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 战燃灯
    “太乙金仙中期!你竟然已经突破到太乙金仙中期境界!”慈航道姑三人脱口惊呼,目中流露出无比惊骇和凝重之色,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再也没有了半点之前瓮中捉鳖的自信和张狂。

    他们虽然都是厉害的初期太乙金仙,只差一步就能突破到太乙金仙中期,而夏云杰显然只是刚刚突破为太乙金仙中期不久,但两者毕竟相差了一个小境界,再加上夏云杰有不死不灭身。

    若不是有孔雀明王这位实力直逼副教主的太乙金仙存在,慈航道姑三人必败。

    但饶是如此,他们四人此时也最多只有与夏云杰一战之力,想要击败或者镇压夏云杰都是痴人做梦!

    而当四人惊呼出口时,血迦山所有教众,还有周围一些闻讯赶来的强者,全都噤若寒蝉,目光惊恐地看着夏云杰。

    一刀劈杀毗那夜迦!

    若不是亲眼所见,谁敢相信!

    “真没想到,短短不到两百年的时间,你竟然强到了这等程度!”孔雀明王一双鹰隼般的眼睛死死盯着夏云杰,透着无比的凝重和忌惮。

    “好说,把夏立放了,今日之事就此作罢!”夏云杰傲然道。

    孔雀明王四人想要击败或者镇压夏云杰是痴人做梦,而夏云杰想要继续镇杀他们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除非他展露巫祖的实力。

    两者合力,他便真正有了副教主实力。

    那时就算四人都是厉害的太乙金仙,尤其孔雀明王仗着五色神光,实力直逼副教主,那也只有被镇杀的份。

    因为孔雀明王再厉害终究不是副教主级别,而夏云杰若在加上巫祖的实力,那却是真正的副教主级别。

    不过不到万不得已,夏云杰绝不会展露巫祖实力,那样会泄露巫王之鼎气息,而且夏云杰也知道,今日自己已经杀了毗那夜迦,西方教也绝对不会容许自己再肆意杀戮下去。

    “老夫本以为只需要作壁上观就可以,没想到你竟然强大到如此程度,看来今趟老夫必须出手了。”夏云杰话音刚落,一道沧桑的声音从血迦山最高峰传来,燃灯施施然踏空而下。

    “燃灯!”夏云杰虽然没见过燃灯,但燃灯名震仙界,声望直追教主,一看到他的尊容就把他认了出来,脸色不禁大变,眸子猛地收缩。

    “没错,正是老夫。怎么样,你是要老夫出手镇压你,还是就此归顺我西方教?”燃灯遥望夏云杰,淡淡问道。

    “哈哈!燃灯老儿,你是太乙金仙中期,本王也是太乙金仙中期,你莫要说大话闪了舌头。”夏云杰虽然自从燃灯出现之后,一颗心就不断往下沉,但他从来不是认输的主,又岂会露出胆怯之意,闻言将冥狱血刀对着燃灯遥遥一指,傲然道。

    “虽然同为中期太乙金仙,也是有强弱之别的!老夫既然敢出此言,就是有镇压你之能,你还是识趣一些,免得自取羞辱!”燃灯高高在上地说道。

    “那就让本王见识见识,你这位背叛师门的中期太乙金仙究竟有多强大!”夏云杰知道此战已经无可避免,冥狱血刀悍然举起对着燃灯劈去。

    这一刀下去,刚猛无比,夹带着开天辟地般的威势,正是夏云杰从盘古大帝化身上所领悟。

    慈航等人见到夏云杰这一刀劈下,比起刚才杀毗那夜迦那一刀还要凶猛,全都忍不住心神震颤,目中流露出惊骇无比之色。

    这才知道,原来刚才杀毗那夜迦,夏云杰并没有尽全力,而是使了算计和速度的手段。

    但这一刀下去,没有任何花俏,堂堂正正,但却有着开天辟地之势。

    跟这一刀比起来,刚才那一刀只能算是小道,而这一刀才是大道!

    慈航等人虽然自恃很高,但面对这一刀,单打独斗,没有一人敢言自己能挡住!

    “看来老夫还是有点小瞧你了。不过你道行还是差了些!”燃灯自然是识货之人,见夏云杰这一刀劈下竟然有开天辟地之势,那淡然的表情终于出现了一丝凝重之色,手中不知道何时多了一把散发着点点霞光的尺子,正是燃灯的成名法宝之一,乾坤尺。

    燃灯拿着乾坤尺对着夏云杰的冥狱血刀打了下去。

    “锵!”一声巨响,燃灯微微摇晃了身子,而夏云杰则连退数十里。

    两者力量差距,一目了然!

    “哈哈,燃灯老儿你也不过如此而已!”夏云杰被一尺打退之后,不仅没有就此退去,反倒一声狂笑,举着冥狱血刀再次杀将上来。

    “老夫已经记不起已经有多少年没人敢这么跟老夫说话了!没想到今日倒是多了夏仙王!”燃灯笑笑,乾坤尺再次打将下去。

    不过这一次,夏云杰知道自己跟燃灯实力还是存在一大截的差距,除非把巫祖的实力也展现出来,方才能勉强与他硬碰硬一战,现在与他硬碰硬对打,那根本就是自找苦吃。所以他见燃灯乾坤尺打将下来,手中冥狱血刀在空中划过一道诡异的弧线,直取燃灯的肩头而去,至于燃灯打将下来的乾坤尺却是视而不见。

    显然,夏云杰是准备仗着不死不灭身,采取与西海大战一样的战术。

    “老夫差点忘了,你有不死不灭身!”燃灯见状,收回乾坤尺去挡冥狱血刀。

    以燃灯的身份,自然是绝对不允许让夏云杰打中自己。

    见燃灯撤回乾坤尺来挡冥狱血刀,夏云杰只好再改招,转而向他拦腰切去。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燃灯见夏云杰依旧是两败俱伤的打法,不禁皱起了眉头,冷笑一声,一道紫光冲天而起,显出一个紫金色的巨大钵盂,正是燃灯另外一件成名法宝紫金钵盂。

    这紫金钵盂是一件极为厉害的法宝,若是口子朝下,可拿人,若底部朝下则可如巨山压下,直接将人砸成肉饼。

    紫金钵盂一祭放出来,便口子朝下,露出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对着夏云杰便当头扣下。

    “想拿本王,又哪有那么容易?”夏云杰见状冷笑一声,头顶突然现了一团庆云,庆云中翠光万丈,长出一棵参天柳树。参天柳树枝丫张开,将紫金钵盂给撑住。

    紫金钵盂口子开多大,参天柳树的枝条也跟着长多大。

    “先天杨柳树!你身上竟然有先天杨柳树!”看到庆云之中,有参天柳树将紫金钵盂撑住,慈航道姑娇躯剧颤,脱口惊呼道。

    这一刻,她终于完全明白过来,为何刚才自己对夏云杰有一种似曾相识的亲切感,原来先天杨柳树本体在他身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