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一千八百六十六章 离去
    看着卫凶转眼成为了一具骷髅骨架,罗摩迦根本顾不得虎口鲜血直流,血矛一舞便急速往后飞退。

    到这一刻,他才幡然醒悟过来,为何以他主子毗那夜迦那等厉害的本事,都要联合逢蒙和文殊广法尊者,一起对付夏云杰。

    因为夏云杰的实力早已经超越了金仙,已然是真正太乙金仙的实力!

    “本王说过了,伤我人,今日必死!”罗摩迦才刚刚急速退后想要遁走,一片血海已经呼啸奔涌而来,血海中有一锋利的血刃。

    罗摩迦脸上的血色尽退,目中露出一丝惊恐之色,双手早已经举起血矛狠狠对着那血刃刺去。

    但此一时彼一时,刚才夏云杰的精力在卫凶身上,只是随手翻转一刀,使出的力道根本不足一半。但现在这一刀却是蓄势而发,又岂是摩罗迦仓促间能抵挡得了的。

    “锵!”再次一声巨响,火星四射。摩罗迦的血矛应声脱手而出。

    摩罗迦心神剧颤,肝胆俱裂。

    血刀划落,在摩罗迦瞳孔中不断放大。这一刻,摩罗迦反倒不害怕了,心也平静了下来。

    平静下来的摩罗迦竟然想起如果自己的主子毗那夜迦和夏云杰再来一次西海对决,会是谁胜谁负?

    而在临死前,摩罗迦惊恐地发现,自己竟然会选择夏云杰胜出!

    可惜他没有机会把自己这个推论告诉毗那夜迦。

    摩罗迦倒下的那一刻,围攻辟寒的所有金仙全都如丧家之犬一样四处奔逃而去。

    辟寒想去追,不过夏云杰却摆了摆手,道:“算了吧。”

    说罢,夏云杰来到夏立面前,看着他遍体鳞伤却依旧傲然挺立的身姿,心中不禁一疼,伸手解了捆在他身上的仙绳。

    “夏立学艺不精,有辱仙王威名!”夏立单膝跪地,看向夏云杰的目中透着一丝尊敬和感激。

    “既然知道学艺不精,那为何还要逞能?”夏云杰沉声斥责道。

    “家母曾经教导过下官要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儿,所以路见不平,哪怕明知不敌,下官也要拔刀相助!若下官的行为,坏了仙王殿下韬光养晦的计策,请仙王殿下只管责罚,下官绝无怨言。”夏立沉声说道,目光坚定地望向夏云杰,脸上没有流露出丝毫后悔的表情。

    “路见不平,哪怕明知不敌,也要拔刀相助!**,你说的是我吗?你一直没有忘记我对吗?”夏云杰听到这话,情不自禁浑身一震,鼻子忍不住有些发酸。

    但很快夏云杰就压下了心底的情绪波动,看向夏立,暗暗叹了一口气,心中明明爱死了这个儿子,但目光却变得格外严厉。

    “既然如此,那你就给本王滚回你的骷髅郡,本王帐下不需要你这种擅自行动的人。”夏云杰冷声道。

    “仙王殿下,这件事其实下官也有……”辟寒闻言急忙跪下求情道,目中有着一抹疑惑之色。

    仙王殿下既然肯亲自出手相救,并且为了夏立的缘故,直接斩杀卫凶和摩罗迦,显然是很看重夏立。怎么到头来,反倒要赶他走呢?辟寒心里有些想不通。

    “哼,你是本王亲自寻来的天君,你有错本王自然会责罚。但夏立是陛下调来与本王的,不是本王封的仙君,本王责罚不起,还是让他回自己的骷髅郡吧。那时他是死是活,他想干什么都可以。”夏云杰说着便拂袖而去,竟然是看也不再看夏立一眼,只是当他转身之时,眼角却湿润了。

    西方教势大,他是绝对不愿把九幽素阴女帝牵扯进去!

    就算真要死,那就死他足够了!

    “原来你从未把我当成你的将士来看待!原来我在你眼里从来都只是一个外人!所以你只派了督造仙王城的职务给我,从来不让我带兵杀敌!你从来就没有真正信任过我!可既然这样,你为何要来救我?既然这样你又为何要收留我?”看着夏云杰拂袖而去,夏立不知道为什么有一股莫名的怒气在心头里熊熊燃烧,仿若自己一直信任的亲人朋友背叛了自己一样。

    “因为陛下!”一道冷冰冰的无情声音在空中响起。

    “好,既然你不稀罕我,那我走便是!”夏立霍然起身,卷起一道虹光朝东方而去。

    既不是回天庭也不是回九幽宫,而是径直回自己的蓬莱仙岛骷髅山。

    见夏立愤然离去,夏云杰心如刀割,缓缓转身遥望他离去的方向久久没有言语。

    辟寒见夏云杰神色复杂,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直到夏云杰转身架起祥云往回走时,方才敢小心翼翼地道:“仙王殿下,夏立仙君其实一直对您忠心耿耿,做事情也尽忠尽职。虽然这次他冲动了一些,可也不至于……再说,夏立仙君修有不死不灭身,将来成就肯定没有限量,仙王殿下又何必……”

    辟寒后面的话没有再说出口,因为夏云杰扭头看了他一眼。

    那一眼很是锐利!

    “有关夏立的事情,到此为止,不要再提起。”夏云杰淡淡道。

    ……

    “好!好!本护法没去攻打你的仙王城,你倒是先杀本护法的帐下大将。真以为本尊不敢去攻打你的仙王城吗?”箭山,一座恢宏宫殿中,一位骨架极大,颧骨凸起,双眼如鹰隼之眼,头上箍着一个钢圈的男子,神色阴冷地道。

    此男子不是别人,正是逢蒙,巫祖后羿的亲传弟子,但后来却背叛杀师。

    “正是,此子这般跋扈嚣张,一点都不把我西方教放在眼里,我们杀上仙王城那又怎么样?玉帝老儿莫非还敢吭声不成?”宫殿中,一张大几案后面,毗那夜迦冷声道,目中血光闪动,一脸狰狞凶悍。

    先是断臂之仇,接着夏云杰又杀他帐下第一猛将摩罗多,现在更是杀了他帐下另外一位猛将罗摩迦,若不是实在没把握击杀夏云杰,毗那夜迦早就杀向仙王城了。

    如今逢蒙这么一说,正中他意。

    “莫要小瞧玉帝。当年三教既然立他为仙界之主,他又岂会没有几分本事?还有那王母,当年也是在昆仑山修炼,就连元始天尊也要敬她一分。真要惹怒了他,彻底撕破脸皮,就算我们三人贵为西方教护法、尊者,恐怕也不会有好果子吃。这聚窟洲,什么地方都可以动,唯有仙王城不能动。”文殊广法尊者阴沉着脸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