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一千八百八十一章 逢蒙之死
    文殊广法尊者终于也步了毗那夜迦的后尘,成为了独臂尊者。

    当然夏云杰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左胸几乎生生被文殊广法的利剑给刺穿,露出一个触目惊心的剑孔。

    但那剑孔没有鲜血流出,只有一团翠光霞光在上面泛动,转眼间那剑孔就不见了。

    不过夏云杰的脸色颇为苍白,呼吸急促,不过他看向文殊广法尊者的目光却透着凶悍和得意。

    “文殊老儿,怎么样?还想跟本王战下去吗?本王保证下一次不断你手臂而是你的腿。”夏云杰露出白森森的牙齿,一双眼睛盯着文殊广法,就像一头穷途末路的受伤猛兽。

    文殊广法尊者目中闪过一丝退怯之色。

    “文殊老儿,你的根基在流洲,这一战就算你赢了,这聚窟洲又与你何干?更何况,你现在根本没有胜算!又何必为此搭上性命呢?”孙悟空趁机道。

    他看得出来,若文殊广法尊者真要拼命,就算这一战夏云杰能胜,就算他有不死不灭身,那代价也是极为惨重的。

    当然孙悟空不知道,九幽素阴女帝是他这位兄弟的女人,此时正在远处远远关注这边的战况。否则,以孙悟空的性子肯定是不会说出这等算计人心的话来。

    “文殊尊者,莫要听这猴子满嘴胡话。我的大军还正在赶来的途中,而且你我三人拼命,根本不会输给他们!”逢蒙闻言不禁急得叫了起来。

    “拼命?”文殊广法尊者心头微微震了一下,目中去意更浓。

    “哼!”就在这个时候,后羿分身突然冷哼一声,调转箭头对着毗那夜迦射了去。

    “啊!”毗那夜迦本就是众人受伤最重的,实力也是最低的,此时正疲于奔命,后羿分身突然调转箭头射向他,虽然还不至于要了他的命,也让他一阵手忙脚乱,一不小心被一箭给射到了小腿上,痛得他叫了起来。

    这一声惨叫,不仅坚定了文殊广法去意,也让之前一直恨不得杀夏云杰而后快的毗那夜迦再也没了半点战意,竟然卷起一道血光,话也不说一句,直接遁走了。

    毗那夜迦本就凶残,喜怒无常之辈,他跟文殊广法尊者不同,他可没有什么仗义之说,也没有什么名声不名声的。见再战下去,断胳膊断腿是小事,真要命丧与此,那是说什么都迟了。

    见毗那夜迦遁走,共工分身自然不会去追。

    夏云杰现在虽然突破到太乙金仙境界,但也很清楚,以他的实力,还没有完全镇杀三位太乙金仙级强者的能力。况且瑶池圣女那边战况吃紧,这边拖得越久,那边伤亡就越大,他也想尽快结束这边的战斗。

    而毗那夜迦一遁走,爱护名声的文殊广法尊者终于找到了离去的台阶。

    “逢蒙护法,此战恕文殊无法再相助,你保重!”文殊广法尊者飞身落在青毛狮子身上,冲着孔雀明王行了一礼,阴沉着脸走了。

    毗那夜迦和文殊广法尊者一走,来自血迦山和五龙山云霄洞的将士们自然也是脚底抹油,纷纷撤出了战场,追着毗那夜迦和文殊广法的方向而去。

    原本瑶池圣女等人是落在下风,只是在苦苦支撑着,如今血迦山和云霄洞的将士一走,敌军不仅实力一下子减弱了一些,而且军心也一下子散了不少,顿时间形势开始了逆转。

    孔雀明王见状,知道这一战,战局已定。阴沉着脸,卷起一道五色虹光,朝西方划去,转眼消失。

    “哈哈,逢蒙没想到吧?你也有这样众叛亲离的下场吧?这就是报应!”毗那夜迦和文殊广法一走,夏云杰顿时压力大轻,冥狱血刀对着逢蒙一指喝道。

    “我恨!我恨啊!若再给本护法十万年时间,今日死的必是你!”逢蒙双手握着木杖,目中满是不甘心。

    “若再给本王十万年,你以为你还有资格在本王面前说话吗?”夏云杰冷笑一声,冥狱血刀对着逢蒙劈了过去。

    逢蒙见血刀劈来,急忙拿木杖去迎。他一拿木杖去挡冥狱血刀,三大分身立马便欺身上前。

    逢蒙终究是巫祖,虽然四打一,夏云杰占着绝对优势,但要杀他,也不是说杀就能杀得了的。若不是夏云杰和三大分身都是不死不灭身,甚至少不得也得付出一个分身的代价。

    这一战,逢蒙自知难以逃生,存了必死之心,战得极为惨烈,就像之前文殊广法尊者三人战夏云杰一样。只是这一次却掉了个,被围杀的是逢蒙。而逢蒙也没有夏云杰的不死不灭身,也没有他那般的好运气,在战斗中突破成为了太乙金仙,所以最终,在经历了短暂的惨烈厮杀之后,逢蒙被夏云杰一刀给劈下了头颅。

    高大的身子轰然倒地,还在众人没回过神来之际,逢蒙的头颅连同他高大的身子已经被一道翠光给席卷了去,消失得无影无踪。

    逢蒙一死,根本不用夏云杰亲自出手,三大分身直接冲杀向大军。

    那三大分身可是个个有着直逼太乙金仙的实力,又是不死不灭身,这一冲杀过去那还了得。

    只是片刻功夫,敌军便人仰马翻,尸骨遍野,再过了片刻,便开始逃得逃,降得降。

    看着龙侯山,黑压压跪着一望无际的人,再望向远如同样黑压压在溃逃的人马,以及后面黑压压一片在追杀的人马。

    天地间一片死寂。

    就连那惊天动地的打杀声,这一刻似乎都突然消失得干干净净。

    所有人都用惊恐敬畏的目光望向正踏空朝孙悟空走去的聚窟洲仙王。

    观天镜前,玉帝似乎一时半刻也没办法接受这样的结果,半天没有反应,只有眼眸深处流露出一丝复杂的目光。有欢喜有激动,还有深深的忌惮。

    是的,夏云杰的实力已经远远超乎了他的想象,这让他产生了一种没办法掌控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不好!

    西天,须弥山,菩提树下,接引和准提都微微皱了起眉头。

    “此子倒是有几分本事,可惜被玉帝给抢了先。”准提道。

    “是有几分可惜了,不过影响不了大局,且随他去吧。否则倒显得我们没有气量。”接引道人道。

    “道兄说得是。”准提道人收回了目光,又开始跟接引道人谈经论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