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三国重生马孟起 > 第五一二章 宴毕马杜论英雄
    确实,不想还真是不知道,一想,原来自己还有这么个大优势,所以马超这时候他信心更是十足了。毕竟能把杜畿这个人才给收拢到自己的帐下,那么自己的实力就又增加了不是,要不自己何必还特意跑到他府上来说服他加入到自己帐下呢,其实就是这样。所谓是“无利不起早”,正常人哪个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打算的呢。

    杜畿此时则对马超说道:“孟起也不准备把其他几位给介绍一下?”

    马超笑着一拍自己额头,连忙说道:“小弟这倒是真忘了,恕罪恕罪啊!”

    杜畿一笑,心说自己这白身敢说你什么吗,“无妨,无妨。”

    于是马超便把严颜他们三人都和杜畿彼此做了个介绍,几人是相互见礼。杜畿他是司隶京兆的杜陵人,所以对益州的人才确实也是不怎么熟。而严颜他们几人可还没能到名闻天下的地步,所以杜畿之前不知道也属正常。就像是严颜他们几人之前也是不知道杜畿这个人一样,都算是彼此彼此了吧。如果说马超这时候介绍的人是崔安、张飞这样非常出名的,那么杜畿早就该对几人说是久仰大名,如雷贯耳了。

    而这时候他却也只能对几人说幸会幸会的,确实,杜畿他自然也是明白人,所以当然知道既然凉州牧马孟起能带着他们这几人来到了自己的府上,那么几人必然都不会是泛泛之辈,而且绝对是具有代表意义的几个人物。可不就是如此嘛,他所想的还真就是没有错。

    接下来几人又闲聊了几句之后,时间就已经到了晚上了,毕竟马超他们到杜陵的时候其实都已经是下午了,所以这时候正好是到了晚上。正是饭口,杜畿他作为东道主,自然是设宴款待马超一行四人。而华夏人嘛,在酒桌酒宴上,能彼此增进关系,也能谈妥很多东西,还能,反正作用是多了去了。

    而这次杜畿设宴款待马超他们四人,马超自然也不可能放过这次说服杜畿的机会。所以觥筹交串间,彼此也确实是相谈甚欢。

    聊着聊着。马超突然他是把话锋一转,直接便对杜畿说道:“伯侯兄,如今咱们是相谈甚欢,可却不知今后还有无此把酒言欢的机会?”

    马超见自己的感情牌打得已经是差不多了,所以他自然是开始了正题。毕竟今儿是来杜陵到杜府干什么来了,他可是一直都没忘了。如果此目的不能达成。那自己不就是白来了这么一趟吗。这可是自己亲自过来的啊。哪怕自己不是个合格的说客吧,但是多多少少自己也算是带着不少诚意来的不是,所以这次只许成功,却不能失败啊。

    杜畿他是个聪明人,更是个明白人,所以自然都知道马超的具体所指。知道他的意思。

    所以此时他则说道:“孟起这话倒是想得远了,所谓是‘今朝有酒今朝醉’。而明日却不知道如何,但是今晚我们确实能把酒言欢,这个最为重要。难道孟起不觉得如此吗?”

    马超心说,你杜伯侯倒还真是很狡猾啊,既没有从正面更是没从侧面回答自己的问题,看来自己还得是再加把劲儿才行。不过马超他也算是比较乐观了,因为他看来,杜畿既然是没有明确表示出直接拒绝,那么这个其实就是好现象,难道不是吗。

    所以他对此也是一笑,“不错,伯侯兄所言却是不错,来,干了!”

    “请!”

    两人这是再一次喝上了,毕竟这时候确实是很难得很难得,如果说今后他杜畿杜伯侯真就在马超帐下效力了,那么还能像今日这般,如此表现,没有什么太多的忌惮,估计是没有可能再如此了。

    毕竟这时候两人的关系还是故人,是朋友之间的关系,所以是以这样的关系在一起把酒言欢的。哪怕两人此时的身份相差还是不小的,但是说实话,在马超他们几人的刻意影响下,杜畿已经早就慢慢放开了,所以彼此确实真都是谈得很不错。当然了,马超其实也同样是慢慢如此了。

    可一旦杜畿今后拜马超当主公了,那么以后他就是马超的属下,所以再像今日这样儿,彼此在一起饮宴可能倒会是经常的,但是再像今日这么放开,估计就没有了吧。所以这个时候,也确实是殊为难得,难得得很啊。

    马超能不知道这些吗,所以暂时还是饮宴吧,如此也好。在酒席前其他的都不谈了,就说吃喝,就说趣事儿,什么他娘的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都通通见鬼去吧。所以马超对此不再多言,而杜畿在心里是颇为赞赏马超。确实,有些时候却是不能着急,慢慢来也不是不可以。该着急的时候要着急,但是不用急的时候倒还是不要操之过急为好。

    对于杜畿他本人来说,马超自然是他所考虑的主公当中的一个合适人选之一。而他虽然和马超认识,但是却也真是谈不上什么太多的了解,更多的他也是从别人口中听说其人如何如何。

    所以这次两人再次相见,杜畿虽然和马超没说太多关于自己何去何从的问题,但是他却暗中是非常注意着马超的,几乎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甚至一个微小的表情,杜畿他其实都是看在眼里的。

