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一千八百九十八章 残图秘密
    “不过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比如为了女娲宫残图,有时候稍微委屈一下自己,跟有夫之妇虚与委蛇也是没办法之举,你说是不是我的乖徒弟?对了,云杰,你们两个究竟是谁主动的?还有,跟王母那个,你修为有没有更进一步?”

    “师父!”遇到这样的为老不尊,又特别爱八卦的师父,夏云杰还能怎么办呢?只好直接再次隔绝了跟巫咸之间的联系。

    “哈哈!”这次巫咸并没有恼火,而是无比畅快地大笑起来,笑声在不死神山里回荡着,久久不曾消失。

    隔绝与巫咸之间的联系,夏云杰顿时感到耳根子清净,目光从远处的瀑布回到了手中的两张女娲宫残图上。

    两张女娲宫残图不仅景致与他之前得到的三张女娲宫残图不同,而且连材质,气息波动都完全不一样。

    “女娲宫残图总共有八张,如今我已经有了五张,占了一半还多,不知道把这五张凑在一起,是否能找到一点线索。”摩挲着手中的两张新女娲宫残图,夏云杰心头突然一动,手中又多了三张女娲宫残图。

    将五张女娲宫残图铺张在露台上,夏云杰判断了一下,然后将它们一一拼凑在一起。

    当把它们拼凑在一起,夏云杰正想着仔细看看图中景致时,突然有红黄白黑青五道光彩从图中亮起,又有五缕相对应的红黄白黑青五缕灵气从图中逸出,在图的上方缠绕融合,竟然渐渐地化为了一缕至纯至刚的先天阳气。

    “金木水火土,阴阳生五行,五行孕育阴阳,这是先天阳气!”夏云杰震惊得连呼吸都屏住了,他做梦也没想到五张残图拼在一起竟然会有这般神奇的变化。

    好一会儿,回过神来的夏云杰急忙伸手抓住了那缕先天阳气,运转功法试图炼化它。

    先天阳气何等珍贵,他自然不可能任由它散去。

    夏云杰抓住那缕先天阳气,一运转功法炼化时,突然脑海里出现了一座巨大如天的宫殿,两位身穿宫装的女子正盘坐宫殿中,闭目修炼。

    夏云杰心神剧颤,身子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因为那是两张让他每日都魂牵梦绕的熟悉脸庞!那是刻到他骨子里,他灵魂里的两张熟悉脸庞!

    冥冥中,杜海琼和沈丽缇似乎也感应到了什么,突然张开了眼睛。

    “海琼,你感觉到了吗?”沈丽缇颤抖着声音问道,泪水在眼眶里打滚。

    “我感觉到了,是他!是他!”杜海琼哽咽道,泪水悄然划过她无比滑嫩的脸庞。

    脑海里的景象很快就消失了,但夏云杰感应到了一缕若有若无气息穿越了无垠的空间,时断时续地与他联系在了一起。

    夏云杰再也顾不得他那个为老不尊师父的嘴巴有多么的八卦,急忙进入了不死戒中,他现在急需要一个生活了无数年的长辈帮忙解开这个疑惑。

    “咦,你怎么进来了?哈哈,肯定是藏不住心中的窃喜,想找为师分享一下对吧?来来,快跟为师说说看,你是怎么跟王母娘娘勾搭上的?”见夏云杰突然打开隔绝进来,巫咸先是一阵惊讶意外,紧跟着立马一脸惊喜暧昧道。

    “师父,王母娘娘的事情,你想知道没问题,我可以满足你的八卦之心,不过你现在必须先帮我一件事情。”夏云杰说道。

    “老天,你真的给玉帝带了绿帽子!好好,我的乖徒弟,你这么优秀,别说一件事,一百件事情为师也要尽全力帮忙啊。快说,快说。”巫咸见夏云杰这么说,得意自豪得差点就要扬天长啸。

    夏云杰这时心系两女的事情,也懒得跟巫咸解释自己只是在精神上与王母娘娘有过一段缠绵,只能算是给玉帝带了小半顶绿帽子,闻言指了指已经完全收敛起五道光彩和气息的女娲宫残图,把刚才的事情详详细细地跟巫咸述说了一遍。

    巫咸知道此事非同小可,闻言后马上沉默了下去,整座不死神山都笼罩着一抹凝重的气氛。

    “你得到的五张女娲宫残图刚好是金木水火土属性的残图这是毫无疑问的。五行与阴阳本就是互相孕育生长,金木水火土孕育出一缕至纯的先天阳气也是正常,毕竟这是女娲娘娘留下的图,绝不可能是普通之物,真要寻齐,凑成一件先天甚至混沌至宝都有可能。但为何你一炼化先天阳气,就能感应到沈丽缇和杜海琼两个女娃呢?除非她们身上也有女娲宫残图,这也不对。若这样可以感应,为何你不会感应到燃灯老儿呢?应该都能感应到才对啊!”巫咸层层剖析,却又迷雾团团。

    见巫咸提到燃灯老儿,夏云杰一阵恶寒,他可不想感应到那个老头!

    “沈丽缇和杜海琼身上不会有女娲宫残图。”夏云杰很肯定地说道。

    沈丽缇和杜海琼都是地球上的现代普通女人,她们身上绝对不可能有女娲宫残图,这点夏云杰十分肯定。

    “那就更奇怪了,她们若没有女娲宫残图,没道理,你一炼化五张女娲宫残图产生的一缕先天阳气就能感应到她们。”巫咸越发疑惑不解。

    “师父的意思是,她们身上肯定有女娲宫残图,否则绝对不会发生这类事情?”夏云杰问道。

    “那是肯定的,虽然暂时为师还没去深究为何你只感应到她们而没感应到燃灯,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这件事因女娲宫残图而起,那究其原因也必然要落在女娲宫残图之上。”巫咸很肯定地说道。

    “但弟子与她们二人很早就认识了。她们只是两个普通的女孩子,而且那时弟子已经有了一定修为,她们身上若有女娲宫残图,弟子应该会有所察觉。”夏云杰见巫咸这么说,倒不敢再那么肯定,而是把事情拿出来分析给巫咸听。

    “这就奇怪了。”巫咸陷入了沉默。

    许久,突然巫咸大呼一声道:“为师想到了。”

    “师父想到了什么?”夏云杰心头不禁一阵狂跳。

    “你我都进入了一个误区,不,恐怕所有人都进入了一个误区。都以为女娲宫残图是一张图,是一件实物,而没想到另外一个可能。女娲宫残图就像血脉传承一样,在人的身上传承着。”巫咸说道。

    “这可以吗?”夏云杰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