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一千九百五十九章 一啄一饮
    “哈哈,善财童子现在知道本王五昧神火的厉害了吧。受死吧!”红孩儿见使了夏云杰传授的控火之术后,那先天杨柳甘露果然奈何不了他,不由得大喜,目中凶光猛地迸射,火焰枪一下子抖起十多团火焰对着善财童子射出。

    善财童子见又有十多团五色火焰射来,再也无处可躲,不由得吓得尖声叫了起来:“龙女救我!”

    龙女见状也彻底慌了手脚,拼命地刷动先天杨柳枝,使得天空都下起了倾盆大雨,但依旧灭不掉那五昧神火。

    “蠢货!没见红孩儿把五昧神火凝聚成一团了吗?你还如此大面积洒落先天杨柳甘露,又有何用?”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清脆却不失威严的声音从远处滚滚而来,接着便有一道白虹从大海的方向横贯而来。

    这白虹散发着浩大的威严,还没落到火焰山就封住了整座火焰山,龙女手中的玉净瓶和杨柳枝更是不受控制地飞起朝那白虹射去。

    白虹上站有一位道姑,道姑身穿白衣,手拿拂尘和杨柳玉净瓶,踏丝云履,身材婀娜又不失丰腴,面容端庄却又不失妩媚。

    不是上古阐教十二金仙之一,如今西方教尊者的慈航道姑还能是谁?

    这一次跟上次一样,依旧只是慈航道姑一道神念附在一缕先天之气所化的化身。

    不过饶是如此,这化身对于红孩儿也是极为强大,根本不是他能抗衡的。

    果然慈航道姑的化身拿了先天杨柳枝,对着那一团团的火焰点了几点。

    便有珍珠大的雨滴稀疏地落下,每一滴都精确地落在一团火焰上。

    “哧哧!”几声,那一团团的火焰便被那珍珠大的雨滴给浇灭了。

    红孩儿见状吓得浑身一哆嗦,火云枪一甩,转身就想逃跑。

    “还不将此逆贼拿下!”慈航道姑的化身见红孩儿要逃,脸色一沉喝道。

    “红孩儿,哪里逃?”善财童子和龙女此时早已经做好了准备,慈航道姑才刚开口,两人已经一前一后朝红孩儿杀去,根本不让他有逃走的机会。

    “上仙救我!”红孩儿见状,知道今天在劫难逃,危急之下想起了夏云杰,便大声叫了起来。

    “要我救你也行,你今后可得遵我法令。”夏云杰见状知道时机已经到了,便开口说道。

    红孩儿刚才得了夏云杰传授的控火之术,其实就已经动了跟他学道的心思,只是红孩儿习惯了自由自在,要他主动投诚却是难。但现在形势逼人,夏云杰这一开口,他哪还有什么好迟疑的,立马道:“我愿遵从上仙的法令,只求上仙救我。”

    “那你记住今日之言,若事后有违我法令,就莫怪我心狠手辣。”夏云杰点点头,便将身子一摇,变回了本来的面目。

    “夏仙王!”慈航道姑的化身一见到那火离仙突然变成了夏云杰,吓得魂都差点飞了,几乎想都没想,卷起一道白虹就走,甚至连两位弟子都顾不得。

    开玩笑,这可是血迦山一刀杀了毗那夜迦和文殊广法尊者的夏仙王啊,别说现在她只是慈航道姑一缕先天之气所化的化身,就算是本尊过来,人家一刀下来,她也只有一命呜呼的下场。

    “慈航道姑,既然来了就留下来吧!”夏云杰见状淡淡一笑,手一抬,对着朝天际划去的白虹抓去。

    夏云杰手一抬,数十万里的空间就被他的手掌给禁锢了起来。

    那白虹瞬间就僵在了半空中,然后被一只大手轻轻松松给抓了去。

    “哈哈!”想起前一次在火云山,自己在慈航道姑化身之下,落荒而逃,如今不仅掉了个,而且自己还一手轻轻松松就将她给抓住,夏云杰心头涌起了万丈豪情,扬天大笑起来。

    “拜见仙王!”红孩儿还有他帐下的一应兵将,看到夏云杰手一抬就轻轻松松将慈航道姑的化身给抓了去,简直就吓得肝胆俱裂,纷纷趴在地上,对着他叩拜,而善财童子和龙女则早已经在夏云杰的气势之下,整个人都被压在了地上,不能动弹。

    “告诉慈航,我可以再给她一次机会,否则文殊广法的下场就是她的下场。”夏云杰收起玉净瓶和先天杨柳枝,看着手掌中的慈航道姑化身,淡淡道。

    说完,夏云杰手轻轻一捏,慈航道姑的化身就化为了一缕先天之气,同样被他收了起来。

    南海,珞珈山,紫竹林,正盘坐蒲团之上的慈航道姑嘴角突然缓缓流露出一抹鲜血,与她白嫩的肌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一啄一饮莫非前定?上次我要抓他,没想到今次反倒落入他之手。”慈航道姑轻轻擦掉嘴角的鲜血,脸上露出一抹凄苦之色。

    她知道,现在要嘛她投靠夏云杰帐下,否则休想收回那缕先天之气还有杨柳玉净瓶和先天杨柳枝。

    而若没办法收回那缕先天之气和两件法宝,不仅会让她元气受损,而且也会影响她今后的修炼,因为她参悟的很多道都跟那先天杨柳枝有关。

    只是,夏云杰如今看似风光,如日中天,但西方教有两位教主坐镇,真要出手镇压他,他这风光不过只是过眼云烟罢了,所以慈航道姑又哪敢轻易投靠过去。

    投靠过去不是,与他作对也不是,罢了罢了,我就暂且关了珞珈山,静观其变吧。

    慈航道姑心中有了决意,便下了命令,让门下道童关了珞珈山,至于善财童子和龙女,她如今自身都难保,又哪里管得了他们是生是死。

    “起来吧!”夏云杰淡淡说了一句。

    “是!”红孩儿还有一帮手下应声起来,然后战战兢兢地站在夏云杰面前,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此两人,由你来处理吧。”夏云杰看了红孩儿一眼,说道。

    “多谢仙王殿下。”红孩儿恭敬地鞠躬道谢,然后才转向了善财童子和龙女,目露凶光道:“善财童子,龙女,如今我们堂堂正正地打一场吧。你们要是有本事逃走,我不拦你,要是逃不走,只能怪你们自己学艺不精。”

    夏云杰见状点点头,知道这红孩儿还是有一身傲骨,并不想杀无力抵挡的善财童子和龙女,遂收起了身上的气势。

    夏云杰一收起气势,善财童子和龙女便恢复了自由身,互相对视了一眼,几乎想都没想便分两头遁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