趟高句丽,走一圈,

    哪怕自己就真是拉下这张老脸,也是求着让朴克出兵帮忙,这事儿又不是说什么不可以的。可你们倒好,直接就用自己家人来威胁自己,那意思自己要不去高句丽搬兵,你们就要动自己家人了。所以说这个事儿,石全真是一点儿都不能接受,虽然他很清楚,自己这些年来,

    确实和三人没什么深厚的关系,无非就是利益使然而已。但是却不得不说什么呢,自己可从来就没得罪过三人一点儿,这点是一点儿都没错。公孙康作为公孙度最器重的儿子,石全可能去得罪其人吗?并且公孙康那个性格,石全还能不知道,说他是睚眦必报,其实都并不

    为过,因此像石全这样儿胆儿小的人,他敢去得罪公孙康?借他十个胆儿,估计也不敢,没办法,性格使然,他就这样儿了。至于说孙平杨易,更是如此,因为石全他很清楚,自己和两人都没什么关系,反而倒是他们两个,比自己走得近多了。那么可想而知,自己得罪一个,那肯定是两个人一起对付自己,所以石全可以说真是比较老实,因此可能就被认为是好

    欺负类型的了。可事实呢,其实真不是这样儿。石全真就那么好欺负吗,当然不是。如今他一声不吭,那是因为实在没办法,谁让自己家人被公孙康他们所制,自己还能做什么?就只能是公孙康他们让自己如何,自己就得如何。所以说如今的石全是没有办法,不过在高句

    丽人马来到了襄平,已经到了的这个事儿上,他觉得自己倒是可以不告诉公孙康他们,反正他们早晚要知道。到时候就算是责问起来,自己也是有其他说辞,都没什么问题。说起来石全就很清楚,他就知道,公孙康他们如今最为在意的,绝对不是说自己对这个事儿上不告诉他们,这个不重要,真的。而是自己能不能带来援军,所以自己带来了援军,那么这个他

    们到来而不上报的事儿,可以说已经是很小很小了,就是这样儿。再说了,自己有很多的说辞,因此并非就没有办法搪塞过去。然后自己还要想办法让家人别被公孙康所制,这个才是最重要的,所以还真是“任重而道远”啊。此时还在城头的公孙康则是对孙平和杨易两人说道:“二位是言之有理,其实我亦是如此想法,应该就是他石全带援军来了!不过他倒是

    没让人来禀报,这个石全……”孙平和杨易听后,则是对公孙康微微一笑,不过他们却没多说什么。说起来两人都清楚,心说你都把人家的家人给软禁起来了,拿来威胁对方,石全他要是一点儿气儿都没有的话,那可真是奇了怪了。虽说这个事儿和自己两人不是没关系,

    但是罪魁祸首,那还不是你公孙康?要说孙平杨易他们倒是把自己给摘得很清,说起来石全不管罪魁祸首是谁,反正这个事儿,他很清楚,要是没孙平杨易他们两个的支持,公孙康一个人,他真就能那么做?毕竟孙平杨易他们,也并非真就是他们自己一个人,所以这里面

    有很多事儿呢。但是这个就是那乌鸦落到了猪身上,总是看到了别人黑,就是看不到自己更黑啊。要说孙平和杨易他们是什么好人,那真是,一点儿都不挨边儿啊。就算是石全,其实都比他们要强点儿,所以他们心里此时都腹诽着公孙康,其实这个时候公孙康心里也都是鄙视着他们,也算是彼此彼此了。而公孙康最后是吩咐了城头士卒几句后,他和杨易就下城

    了。本来之前应该也是孙平值守,但是他却觉得晚上应该没什么事儿,所以就去休息了,然后让士卒有什么事儿告诉他就好。结果兖州军还是有了动静,并且还不小,他最后没办法,就得赶紧赶了过来。而公孙康对此都清楚,可他却什么都不能说,别说孙平不算是他直系手

    下,就真是他属下,他这个时候都不好说太多啊。毕竟他没他父亲那两下,哪怕公孙度本事有限,这个是,但在用人上,绝对是比他儿子强不少。至少公孙度不要万不得已,他就绝对不会用石全的家人去威胁他,因为这样儿的事儿在公孙度看来,那绝对是下下策,实在是

    没有其他的办法了,才能去用。结果到了他儿子这儿,却变成了上策,至少公孙康这个时候还认为自己做得挺对,至少看看如今石全还不是乖乖带兵来了。要是公孙度知道了的话,如今就算是他没卧病在床,估计都得是让他给气死了。实在是他不会用人,不过好在公孙度不知道。说起来三国时期,公孙度一家在辽东这儿,几十年都能屹立不倒,要说公孙度他没

    点儿本事,可能吗?不过就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啊,要说公孙康其人,他在有些方面上,确实,绝对是要超过他父亲公孙度的,这点真正熟悉他们的人,都承认,公孙康他算是青出于蓝了。但是就在这用人上面,他绝对是不能和他父亲相比,眼光也不如公孙度,所以如今的