    而对杜畿来说,他虽然在十几年前,对马超大致上有了那么些了解,但是毕竟如今却都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了,而且那也不过就只是表面的东西。当然了,这时候杜畿却也不觉得就一定能了解到什么太深层次的东西。

    但是怎么说呢,杜畿他却知道,人一旦是放开了的话,那么他的所作所为,一言一行,那几乎就是他的本色了。所以此时的马超,就是其人就纯粹的时候。那么他的性格,他的一些习惯。都能很好的表现出来,也能让自己对他了解得更多,就是这样。

    “君择臣,臣亦择君”,尤其是像杜畿这样儿比较有才华的人,更是如此。马超他是想要把其人收到自己帐下,而杜畿呢,他自然也是想投效个明主,这个却是一点儿都没错的。但是杜畿怎么也不会是那么轻易就下定决心就是了,他对此确实还是很小心谨慎。毕竟这个也算是关乎着他今后一切,所以他能不小心对待吗。

    就这样,晚宴完毕,全被下人撤下。几人是继续再屋中交谈,这时候马超知道。该是自己再添一把火的时候了。毕竟他也相信杜畿不可能是一点儿想法都没有,只是还没有下最后的决心吧。马超心想。那么既然如此的话。自己得让他下这最后的决心。

    想到了此处后,马超说道:“从长安来见伯侯兄,实不相瞒,小弟如今这凉州军正值是用人之际,而伯侯兄亦是辞官在家,所以小弟有心请伯侯兄。今后能与小弟共同为如今纷乱的天下尽一份力!”

    马超这次终于是把心中所想直接给说了出来,这次说完,他是轻松了很多,毕竟之前算是一直都憋着呢。而这一下说出来后。那自然是好了很多了。

    杜畿闻言就是一笑,要说这些都是在他的意料之中。而且凭他之前对马超的一些了解,却是知道了,这时候马超肯定不用去藏着掖着,是直接就该说了,结果是果不其然啊,自己所想得还真是没有错。

    “孟起,这便是你今日所来的目的吧!”

    马超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一笑,不过这时候他却问道:“不知伯侯兄认为,这何人为这天下英雄?”

    当年曹操和刘备是煮酒论英雄,而马超倒不是刻意学曹操,只是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问问这个伯侯兄,看他的眼光如何。还有他到底是如何想法,然后自己在对症下药,让他投靠自己为好。

    而杜畿一听马超说的,他确实也是来了兴趣,便说道:“那袁绍袁本初,雄踞冀州,兵多将广。而且汝南袁家四世三公,不知其人可为英雄?”

    马超闻言是哈哈大笑,“伯侯兄所言,虽然不无道理,甚至就是事实,但是其人在小弟眼里看来,却还是当不得这个英雄二字啊!想他袁绍袁本初,承蒙家族祖荫,才有了今日之强势。虽然小弟也承认其人确实也是有些本事不错,但是其人是好谋无断,有时做事更是瞻前顾后,常常是优柔寡断,怎可当得英雄?这天下比其人更强者,还是有好些的!”

    说完,马超是摇了摇头,结果杜畿一听自己的第一个说出来袁绍被否决了,他也没说什么。其他在他眼里看来,袁绍也确实还是差了些。

    这不他又说了,“幽州牧公孙瓒公孙伯珪,其人据幽州,领四州,外据胡虏,内扫诸侯,不知其人可称得上英雄否?”

    一听杜畿说了公孙瓒,马超直接就是摇头啊,他说道:“公孙伯珪,其人对异族铁腕,小弟我确实也是很欣赏,但是要说其人为天下英雄,至少小弟眼里倒是不这么认为啊!他公孙瓒外据异族,这点小弟也承认,确实够样。但是内扫诸侯,难道就凭他杀了幽州牧刘虞否?其人说是领四州,但是除了幽州,其他哪个州真正是在他手上?并且袁本初绝对不会让他如此如意的,所以小弟认为,他是早晚必会被袁本初所败,最后落个兵败自刎的下场!”

    杜畿一听,这公孙瓒这样的认为也给马超个谁得要落个兵败自刎的下场?

    当然这个时候他也没工夫想这个,他继续问道:“不知袁公路此人,当不当得天下英雄?”

    马超忍不住笑了,心说袁术就是个纯傻×,那样的人还能当英雄?为什么人都说他是冢中枯骨,那不是没有道理的。看着如今袁术的地盘不小,而且算是兵多将广吧。

    但是你实际好好看看就知道了,地盘是不小,从南阳、豫州的好几个郡,然后还有扬州九江、丹阳和庐江都是他的。但是这里面潜在的危机却是不少,简单来说,南阳那其实是荆州刘表的地盘,但是为何却一直都被袁术给牢牢占据着呢,这个不是他袁术厉害,而是这里的事儿,估计荆州一方才是最了解的。

    豫州别说了,基本就是没谁愿意要的,他袁术才占据得牢靠。至于扬州的那三个郡,九江是他袁术的大本营,但是丹阳和庐江其实都不怎么安稳。

    马超没有正面去回答杜畿,而是反问了他一句,“不知伯侯兄以为呢,小弟倒是认为伯侯兄这是在明知故问啊!”

    说完,马超是摇头笑了笑。杜畿也是笑了,他知道自己问得其实也都没什么底气的,在他看来,袁术还不如之前的袁本初和公孙伯珪呢,所以别多说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