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三国重生马孟起 > 第八一三章 谋取临沅赚蔡霍(续)
    霍峻是拿着文聘射向城头的箭矢直接下去了,他当然是要去见蔡瑁。不过他却还不知道,蔡瑁此时也正是准备再一次去找他。

    他是又从眼线那儿得知,霍峻今日的种种。不光是文聘在城下和他的对话,还有周仓和裴元绍,两人刚进攻临沅城,结果刘备军一方便鸣金收兵了。所以蔡瑁是不得不怀疑,这到底是不是真有什么事儿。

    本来蔡瑁确实是觉得这是刘备之计,但是他越想越觉得不是,他如今是特别渴望,渴望自己手下也出来了谋士军师什么的。但是渴望没用,是真可惜啊,自己手下哪有这样儿的人啊,反正临沅城内是没有就是了。所以蔡瑁知道,这都得靠自己才行。

    结果就在他要动身的时候,就又听士卒来报,说文聘射向了城头一支箭,上面有刘玄德的亲笔书信。蔡瑁可知道,自己是必须要赶紧去见霍峻了。刘备的亲笔书信?这还了得,那分明就是刘备的亲笔劝降书啊,他知道,自己不出马肯定是不行了,万一这霍峻真是投靠了刘备,那么可真是要完啊——

    就连蔡瑁他自己也没多想,如今他自己如此想法,那不正是说明了,霍峻还没投靠刘备的吗,而之前的那些都是刘备之计。只是他却是没多想,也就没在意这个。不得不说,蔡瑁这人,本事没多大,你确实是不能指望着他太多。

    所以蔡瑁是直接出了太守府,来找霍峻。结果在半路上正好是碰到了来太守府要找他的霍峻。

    两人遇到后,蔡瑁是赶紧说道,“霍将军这是要?”

    霍峻按着箭矢,递给给蔡瑁,“这,回蔡将军,这是敌将射向城头的箭矢,说是刘玄德的亲笔书信,在下没看,还请蔡将军一观!”

    蔡瑁心说。好,如此来看的话,你霍峻霍仲邈,好像又不是被刘玄德所收买了啊。

    蔡瑁是接过了箭矢,但是他却没打开。而是说道:“好,仲邈有心了。快。随我入府一叙!”

    虽然霍峻的举动确实是打消了蔡瑁不少的疑心。但是却也不得不说,蔡瑁的怀疑是不可能就因为这么一件事儿而就一下都没有的。不过从称呼的改变上来看,此时此刻的蔡瑁,对霍峻的所作所为,确实还是比较满意,这个却是没错——

    霍峻实在是没有办法。蔡瑁让你去,你还能不去吗。不过看蔡瑁其人的语气,还有对自己的态度,尤其是称呼都变了。霍峻此时心说,自己这一步就算是走对了。虽然蔡瑁其人不会打消对自己的所有疑虑,但是却也打消了一些,这就足够了。

    所以他只好说道;“如此,‘恭敬不如从命’了!”

    蔡瑁闻言一笑,“不错,仲邈正该如此,就该如此啊!”

    说着,便拉着他的手,向太守府行去。蔡瑁打消了一些疑虑是没错,但是他对霍峻当然还有怀疑,所以他当然不会就这么放过他的。在蔡瑁看来,只要今日能证明他霍峻霍仲邈没有通敌,那么比什么都好。可要是万一……

    蔡瑁看来,霍峻的本事,不过就是在守城上。所以其他方面,只要他让自己发现了,那么呵呵,对不起了,自己有不少的办法,能让你霍峻对自己是构不成什么威胁——

    蔡瑁是拉着霍峻来到了太守府的会客厅,到了地方后,他则笑道:“仲邈,快,坐!”

    霍峻是心里鄙视,要说这个蔡瑁,昨日对自己还是那个态度,自己连坐都没坐下过。可今日呢,却是另一种态度,而为何如此,他当然是清楚了,这真可谓是天壤之别啊。

    “多谢蔡将军!”

    蔡瑁闻言是哈哈大笑,“仲邈不必如此客气,不必如此!”

    霍峻笑了笑,没对此再多说,只听他此时问道:“不知将军今日找在下前来,是为了?”

    蔡瑁闻言,则是笑道:“无他,只是想问问仲邈,今日的战事如何?”

