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三国重生马孟起 > 第八一九章 函谷兵败返长安(续)
    这明眼人,都知道吴懿他们几个是败退,可不知道的,没准还以为他立什么功了呢。不过跟着陆逊过来的人,不管是凉州军将领也好,是普通的士卒也罢,却是没有一个不知道,不清楚,不明白的,这吴懿、黄权还有马汉他们三个,是丢了函谷关。是,这个别说是他们几个了,就算是自己上去守关,也未必比他们强多少,因此,没人会去笑话几人,要说自己还

    不如他们呢。只是这丢了这么个雄关,终究是对己方不怎么好,反正得势的肯定是人家兖州军,而不是己方。陆逊对着吴懿三人说道:“三位,此处不是讲话之所,咱们入城再叙,请!”说着,就给三人请进了长安。作为自己主公留守在长安,乃至于整个司隶的主话人,陆逊自然是有着自己的威仪,他不可能直接就在长安城东门外说什么就是了,有什么话,进

    了城,在府中再多说不迟。吴懿几人自然也没矫情,对他们来说,也确实是挺累,不过还没到那体力不支的时候。毕竟他们虽说逃跑,可兖州军就只是追击了一会儿,实在是没几个——

    追上的,所以他们就放弃了。而且他们也算是看出来了,这凉州军的逃跑速度,绝对不比那个刘大耳朵慢。他们和刘备是打交道许久,说起来。他们认为刘备的逃跑本事,当世属于一流的。甚至有兖州军的士卒给他送了个绰号,叫做“长腿皇叔”。那意思这跑得太快了,谁也追不上啊。对此,兖州军的士卒,绝对是深有体会,最有发言权的了。而如今他们看到

    了凉州军的逃走速度后,也是挺佩服的,看来不单单是刘备还有他手下士卒,这凉州军也不弱啊。所以基本上所有兖州军士卒还有乐进几个将领,再追击凉州军未果的情况下。他们就回去了。当然,兖州军士卒确实是没多少追上凉州军士卒的,不过乐进他们几个将领倒是碰到了不少,怎么说他们都是骑马的,难道还能没跑得快?不过他们为了追赶吴懿他们,只

    是把挡路的士卒给咔嚓了,至于说躲开来,躲远的,他们自然是没下下手。因为没那个时间。不过即便如此,最后他们也没能追得上吴懿三人,至于说彭羕,更是连个于影儿都没见——

    到。这也不得不说。这小子跑得更快,或者说对于逃跑的事儿,他是比较擅长。要不然连吴懿他们还有迹可循,可这小子连个人影儿都没了。长安。此时吴懿三人跟着陆逊他们进了长安,而陆逊最后说道:“子远。公衡,马汉将军,这你们所带的人马,先暂时驻扎在城外,等一会儿,自然有人安排好!”他这时候自然是没空儿处理这个,当然他已经吩咐了其他人,

    让他们马上去安排城外的己方士卒,怎么也不可能让他们驻扎在城外,最后都是要进到长安城内的。吴懿他们三人也没什么担心,都知道陆逊的本事,而且城外的人马又不是其他敌军的,是己方的人马,因此,他们没多想其他。吴懿一笑,“多谢伯言先生,麻烦先生了!”

    陆逊是笑着摆了摆手,别看其人年纪不是那么大,可在凉州军的地位不低,毕竟是少主之师,而且本事也不小,以德服人,因此,他也是受到不少将领的敬重。说着,众人已经进了长安城,去了平时处理政务军务的府邸。当然这他们肯定不会去马超住所骠骑将军府,那住——

    的地方肯定不能去那儿,毕竟那地儿是主公家眷所在,除非自己主公或者主母亲自召谁谁谁去,要不然的话,没有人会在那儿商讨什么的。而平常处理事务的地方,也算是骠骑将军府的一个办公的处所了,毕竟骠骑将军能开府了,而陆逊现在就是骠骑将军府的长史,显然,这个职位,非亲近之人,非有真本事的,不能胜任,所以从这儿就看得出来一些问题了。

    因此,陆逊不单单是马超之子,也是凉州军少主马焕的老师,更是骠骑将军府的长史,就单以官职来说,可以说在凉州军中,很多人都比陆逊官职要大,甚至有人还大得多。不过就以亲近程度,这将军府的长史、司马这样儿的人,绝对是将军身边儿最为重要的几个人物之一,而陆逊正是这其中的一个。而以他的资历来说,就是因为其人本事,还有之前在南蛮立

    过大功,这让马超是破格提拔他当这个长史,不可能所有人都没有意见,但是用自己主公的话来说,如今就是唯才是举,你要是有本事,也多立功,那么如此还何愁官职不升迁呢——

    众人来到了府中,在会客厅中,是找了自己座位坐下,陆逊是让吴懿三人请坐。虽说他是马超留守在长安甚至整个司隶的主话人,但是在面对着吴懿他们几个益州系元老的时候,陆逊还是很客气的。毕竟他也被人给划拨到了益州一系,虽说是,陆逊不在意这样儿的派系,不过自己不管是承认也好,不承认也罢,别人都是这么认为的,你就算不是。那也是了。所

