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一千八百七十五章 文殊广法尊者出手
    “帝江遁术,你竟然还会帝江遁术!”逢蒙的脸色阴沉得几乎滴下了水来。

    夏云杰会后羿箭术,逢蒙的箭术便已然失去了许多优势。因为夏云杰能敏锐地捕捉到他落日箭的弧线方向,总能精准地挡他一挡。若仅是如此,那倒也罢。逢蒙箭术天下无双,手中又有后羿弓,落日箭,夏云杰就算能稍微挡它一挡,但有毗那夜迦在边上夹攻,稍微躲避不及,迟早不是吃上他一箭,便是吃上毗那夜迦一刀。

    但夏云杰有帝江遁术,那就完全不同了。

    帝江遁术,同样天下无双。速度快到了极点,夏云杰那稍微一挡便给帝江遁术腾出了足够的时间来躲闪。他想要射杀他,就没那么容易了。

    “此子竟然会帝江遁术!怪不得他敢主动挑战,这一战,就算他必败无疑,也有几分逃生的希望!”道行天尊和黄龙真人脸色微变,他们都是上古金仙,自然认得帝江遁术。

    文殊广法也认得,脸色变得同样阴沉难看,再也没了胸有成足的自信。

    当然这自信是指灭杀夏云杰!

    “好!”观天镜前,玉帝自然也认出了帝江遁术,不由得长长舒了一口气。他真正在乎的是夏云杰,至于敖厉等人的死活,他其实并不怎么在乎。所以只要这一战,夏云杰能伤到箭山元气,然后自己又能遁走,那不管对于夏云杰还是玉帝而言,都是虽败犹荣。

    “本王若没有几下子,又怎么敢言杀你呢!”夏云杰傲然道。

    “莫非你以为有帝江遁术本护法就奈何不了你吗?本护法倒要看看你,还能躲多少次!”逢蒙闻言大怒,手臂青筋再次暴起,弓弦拉满。

    “咻!”落日箭再次射出。

    “杀!”毗那夜迦不失时机地再次全力出手。

    夏云杰依旧故技重施。

    第三次两人的夹击再次落空。

    但这一次,逢蒙和毗那夜迦都没再废话,直接拉弦射箭,毗那夜迦直接抡起金刚忤朝夏云杰砸去,没有半点花俏,势如山崩。

    “咻咻!”箭如流星一道道在空中划过。

    “蓬蓬!”一团团火光在空中炸开,炸得空间崩塌,狂风肆虐。

    “锵!锵!”冥狱血刀一次次与金刚忤交击在一起,发出震天动地的响声。

    夏云杰以一敌二位太乙金仙,这一战只打得山体塌方,熔浆喷涌而出,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一天一夜之后。

    “呼呼!”粗重的喘气声从夏云杰的口中呼出,胸膛剧烈地起伏着,汗水混着血水浸透了他的衣裳。

    健壮的身子已经看不到一寸完整的肌肤。因为过度的用力,肌肉崩裂开来,血水直冒。因为金刚忤的砸中,后背肩头,血肉模糊。因为一不小心被落日箭射过左胸,左胸有着一个触目惊心的洞眼,鲜血直流。

    毗那夜迦情况比夏云杰好了些,但手臂已然再次少了一只,是一不小心被夏云杰齐肩劈下,鲜血染红了他的衣袍。

    一直远攻的逢蒙并没有受伤,但他的胸膛同样剧烈地起伏,粗重的喘气声从他口中呼出,汗水浸透了他的衣衫。拿着弓箭的手,微微有些颤抖。

    后羿弓,落日箭,每一次的拉射,都需要耗费极大的脑力和巫力,就算逢蒙已然是巫祖,一天一夜的射杀,也早已经透支了。

    “再来!”单膝跪地的夏云杰缓缓站了起来,双手握着冥狱血刀坚定地遥指毗那夜迦,另外四只手臂则拉满了弓弦。

    他的目中透出浓浓的战意,没有半点退缩和胆怯。

    看着夏云杰缓缓站起来,最终傲然而立,浑身血迹斑斑,所有人都忍不住屏住了呼吸,目中流露出深深的敬佩之意,就算道行天尊,黄龙道人这等上古金仙,此时也是一脸肃穆。

    “此子,一旦突破成为太乙金仙,我教中恐怕除了南极仙翁,广成子,太乙真人能与他一战,其他人都不是他对手。”道行天尊沉声道,目中流出深深的忌惮。

    “这一战,就算夏爱卿现在就遁走,这聚窟洲也必然有他的一片天地,再也无人能摇撼,也无人敢质疑他仙王之位!”观天镜前,玉帝说道,语气中带着一丝不可察觉的激动。

    就算他,也从来没想到过,夏云杰竟然能战到这等程度。

    “两位护法稍作休息,这一次让给本尊者吧。”回答夏云杰的不是毗那夜迦和逢蒙,而是文殊广法尊者。

    只见文殊广法手持一把三尺青锋,骑着青毛狮子踏云而来。

    文殊广法见形势不对,终于顾不得颜面,决定亲自出手,不再旁观。

    见文殊广法尊者骑着青毛狮子出马,孙悟空脸上露出无比凝重之色,一道神念传给了夏云杰道:“老弟,小心文殊广法坐骑。那坐骑乃是通天教主门下亲传弟子,虽不是太乙金仙,但实力却也直逼太乙金仙。”

    “其实又何必搞什么车轮战呢?不如三人一起上多好,省得麻烦。”夏云杰没有回应孙悟空的提醒,而是看着文殊广法,傲然道。

    “既然夏仙王有这个要求,那就如你所意。”文殊广法闻言淡淡一笑道,竟然就此应下了。

    文殊广法的回答,让观战者全都大跌眼镜。

    这真的是名声显赫的阐教上古十二金仙之一的文殊广法尊者吗?竟然连这般不要脸的话都说得出来?

    道行天尊和黄龙道人的脸色都有些难看和发烫,不管怎么说,文殊广法曾经也是他们的同门师兄弟,没想到今日竟然要与逢蒙还有毗那夜迦一起出手对付一介金仙,而且还说得这般堂而皇之。

    “哈哈,痛快!”夏云杰扬天大笑,黑发狂舞。

    笑声落下,血刀突然血光暴涨,对着文殊广法尊者劈下。

    “来得好。”文殊广法尊者喝道,骑着青毛狮子仗剑来迎。

    “锵锵!”刀剑交击,夏云杰连连败退,而文殊广法尊者骑在青毛狮子巍然不动,步步紧逼。

    这一对战,强弱分明。

    不过观战之人却都心知肚明,若不是夏云杰之前以一敌二,已经和毗那夜迦、逢蒙战了一日一夜,谁强谁弱还真不好说。

    见文殊广法打得夏云杰连连败退,只有招架之功,根本没有还手之力,毗那夜迦冷笑一声,抡起金刚忤也加入了战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