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一千九百二十六章 先天紫火
    “哈哈,没错,正是先天杨柳树!怎么样慈航,你若肯归降本王,本王借你先天杨柳树参悟大道又有何不可?”夏云杰大笑道。

    听到这话,慈航道姑目中光芒闪烁,显然有些心动。不过很快她便俏脸一寒,冷笑道:“有燃灯老师在,你已经是瓮中之鳖,又何来借我先天杨柳树之说?”

    “哈哈,凭燃灯小儿就想镇压本王,你们未免也太小瞧本王了!”夏云杰张狂大笑。

    “那老夫就好好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燃灯看向先天杨柳树的目光也透着一抹贪婪,见紫金钵盂扣不下来,便重新冲天而起,转而绽放着万丈金光,对着夏云杰的脑袋砸去。

    见紫金钵盂砸将下来,庆云中的先天杨柳树,柳条无风自动,仿若一根根触须一般伸向紫金钵盂,很快便将它给缠绕了起来。

    以柔克刚,任那紫金钵盂有多大的力量,也是砸将不下来。

    燃灯与紫金钵盂心神相连,顿时感到了有力无处使的感觉,眉头微皱,知道那先天杨柳树比自己紫金钵盂这件法宝厉害,已然弥补了两人之间的实力差。

    见燃灯的紫金钵盂根本奈何不了先天杨柳树,慈航等人望向那棵先天杨柳树的目光越发灼热,恨不得要上前抢了来。

    不过燃灯乃西方教副教主,身份尊贵超然,他既然已经出手,在他没开口的情况下,慈航等人并不好再出手。

    “好!好!老夫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少件好法宝!”燃灯见紫金钵盂落不下来,也不勉强,只管让紫金钵盂制衡着先天杨柳树,手中多了一盏流光溢彩的琉璃灯。

    琉璃灯中有一灯芯,燃烧着一朵紫火。

    那紫火看起来小小的,但火焰摇曳,竟然只是瞬间就把周围给烧出了一个黑漆漆的大洞来,竟然是连仙界的空间都根本受不得这紫色火焰的焚烧。

    “呼!”燃灯张嘴对着琉璃灯一吹,顿时有滔滔火焰从那团紫火中冲出,转眼席卷过整片天地,瞬间似乎就要把夏云杰给吞没。

    见燃灯拿出琉璃灯,以火来攻打夏云杰,慈航脸色微变,心里暗暗叫声不好。

    果然,眼看那火把夏云杰给吞没了,夏云杰竟然丝毫不怕,反倒大笑着道:“先天紫火,好东西,好东西,再来,再来。”

    说着,张嘴一吸,如同长鲸吸水一般,将那滔天的大火给吸进了肚子。

    祝融巫祖,上古火神。以前夏云杰没有真正祭炼祝融旗时,便已经领悟了一部分控火之术,如今已经彻底祭炼了祝融旗,控火之术自然是更加厉害。

    先天紫火虽然厉害无比,别人要是沾染上一点,恐怕瞬间就要被烧得连渣都不剩一滴,就算太乙金仙沾染上这火,恐怕也需要壮士断腕,方才能摆脱此火。但对于火神祝融而言,那却是大补之物。

    夏云杰融合了一部分巫祖火神的残魂精气,又继承了他的衣钵,已然有了一部分巫祖火神的属性,这火对他自然也是大补之物。

    所以这火一进他肚子,很快便转为了精纯的法力和巫力,让他整个人都精神焕发起来,似乎根本没有跟燃灯大战的疲劳。

    燃灯显然没想到夏云杰在控火方面竟然达到了这等程度,见他一口吸了自己不少先天紫火,还连呼好东西,还要他继续,不禁气得三尸神暴跳。

    但燃灯心中越怒,脸上的表情却越凝重冷静,知道先天紫火奈何不了他,便收回了琉璃灯,只是紫金钵盂因为被先天杨柳树的柳条给缠住,一时半刻没办法收回。

    不过燃灯也不急着收回紫金钵盂,夏云杰不论道行法力都还逊色他一截,多一件法宝牵制他,他便要多分出一部分心神和力量。

    任由紫金钵盂牵制着夏云杰,燃灯拿着乾坤尺一尺子接一尺子地冲着夏云杰身子招呼。

    夏云杰知道不动用巫祖之力,自己还不是燃灯的对手,自然不愿意跟他硬拼,便一边施展帝江术与他周旋着,一边联系在混沌世界中围杀混沌兽的十二分身。

    相对于十二分身,巫王身份更加敏感。在万不得已情况下,夏云杰宁肯暴露十二巫祖身份,也不肯暴露巫王身份。

    夏云杰联系十二巫祖分身时,十二巫祖分身已经斩杀了混沌兽,正朝仙界方向飞行,得到本尊传讯,立马加快了速度,并告诉本尊,最多七日便可抵达血迦山。

    夏云杰得到分身传讯,心中便笃定了许多。

    他在仙道方面的实力虽然与燃灯还差了一截,但他有不死不灭身,在境界上来说,跟燃灯其实是同个境界的,燃灯想要在区区数日之内镇压他是绝对不可能,就算慈航道姑等人插手,他支持个七八天还是没问题的。

    燃灯见夏云杰仗着帝江遁术,不与他硬拼,心中甚是恼火,暗道,可惜我还没将二十四颗定海神珠演化出二十四诸天,否则此子就算会帝江遁术,一旦入了我二十四诸天中,也成了瓮中之鳖!

    心中暗自恼火着,燃灯下手却没有半点迟缓,每一尺子下去都带着大道威严,将血迦山方圆数十万里的空间都给搅得一片混乱,使得夏云杰就算有帝江遁术,在期间施展起来,也是如在泥潭中一般。

    不过帝江遁术终究是天地间一等一的遁术,燃灯就算把方圆数十万里的空间都给搅得混乱,如同天地初开,但想要打中夏云杰,终究不是一时半刻能做到的。

    “夏仙王,你且看看这是谁?”就在燃灯一时半刻拿夏云杰没办法时,一道声音突然从血迦山响起。

    只见文殊广法骑着青毛狮子,手中拎着夏立,目光冰冷地看着夏云杰。

    夏云杰看到文殊广法拎着神色苍白,但目中透出桀骜不屈之色的夏立,心头不禁一颤,差点就被燃灯给一尺子打中,好在他反应快,最终还是逃过了一尺,然后远远避开燃灯,遥望文殊广法,目中透着无穷杀机,冷声喝道:“文殊广法,你怎么说也是西方教尊者,堂堂太乙金仙,欺负本王帐下区区一个仙君不觉得有辱身份吗?”

    ps:零点之后,还有更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