    以,对于吴懿几人。陆逊确实是比较客气,当然了。对待自己的同僚,他都是如此。而陆逊也挺佩服几人的,吴懿黄权马汉,能在兖州军有着乐进夏侯兄弟带兵的情况下,还能坚守那么多时日,确实是不易。哪怕他并没有见过乐进还有夏侯兄弟他们,可“人的名儿,树的影儿”,对于几人。他自然是早就有所耳闻,这都是兖州军的大将,深得曹孟德其人的器重。

    所以陆逊也知道不少情报,毕竟他可是骠骑将军府的长史,要是连这些都不知道的话,那么这个长史当得也太不合格了吧。因此,哪怕他加入凉州军的时日并不算太久,可知道的东——

    西那确实是不少了。当然凉州军众将,他们知道的并不比陆逊知道的少。毕竟他们都和兖州军打交道多久了,说起来最短的也有几年多了吧。所以就算在不了解,可打交道多了,那还有什么不知道的。此时在会客厅内。众人都坐下后,陆逊自然是第一个开了口,直接就向吴懿问了战事的情况。他自然不会说,这函谷关怎么丢的。那也太没水平了,不过就是问战

    事的情况。可是谁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呢?战事情况,那就是己方为何败了,他们只知道个大概,说什么兖州军早混进函谷关内了,这事儿他们没有一个人相信的,毕竟这要真是如此的话,曹孟德他们还用消耗这么多时日和己方鏖战?他们是进了函谷关不假,可绝对不像雒阳那样儿,兖州军的人马早就潜伏进其中,真要是那样儿的话,函谷关确实早该破了,而不

    是等到如今,不是吗。吴懿对陆逊和众人,自然是没有什么隐瞒,就把自己所知道的,都对他们讲了。说起来,他确实是并不清楚所有的事儿,可是兖州军确确实实是从西门进来的,这点他和黄权还有马汉都没有怀疑过,因为事实就是如此。不过他们到底是如何绕到函谷关——

    西门儿的,这个倒是谁也不知道了。黄权怀疑是兖州军发现了其他的路,要不怎么解释这个问题?所以在回长安的路途中,吴懿还有黄权和马汉他们三人是仔细想了一下,这函谷关到底是怎么丢的。结果最后黄权这么一说,吴懿和马汉两人都同意他的这个说法,因为只有这个才能解释通了,其他的,还不至于。而三人除了讨论函谷关战事之外,还有彭羕的去向,

    他们三个是谁都没看到彭羕,不是说他们没去找,实在是他们中黄权特意到了府邸看了一眼,不过那时候彭羕已经跑了,所以三人也没办法,显然,他不是和三人一起的。但是三人倒是还不是那么担心,至少他当初没在函谷关,那么就说明彭羕这小子早就跑了,所以以他那头脑,兖州军士卒肯定是追不着他就是了。而三人以为彭羕早到长安了,结果今日这么一

    看,不是这么回事儿,所以这时候三人倒是有点儿担心了,不过一想,也许是因为什么耽误了?不知道,实在不行,只能是告诉陆逊了,让他帮忙找找,毕竟彭羕也是己方的一员,——

    而且自己主公好像也挺看重这小子的,要不然的话,他这年纪才刚二十,就能让他跑到函谷关这儿来?所以真是,这就说明问题了,如果马超不看重他,他肯定什么都不会管,他彭羕爱如何如何,不过马超亲自让彭羕先跟着郭嘉,然后再让他跑到函谷关,这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自己主公是什么意思。说实话,就是锻炼锻炼他,所以要是不看重其人,可能如此

    吗?而如今彭羕失踪了,这也让三人心里打鼓,想着什么时候告诉陆逊一声,这事儿肯定是早说早好。要是没什么事儿,那自然是什么都好,皆大欢喜。要是真出了什么意外,这己方也好早做准备不是,所以最后吴懿说到了自己和黄权、马汉他们撤退,不过也提到了彭羕,他对陆逊说着,“公衡前去府中看过,永年却是没在,如今亦不知人在何处?”陆逊听了吴

    懿所讲,包括最后说彭羕失踪,他也是微微点头,其他的他倒是没先说,只是对吴懿,也同样儿是对黄权两人说道:“永年之事,三位不必担心,我这儿就派人前去寻找。估计他应——

    是有事耽误了!”毕竟司隶大部分还是己方的地盘,而彭羕八成是和吴懿他们一样儿,要来长安,他不可能往雒阳那方向跑吧,所以陆逊清楚,基本是不会有什么意外的。不过彭羕对司隶的路不是那么特别熟,或者是因为什么耽误了,这都不是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事儿。

    听陆逊这么一说,吴懿他们三人算是放心多了。他赶紧说道:“多谢先生,我代永年谢先生!”别看陆逊年纪没吴懿他们大,还很年轻,不过说起来依旧是要叫先生,这个肯定没错。

    而陆逊听吴懿说后,他是连连摆手,“子远不必如此,这都是分内之事,永年丢不了,丢不了!”说完,几人都是相视一笑,说实话彭羕那么大人了,不可能在己方的地盘上走丢啊。虽说他是对司隶的路不是那么特别了解,可他也不是第一日来这儿了,就算是从函谷关到长安,他也是走过几遍,所以……

    然后陆逊这才和几人说上了函谷关的战事,这一聊就是在座的所有人都参与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