    公孙康,他带着辽东军走向了不归路,也确实是不能回头了。公孙康和杨易下去,城头就剩下可孙平他老哥儿一个,在城头喝西北风,没办法,这如今兖州军的情况,还真是不得不防。是,他们还真是不会来攻城,但是要说己方不小心,那也肯定是不行啊。万一曹操发疯,

    这等他们撤退回来的时候,再来进攻一下襄平,那可真是有意思了。所以孙平在城头喝西北

    风,他也认了。这都要到冬天了,所以还真是,辽东这边儿是刮着西北风。说起来很多时候孙平也真是不想这样儿,可他都是无奈啊。没办法,所以既然是选择了这么一条路,那么怎么说,自己都得走下去。除非是辽东军这条船,真就是要翻了,那么自己也确实,没有再在这儿的必要了。总不可能说自己给他公孙康尽忠什么的,就是辽东军也不值得自己如此啊,

    那都是笑话,玩笑了。此时的高句丽人马还在扎营,结果他们的探马前来禀报,“禀将军,兖州军大队人马已经向我军进发!”朴克他们一听,他直接说道:“弟兄们,准备迎敌!”既然来都来了,那么可以说兖州军的反应,其实还都在朴克他们的所料之中的。如果说曹操出

    兵的几率,那就比不出兵的几率要大,所以他觉得很正常。但是如今己方连营盘都没有布置下来,确实,对于军心来说,是很不利。但是有什么办法呢,除非是距离兖州军几十里,上百里,那样儿的话,兖州军估计就不会来攻,可那却绝对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所以此时

    此刻,朴克已经让全军所有人马,都开始准备,迎击敌人!结果在兖州军到来的时候,高句丽的人马早就没再去扎营,而就是等着他们呢。至于说石全,他这个时候只能是跟在朴克身边儿,毕竟高句丽人马不是他们辽东军,所以能有几个拼死保护他这么个异族人的?当然了,朴克都知道自己这个恩人的性格,还有本事,所以是让亲卫是严密保护石全,别让他受

    伤了。毕竟石全怎么说都是朴克的恩人,所以这个就不得不说,朴克怎么都得让其人不受到兖州军的伤害,要不然的话,自己还没报完恩,这恩人再出了三长两短,只能是让人笑话自己啊。说起来朴克这个人,确实是非常好面子的一个,所以他绝对不允许别人那么看待自

    己就是了。因此他都给亲卫下了死命,就像保护自己那样儿,护着石全就好。只要石全有一点儿伤,那么所有人保护他的亲卫都军法从事,而他们的家人,全都发配!要说朴克如此,确实是有力度,至少保护朴克的那几十人,真都是不敢怠慢啊。毕竟这爷要是出了什么问题,

    这自己有事儿是小,关键是家人都得跟着吃挂落。而对此,没人觉得是假的,毕竟朴克这些年的力度,他们都见识过,毕竟是其人的亲卫,所以真是,很多事儿,都清楚。朴克只要这么说,他就一定会这么去做,就这么简单。毕竟其人是高句丽的大将,所以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并且还是要逐一实现,就是这样儿。如果说其人连这点儿力度

    都没有的话,他还怎么当这么高的官。所以确实,没什么问题,而石全知道这个事儿,因此,他是朴克还是有感激的。别管高句丽的人,石全怎么去厌恶,那是一方面,但是别人帮了自己,自己要是没点儿感激之情,那还能做人吗?所以一码归一码,厌恶是一方面,但是

    同样儿,石全对朴克,确实也有点儿感激,这个没错。不过怎么说呢,感激也改变不了其人对高句丽人的厌恶,这个也是半点儿都没错的。毕竟有些东西,还真是,不可能相提并论啊,那是一回事儿,这个自然就是另一回事儿了,不能混为一谈。对石全来说,他自己要是

    有本事,一定要灭了高句丽。但是对于朴克帮助自己,那么自己也只能是用其他方法去报答一下其人了,也就是这样儿。不过他也清楚,就是因为自己之前对朴克其人有恩,所以他也是投桃报李,这么来报答自己,毕竟怎么说,他都不可能让恩人出了什么意外啊,那不是开玩笑吗,谁能那么干?反正朴克肯定是不行,就是石全也不会那样儿,别人的话,谁知道

    了。此时两军已经是短兵相接,反正虽说不是什么仇敌,可来这儿,两军都是为了什么?兖州军就是来对付高句丽的,趁着他们扎营,来这么一次夜战,曹操是要给他们一个深刻难忘的教训。至于说高句丽,他们自然是来援助辽东军,所以怎么说,早晚都是要对上兖州军,

    所以如今一战,无非就是提前了而已,对,就是如此。但是真正交上手了,高句丽的人马就发现了,这兖州军能在大汉成名,确实不是吹出来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