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一千八百六十章 援军
    “若是如此,我军倒是不好冒然出击。”共工分身闻言脸色微微一沉,变得有些难看。

    他这边,除了他自身,只有辟寒、辟尘还有归元可以勉强跻身顶尖金仙行列,顶多只能勉强抵挡住三位龙王,还剩下五位龙王需要他一人来抵挡。

    共工分身实力强横,但毕竟也只是顶尖大巫,还不是巫祖。虽然说有不死不灭身,就算以一敌五,五位龙王也杀不了他,但终究还是力有不逮。

    一旦他们分出三个人来困住他,而其他五人先合力击杀辟寒他们,那形势对西海龙宫这边就极为不妙。

    “上仙所言甚是。好在有上仙和两位天君在,就算西方教龙部八位龙王齐至,只要我们紧闭城门不出,他们也休想攻打进来。只要对峙一段时间,他们耗费不起,总也要退去。”归元道。

    西海龙宫能大败覆海宫,归元其实就已经心满意足了,至于这边,西方教龙部势大,只要能守住北冥城,对于归元而言已经是万幸了,根本不敢再做他想。

    “哼,这里是西海龙宫,是天庭传统辖地,又哪是西方教想大举进攻就可以大举进攻的?若西方教能如此随心所欲,天庭威严何存?那仙界所有地域岂不是都任由西方教探取了?”共工分身冷声道。

    “上仙所言虽然有理,事实上在以前,不管是天庭,还是三教还是西方教,都有一个约定成俗的默契,谁也不会随意破坏这个默契。就像这一次,西方教龙部明明有八大龙王,但只有盘踞西海,与敖闰有交情的难陀龙王出来发难,便是西方教与天庭之间的默契。”说到这里,归元嘴角泛起一抹苦笑,语气一转道:“但是现在西方教势大,就连曾经如日中天的阐教也已经逊色它许多。若不是西方教只有两位教主,比不得三教教主,恐怕连天庭都要易主了。所以若西方教真要不顾那个约定成俗的默契,其实陛下也是拿西方教没办法。”

    “哼,那可不见得。有些东西是能让的,但有些底线是不能让的,否则便将一发不可收拾。本尊想陛下应该会明白这个道理!敖厉,你即可去一趟天庭,将此间之事禀告陛下,请陛下派天兵天将来支援。哼,既然难陀龙王可以派人请援兵,我们难道就不能吗?”共工分身道。

    “是,老师!”敖厉目中闪烁着一丝兴奋之色,他知道,共工分身的意思是绝不肯龟缩在北冥城,而是要跟难陀龙王部大战一场。

    敖厉领命离去没一会儿又返回,随同他一起回来的乃是天蓬元帅帐下的天河四圣之一的天猷天君,还有水德真君帐下的参水猿星君。

    “老师,这两位是天河水军的天猷天君和水德星府水军的参水猿星君大人,他们带来了天蓬元帅和水德真君的口信,说天河水军和水德星府水军各八千万兵马,不日就将兵临西海,助我西海龙宫震慑四方宵小。”敖厉先上前向共工分身恭敬地介绍和禀告了天猷天君和参水猿星君的来意,然后才又对天猷天君和参水猿星君介绍道:“这位是本官师尊的朋友,这两位是仙王府的辟寒和辟尘两位天君。”

    天猷天君和参水猿星君来前倒是已经知晓了西海龙宫与覆海宫之战,知道仙王府那边派了一位神秘的黑衣男子极为厉害,连蛟魔王都要逊色他少许,所以虽然共工分身在天庭没有官职,他们两人倒也不敢怠慢,急忙抱拳道:“见过上仙。”

    见过共工分身之后,两人又与辟寒和辟尘打过招呼。

    “陛下真是明君,知西海龙宫有难,便派了天河水军和水德星府水军来坐镇。既然如此,我仙王府和西海龙宫就再无后顾之忧,也该跟难陀龙王来个礼尚往来了!”共工分身与两人见过礼,脸上的凝重之色转为了狠厉果断。

    事到如今,他自然不会天真的以为西海龙宫跟西方教还有回旋余地。既然玉帝已经派人来坐镇,不允许西方教其他人插手,那共工分身自然不会放过攻打难陀龙王部的好机会。

    “正是!正是!”天猷天君和参水猿星君都是好战之辈,见共工分身要攻打难陀龙王部,都是一脸兴奋道,只是可惜他们不方便参战,否则倒是想留下来跟着一起出战。

    所以兴奋过后,两人又难免一脸遗憾地匆匆回去复命。

    天猷天君和参水猿星君离去后,西海龙宫并没有马上发兵,而是继续按兵不动,直到估摸着援军应该差不多到了西海,方才一声令下道:“开城门,全军出击!”

    “哈哈,敖厉小儿竟然开城门要与本王一战,真是天助本王也!”城外难陀龙王刚刚接到大弟子摩亚的传讯,说娑伽罗等七位龙王领着近两百名金仙正在赶来的路上,马上要抵达西海,正暗自思忖着要如何攻城,没想到敖厉主动开城门出击,不禁大喜。

    “列阵迎敌!”难陀龙王大喜之后,脸色骤然一凛,厉声下令道。

    难陀龙王这一声令下,顿时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边的军队紧急调动起来。

    滔天的杀气冲天而起,无数的刀光剑影在海底闪烁着寒光。

    两支大军迎面,稳步前进。

    最终两军遥望对峙。

    “大胆难陀,身为西方教龙部龙王,不在西天休养修炼,屡次犯我西海龙宫领地,违反天条,实为罪大恶极!”敖厉弑仙方天画戟遥指难陀龙王,怒喝道。

    “你这孽龙,杀我敖闰龙兄,夺他王座,才是真正的罪大恶极。本王这是为替兄报仇,天经地义!”难陀龙王道。

    “难陀,你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你又何必出此自欺欺人的话语。明明觊觎我西海龙宫领地,却说什么替兄报仇?实在让人不齿!”敖厉讥讽道。

    “你这孽龙,休得血口喷人,且吃本王一锤!”难陀龙王怒喝一声,已然祭了一个紫金电锤,对着敖厉便砸了过去。

    这紫金电锤不仅紫光四射,而且浑体还电蛇缭绕,一祭放出去,不仅呼啸作响,而且还发出霹雳声,仿若有雷电劈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