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一千八百九十五章 止步于刚才
    就在王母娘娘同样感到欲罢不能时,戚目独眼血光骤然大放。

    戚目独眼有震慑魂魄神念之效!平时夏云杰只对敌人使用,这一次却对着自己和王母娘娘一同施展。

    夏云杰心神猛地一震,终于从那让他********,不能自拔的缠绵中收回了神念。

    “王母娘娘恕罪!”夏云杰收起了冥狱血刀,看着同样也是浑身一震,回过神来的王母娘娘一躬到底,心情说不出的复杂和苦涩。

    经历刚才的事情,他肯定不能再拿刀指着王母娘娘!

    因为在夏云杰看来,他与王母娘娘的关系已经跟以前不一样了。

    这是性格使然,他没办法对一位跟他有着“特殊”关系的女人出手。

    当然就算他出手,他也绝对打不过王母娘娘,加上三大分身也打不过。

    王母娘娘看着一躬到底的夏云杰目中有一抹羞恼之色泛起,但转眼又转为了幽怨,然后深深叹了一口气道:“冤孽啊!”

    说完,王母娘娘莲步轻挪,来到瑶池边的一棵参天大树之下。那大树竟然晶莹剔透,似美玉构成,树上枝叶在阳光照耀下反射着五彩斑斓的柔和光芒,枝条下有串串如珍珠般的玉珠挂下,每每有微风吹来,那枝条花叶玉珠便互相叩击,竟然发出悠扬的五音,无比动天悦耳。

    王母娘娘轻轻挽起裙袂,然后席地而坐在参天大树下的青青草地上,身子慵懒地靠在树干上。

    这一刻,王母娘娘哪还有半点母仪天下的威严,根本就是一个透着无尽风情的成熟女人。

    看着王母娘娘慵懒地斜靠在树干上,说不出的风情诱人,夏云杰也不知道是该调头走人,还是走过去问个清楚。

    因为他实在不放心瑶池圣女,可现在走过去合适吗?

    “还傻愣着干什么?过来。”王母娘娘见夏云杰傻愣愣地站在那里,脸上浮起一抹桃红,羞恼地瞪了他一眼,道。

    只是这一眼,落在夏云杰的眼中却是风情万种,吓得他差点就要转身逃走。

    开玩笑,这可是玉帝的女人啊!

    但为了瑶池圣女,为了那两块女娲宫残图,他最终只能硬着头皮向王母娘娘走去。

    当然,整个瑶池如今还在王母娘娘的素色云界旗笼罩下,隔绝了一切,夏云杰想出去也没门,除非与王母娘娘一战!

    走到大树下,夏云杰忐忑不安地站在王母娘娘跟前。

    “站着干什么?”王母娘娘见夏云杰只是远远站着,再次瞪了他一眼,不过这一次却多了一分娇嗔的味道。

    “咳咳,娘娘刚才……”夏云杰一脸的忐忑。

    “刚才的事情已经过去,不怨你。”王母娘娘幽幽叹了一口气说道。

    见王母娘娘说不怨他,夏云杰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不过依旧没敢过去。

    “怎么,刚才都敢拿刀指着我,如今却连坐在我身边的胆量都没有了吗?”王母娘娘见夏云杰依旧不敢再进一步,忍不住翻白眼道。

    “回娘娘,是没有!”夏云杰正色回道。

    “放心,你我之间就止步于刚才!”王母娘娘闻言幽幽叹了一口气道。

    见王母娘娘这样说,夏云杰这才彻底松了一口气,走到树下,隔着王母娘娘一米左右,席地而坐。

    “我就那么可怕吗?”见自己这般说,夏云杰才肯与她一起坐在树下,王母娘娘不禁有几分羞恼,美目狠狠地刮了夏云杰一眼。

    “当然不是,只是……”夏云杰讪讪道,不敢正视王母娘娘。

    “只是你我身份特殊对吧?”王母娘娘翻了个白眼,一缕好闻的幽香钻入夏云杰的鼻端,却是王母娘娘微微挪了下身子,整个人已经轻轻偎依在夏云杰的身上。

    夏云杰身子情不自禁一阵紧绷,额头有冷汗滚落。

    “好久没这样随意过了。还记得那时这棵玉树还没有这么高,当时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这样靠着玉帝。只可惜,往事只可追忆,当玉帝成为仙界之主后,他就再也没了闲情与我这般静静地坐在玉树下面,我同样也没了这份闲情,都在为自己的权势,自己的独立而算计谋划。没想到今日却被你给勾动了情怀。”王母娘娘却似乎根本没发现夏云杰的异状,而是望着碧绿如染,仿若一块巨大翡翠的瑶池,目中流露出一抹迷离和追忆,幽幽感叹道。

    “那是我的不对。”夏云杰声音突然冷了下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咯咯!怎么夏仙王吃醋了?”王母娘娘闻言突然放声笑了起来。

    夏云杰没有吭声,而是缓缓推开了王母娘娘,坐正身子。

    “好了,我不提玉帝便是,你让我再靠一下。”王母娘娘见夏云杰推开他,本有些恼火,可一看到夏云杰那似乎有些生气的表情,一下子又软了下来,开口求道。

    夏云杰看着王母娘娘哀求的表情,心里一阵苦笑,最终还是由着王母继续靠着他。

    许久,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两人很有默契地坐直了身子,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

    “龙侯山一战,你表现得实在太出色了,所以本宫忍不住对蓝儿施了点手段,知晓了你的一些情况。当蓝儿告诉本宫,你的三大分身已经突破到巫祖境界时,本宫很是震撼,以为差不多已经知道了你的全部秘密。没想到,你本尊已然有了对抗本宫的气势,已经是太乙金仙初期巅峰的实力,这不过才过了十年而已!不仅如此,你身上竟然还深藏不露有其他的秘密。现在你可以告诉本宫,你身上怎么会有一棵先天蟠桃树吗?你,放心,蓝儿没事,本宫不会伤害她,也不会拿她来要挟你。”王母娘娘一脸平静地看着夏云杰问道,仿若之前两人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般,只是眼眸深处却隐隐有一抹到现在还没办法恢复平静的震惊。

    见王母娘娘一前一后的变化,甚至连称呼也由“我”再次转回了“本宫”,夏云杰心里大大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有那么一丝失落。

    不过很快夏云杰就收起了那抹失落,他很清楚,以自己和王母的特殊身份,绝对不可能将那关系继续进一步发展下去,之前那只是个意外。正如王母之前说的,他们之间就止步于刚才!

    “逢蒙曾经以一块女娲宫残图换了娘娘一根先天蟠桃树主根。他杀了后羿巫祖之后,以后羿巫祖的身躯来培育那根主根,后来却被臣意外得到。”事到如今,夏云杰自然不会再隐瞒,便老老实实道来,当然有关先天杨柳甘霖和息壤之事,他是不会主动坦白。

    “原来如此,还真是冤孽啊!”王母娘娘叹了一口气,看夏云杰的目光起了一丝微妙的变化,不过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和威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