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一千九百零二章 兄弟之称
    “我来这混沌之地就是想寻找一线生机,只是时不我待,时不我待啊!”通天又何尝甘心,只是教主乃万劫不灭之躯,要修复根基就跟要伤他们一样困难。

    自从被四大教主合力伤到根基之后,通天已经不知道来混沌之地寻找了多少次那缥缈的一线生机,但每一次都是无功而返,反倒本就受伤的根基因为要抵制混沌之地的侵蚀,伤上添伤。

    这一次应该差不多是通天最后一次来混沌之地了。这一次之后,他要真正开始安排后事!

    好在夏云杰一席话,让他心中不再有半点为上古之战而后悔!

    “难道仙界中就没有奇珍异果,灵草仙药能帮助前辈吗?比如蟠桃果,人参果?”夏云杰依旧不死心道,只是话问出口之后,连他自己都觉得这话问得荒唐可笑。

    以通天的地位,蟠桃果,人参果,又算得了什么?真要有用,别说一个蟠桃果,人参果了,就算百个,千个,他都能想办法要来。

    “倒也不是没有,只是如今再也寻不到了。”通天叹气道。

    “是什么?”夏云杰心中升起了一丝希望,急忙问道。

    “不死草!而且是一整株的!说起来,这不死草以前还是巫族镇族之宝,如今别说不死草了,就连不死神山都已经在上古大战中分崩离析,不复存在。”通天教主再度叹气道。

    先天蟠桃树,人参果可以食用的是它们结的果子,而不死草真正可以有起死回生效果的则是它的叶子。

    每一亿年,它才多长出一片叶子。哪怕是副教主级人物伤了根基,一片不死草的叶子都能让他完全康复如初。可想而知,不死草的叶子有多么的珍贵。

    不过通天教主乃是万劫不灭之躯,他伤了根基,一片不死草的叶子根本帮不了他,最多只能稍微延缓一下他生机的流逝,最终还是难逃陨落的下场。除非通天教主把那株天地间独一无二的不死草炼化入体,与它融为一体,如此方才能彻底恢复根基。

    只是上古大战时,巫咸以巫祖之躯为引,引动天地法则,强行开辟出一个小世界,将不死神山移入其中,又以魂魄封锁住这个小世界,不让它泄露出去丝毫气息,造成一种不死神山在上古大战的天地崩裂中被摧毁消失假象,就连通天等教主级人物都被巫咸这种瞒天过海之计给骗了去。以为不死神山已毁,不死草不复存在天地间。所以通天教主虽然知道不死草能治愈他的根基,却没把希望放在它之上。

    “不死草?前辈你说只要不死草,你就能恢复如初?”夏云杰闻言先是一阵的错愕,紧跟着就笑了起来。

    通天要是说其他的什么奇珍异果,灵草仙药,除了先天蟠桃果,夏云杰还真是没办法拿出来,因为通天要的肯定是惊天动地的,就算先天蟠桃果跟它比起来也要逊色许多。

    但这棵天地间独一无二的不死草,恰恰就在他的手中。

    至于不死草那么珍贵,一旦给了通天教主,他就不再拥有,夏云杰却是连想都没去想。

    这是性格使然!通天救他一命,他本就当还他一命,更何况,他如今已经视通天为真正朋友。

    “莫非……”通天何等人,见夏云杰表情由错愕转为微笑,又哪里不知道不死草在夏云杰手中?但就算以他这样的通天人物,这个时候关系性命,一下子也没办法保持冷静,颤抖着声音问道,生怕只是黄粱一梦。

    “没错,我有一棵,前辈稍等,我这就去帮你拿来!”夏云杰微笑着点点头,说了一句,然后便打开了与巫咸之间的结界。

    夏云杰这一打开跟巫咸之间的结界,这么近的距离,通天又哪里还能察觉不到巫咸的气息,以及被巫咸魂魄所封锁的不死草的气息。

    “通……通天教主!”夏云杰一打开结界,巫咸刚想冒头与夏云杰沟通,突然就看到了通天教主,吓得浑身都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没办法,巫咸再厉害,也还远没办法跟通天教主相比。

    “没想到巫咸你竟然还幸存着,你也算是用心良苦了。”到了这个时候,通天教主又哪里还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不由得大为感慨道。

    “再用心良苦又如何,还不是为他人做了嫁衣。只是恳求通天教主能放我弟子离去,给我巫族留一份血脉,否则我立马就引爆不死神山,你什么都得不到。”巫咸苦笑道。

    巫咸很快就冷静下来,恢复了以往的狠厉果断!

    “师父!”夏云杰不禁感到一阵鼻子发酸,以前总以为这位师父很八卦,但真的事到临头,他才知道这位师父是何等的爱护他。

    “没想到这位小兄弟竟然是你巫咸的徒弟,真是让我羡慕感慨啊!”通天闻言再次感慨道。

    “小兄弟?天通教主你称呼我的弟子为小兄弟?”巫咸闻言魂魄都差点就要从不死戒中跳出来。

    这可是通天教主啊!整个仙界,能当得起他兄弟之称的原来有两个,一个是阐教教主,一个是人教教主,但三教内乱之后,恐怕他已经不会再称呼他们为兄弟了。也就是说,现在整个仙界能当得起通天教主一声兄弟之称的,只有夏云杰一人,这如何不让巫咸差点就要从不死戒中跳出来?

    老天,这可是通天教主啊!

    “你弟子为了救我性命,就连不死草都丝毫没有犹豫地要一整株拿出来送给我,他如此真心待我,我自然视他如兄弟。”通天教主说道,目中流露出一抹感动之色。

    他修炼到教主境界,不知道历经多少苦难,阅尽多少人生。刚才夏云杰听到不死草,表情由错愕转为微笑,其中没有一丝不舍和犹豫,只有欣喜,通天又岂会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这是真正的兄弟血肉之情!虽然他们两人此时的地位、实力都相差悬殊,但从看到夏云杰脸上带着微笑起,通天就已经视夏云杰为他这辈子唯一的兄弟了。

    巫咸也是老成精的狐狸,通天教主这么一说,他几乎就已经把事情猜了个大概,心中自然为夏云杰的败家行为而滴血。

    要知道,那可是不死草!天地间独一无二,一片叶子就能让副教主级人物都起死回生的不死草啊!就这样,连眼皮都不动一下地要送出去,这是何等败家啊!

    当然,心疼归心疼,滴血归滴血,一想起从此以后夏云杰多了一位教主兄弟,巫咸就感到整个人飘飘然起来!感觉这买卖实在太值了!感觉夏云杰实在太牛逼了。

    当然更牛逼是他,因为他巫咸可是夏云杰的师父,真要按辈分论起来,那也成了通天的长辈了。

    当然这个想法在心里想想,偷着自淫一番就可以了!巫咸可不会傻到真以为自己也跟着成了通天教主的长辈!

    那可是通天教主!一巴掌下来,他巫咸就算全盛时期也只有被镇压的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