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一千九百五十七章 在上火云山
    东海,巨大的水晶宫中,死寂一片,大殿里一片狼藉,全是破碎的杯子,倒翻的山珍海味。

    所有宫女全都躲在一边瑟瑟发抖,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喘一声,大殿上的那些金仙们虽然好一些,但此时也都个个脸色发白。

    “欺人太甚!实在欺人太甚!他玉帝想干什么?莫非他以为真可以决定我这个龙王的去留吗?”大殿之上,一个带着冕旒帝冠的男子,猛地掀翻了前面的台几,咆哮着。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东海龙宫的龙王敖广。

    就在刚才,敖广接到了圣旨,是关于撤掉他东海龙王的圣旨,要他即刻搬出东海龙宫,将一应大权转交给新册封的东海龙王敖天。

    “大王,此时不是发怒之时,而是应该冷静思考应对之策,否则等敖天领军来伐,就是我东海龙宫覆灭之时,因为刚才那传旨官已经说了,新任的敖天乃是聚窟州仙王夏云杰之徒。夏云杰血迦山一战,何等威风,又娶九幽素阴女帝为妻,正是如日中天之时,他既禀奏玉帝,扶持他弟子敖天为东海龙王,不仅那敖天必有过人之处,而且夏云杰也必已经做好了征伐东海龙宫的准备。”龟丞相见敖广大发雷霆,犹豫了许久,方才咬咬牙出列劝导道。

    敖广毕竟是四海龙王的老大,不仅实力是四海龙王之首,论心机计谋也是四海龙王之首,龟丞相这么一劝,他也就渐渐冷静了下来。

    “爱卿说得没错。敖天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那夏云杰!此人极为厉害,又有九幽素阴女帝扶助,已经非教主出动,没办法镇压他。好在他是聚窟洲仙王,与我东海隔了不知道多少万里,手臂再长也绝不能光明正大地伸到我东海龙宫来,否则这战也根本不用打,我直接拱手将东海龙宫送给他便是。”敖广沉声道。

    “大王说得是,夏云杰如今在仙界已经是一方大佬,举足轻重的人物,他出手已然不能像以前那样随心所欲,而且此处是东海龙宫不归他管,他还有他帐下已受册封的将领按天条规定是不能插手我东海龙宫之事,否则西方教必会找借口趁机发难,甚至阐教都有可能出面斥责干涉,因为上次血迦山大战,夏云杰并没有给南极仙翁面子,甚至最后连元始天尊给他的册封都不了了之。所以此趟真正领军只能是敖天,他是敖光的余孽,又有玉帝亲自册封的东海龙王,征伐我东海龙宫堂堂正正,别说西方教,就算阐教也无话可说。若仅是敖天,自然没什么好担心的,但他毕竟有夏云杰在背后支持,所以此趟大王决不能掉与轻心,应当马上联系南海龙宫,北海龙宫,以及亲自去西天一趟,向西方教求援,以免重蹈西海龙宫的覆辙。”龟丞相见敖广恢复了冷静,暗自松了一口气,神色凝重地建议道。

    “爱卿说得极是,最可怕的便是那夏云杰!”敖广神色同样凝重地点点头,然后沉声道:“来人,速去擂打通海鼓,撞击通海钟,请南海龙王,北海龙宫速来我东海龙宫商议大事。”

    当敖广命人去擂打通海鼓,撞击通海钟,通知其他两位龙王来商议大事时,有圣旨传到了仙王城,册封敖天为东海龙宫龙王,统摄东海龙宫以及东海中的各水族。

    很快,有关玉帝撤掉敖广东海龙王之位,册封夏云杰徒弟敖天为新东海龙王的圣旨被昭告仙界,传遍仙界每一个角落。

    且不说圣旨之事,且说夏云杰离了花果山,一路往聚窟洲而去,半途中突然想起了当年在火云山遇到的红孩儿,心中一动,又折身去了趟火云山。

    那火云山依旧烈焰冲天,人还没走近,便有阵阵滚滚热浪扑面而来。不过夏云杰修有祝融控火之术,到了这样的地方反倒甘之如饴,心想,若不是这里的时间是跟仙界一致的,祝融分身若到这里修炼,进展速度肯定比其他地方要快一些。

    除了这滚滚热浪之外,还有强大而剧烈的法力波动从火云山的方向传来。

    “那慈航道姑倒还是有眼光,知道红孩儿这种天生异禀的人难求,竟然又派了那善财童子和龙女来收红孩儿,可惜今日又遇上了本王,还真算是她的流年不利啊!”夏云杰举目朝火云山的方向望去,那浓浓的烈焰便纷纷分开,根本挡不住他的目光。

    只见连绵火山中间一处空阔地方,那善财童子和龙女正一个仗剑来打红孩儿,一个则拿着杨柳枝沾着杨柳甘露,对着红孩儿洒去。

    这先天杨柳甘露是红孩儿五昧神火的克星,蒙蒙细雨落下,把红孩儿的火云枪上的火苗浇得滋滋作响,转眼就熄灭了,把红孩儿给气得鼻孔冒烟,两眼喷火,可偏生却拿那先天杨柳甘露没办法,直被善财童子给杀得连连败退,险象环生。

    “大王,我来助你一臂之力!”夏云杰见状倒是起了一丝童心,像上次一样,变成了红孩儿一位金仙手下火离仙,大叫了一声,便冲了上来。

    “怎么又出现了一位火离仙?你是上次那家伙!”红孩儿手下就只有两位金仙,那善财童子和龙女自然认得,见突然又冒出一位火离仙来,先是一惊,急忙后退,然后猛然想起了上次的事情,看着夏云杰两眼都是喷火的。

    为了上次的事情,他们可没少受慈航道姑的责罚,如今自然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这次,我们可不会再上你的当了!”善财童子和龙女恨恨道,他们并不知道上次变身成火离仙的家伙就是现在凶名远扬的聚窟洲仙王,否则此时他们早就吓得屁滚尿流了,又哪敢指着夏云杰叫嚣。

    “上仙!”红孩儿这时也认出了夏云杰来,不由得大为惊喜道。

    “哈哈,没劲,没劲,被你们一猜就猜出来了。我说红孩儿,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没怎么长进啊。”夏云杰见双方都知道他就是上次那人,也不恼,反倒指着红孩儿哈哈笑道。

    “哼,若不是他们仗着先天杨柳甘露,本王早就烧得他们哭爹喊娘了。”红孩儿不服气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