    对于蔡瑁所问,霍峻也没觉得有什么,这些都算是在他所料之中的。

    就听霍峻说道,“今日一战,敌军……,在下认为此时,却是颇为不正常!”

    蔡瑁一听,他知道,霍峻却是没隐瞒他什么。只是他也觉得刘备一方进攻是颇为不正常了?但是刘备一方却是为何要如此?

    蔡瑁是特别相信一句话,那就是“事出反常必有妖”,如今已经都反常两日了,要说这里面没什么事儿,那是打死自己,自己都不相信啊。而这一切的矛头,都是指向了霍峻其人。可自己确实是分不清,这到底是刘玄德之计,还是说霍峻是真有问题——

    蔡瑁这时候则说道:“仲邈,看来你亦是觉得此事有些蹊跷,其实我亦是觉得如此。不过不管刘玄德是何意,这,对了,这不有其人的一封书信吗,不如咱们先拆开看看,看看其人到底是都说了什么!”

    对霍峻来说,这刘备的亲笔书信都已经交给你蔡瑁了,那么你蔡瑁说什么时候看,或者看还是不看,那都是你说得算了,和我有什么关系。但是这话他却一点儿都不能说,只好说道;“不错,蔡将军所言甚是,不如就看看他刘玄德都写了什么!”

    蔡瑁对刘备的亲笔书信,最多也只有那么一丁点儿的兴趣罢了,但是他为何非要拆开,然后还准备让霍峻看看,其实他就是在试探霍峻而已。不过说实话,他到了如今,也还没看到霍峻露出什么破绽出来,所以蔡瑁在心里给霍峻下了两个结论,第一,那就是霍峻确实是被冤枉的,他和刘备一方是什么关系都没有,而都是刘备之计。

    至于第二,那就是霍峻一直都在自己面前装傻充累,意图骗过自己,可真要如此的话,那他也确实是骗过了自己,因为自己真是没发现什么不太对劲儿的地方啊——

    此时的蔡瑁是越想越不对,不过他也不知道,这个不对具体是在什么地方,他就总认为,什么地方是被自己给忽略了,不过一时半会儿却是想不出来了。

    而这时候他已经是把刘备的亲笔书信从箭矢上取下,然后展开这么一看,第一眼看过后,他就惊讶了一下,然后他是双目圆睁,右手是对着桌案,狠狠拍了一下。

    霍峻一看,心说是出了什么事儿了?让蔡瑁是如此作态,而他也是看向了蔡瑁,结果只见蔡瑁此时是双眼等着他,看样儿都要往外喷火啊。结果给霍峻整得是什么都不知道,他此时则问道:“不,不知蔡将军,这是何意?”

    蔡瑁闻言是冷笑了几声,“霍峻!霍仲邈!你真是好样儿的啊,你来看这是什么?”

    说着,把那刘备的亲笔书信,直接就扔给了霍峻,蔡瑁那意思就是,你自己好好看看吧,你看完也就都明白了,还有我多说吗,如今这可是事实摆在眼前啊,你霍峻还敢抵赖不承认?——

    结果霍峻把刘备的亲笔书信给捡了起来,他拿在手中这么一看,他也是有些惊讶,然后马上就反应过来了,只听他说道:“这,这,蔡将军,在下可是不知,这是怎么回事儿?”

    霍峻确实是不得不惊讶,因为文聘之前说得清楚,是刘备的亲笔书信,结果这哪是什么亲笔书信啊,分明就是空白的。别说是字了,是什么都没有啊。霍峻自然是一下就反应过来了,蔡瑁已经是怀疑自己了,之前好不容易打消了的一些,这回估计又得增加了,比之之前还要多啊。他心说,自己可真倒霉,这,就是刘玄德之计啊!

    还没等霍峻再解释什么呢,蔡瑁闻言则是冷笑道,“霍仲邈,你就别装了,如今事实俱在,你还有何话说?莫非刘玄德的亲笔书信就是空白的不成,你当我是三岁小儿乎?”

    霍峻一听,他心说,你蔡瑁真是白活了,这根本就不是我霍峻当你是三岁小儿,而是刘备,是刘备他们,他们才当你蔡瑁是三岁小儿。可惜啊,你中了人家的计还不知道呢,真是可悲可叹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