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一千八百五十一章 拜访云霄洞
    五龙山云霄洞位于流洲。流洲与聚窟洲一样,也是临着西海的一个洲。

    此洲同样以西方教势力为大。

    毗那夜迦贵为西方教护***地位与尊者相当。他刚到五龙山云霄洞山门,便有仙乐阵阵从山顶飘下,文殊广法尊者骑着青毛狮子踏云而下,对着毗那夜迦稽首道:“夜迦护法有礼了。”

    毗那夜迦见状急忙稽首回礼,倒是没有往日的傲慢。

    文殊广法尊者乃是阐教上古十二金仙之一,就算后来投靠了西方教,在仙界依旧享有着极高的声誉,实力也极为强大,毗那夜迦比起他来还是稍逊一筹,至于声望那更是差多了。

    “护法此趟前来,当是为了夏云杰之事吧?”把毗那夜迦迎到洞府中,分宾主落座之后,文殊广法直接问道。

    “尊者明鉴,正是为了此子。”毗那夜迦点头道,目中透出一抹挥洒不去的刻骨恨意。

    “看来西海一战,护法无法忘怀。不过如今玉帝封夏云杰为仙王,而他也知此封册看似荣耀至极,实则危险重重,故近两百来年,一直蛰伏不出,如此一来,我倒是不好上门镇压他,否则便是公然挑衅天庭之威了。这种事情,孙猴子可以做,我却不便做。”文殊广法尊者说道。

    天庭说是三教共立,实际上是以阐教为主。文殊广法尊者怎么说都曾经是元始天尊坐下亲传弟子,自然是不好公然挑衅三教所立的天庭。

    “若那夏云杰一直蛰伏不出,今日我也就不必登门了。”毗那夜迦苦笑道。

    “哦,莫非西海一战之后,夏云杰竟然还敢冒头惹事?”文殊广法尊者闻言不由得面露一丝诧异之色。

    原来封逐郡之战,才刚发生没有多久,消息还远远没有传到流洲,文殊广法并不知道封逐郡之战。

    毗那夜迦闻言目中透出一抹浓浓杀机,把封逐郡之战大致说了一遍。

    文殊广法尊者闻言脸色渐渐转为阴沉和凝重,目中同样闪烁着杀机。

    “此子不能留,否则将来必成大患!”文殊广法尊者沉声道。

    “正是。此子实力再次超乎我的意料,若现在与他再次对战,我已然没有获胜信心。”毗那夜迦沉声道。

    “你我联手,终究有损你我和西方教颜面。况且此子善近战武斗,你我联手虽有把握诛杀他,但这般战法太过凶险,一不小心,要伤了你我元气,却是得不偿失。”文殊广法尊者此时已经完全明白毗那夜迦来此的用意,闻言提前把他的用意给堵住。

    说到底,文殊广法尊者无非也就被杀了个弟子,损失了一件镇山法宝,与毗那夜迦的损失和丢的面子比起来,算不了什么,暂时还犯不着冒那个凶险。

    毗那夜迦闻言目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知道文殊广法尊者爱惜羽翼,不愿与他联手,便起身要告辞。

    “护法莫急,你我虽不适合出手镇杀此子,但有一人却最是适合不过。你我只要去说动他,自然不愁杀不了此子。”文殊广法尊者说道。

    “哦,是谁?”毗那夜迦闻言神色一动,问道。

    “逢蒙!”文殊广法尊者回道,目中闪过一抹阴险。

    “哈哈,还是尊者有大智慧。逢蒙师承巫祖后羿,不仅善射,而且得蒙教主点化,如今已是巫祖境界,若我拖住此子,他远远射杀,此子就算再善近战武斗也是英雄无用武之地。”毗那夜迦闻言大为畅快。

    “正是,而且逢蒙的箭山便是在聚窟洲,他与此子起争端最是合适,玉帝也无法可说。如今就看,若逢蒙大肆扩张,此子是否能沉得住气,不与逢蒙争战,他若沉不住气,要与逢蒙一战,逢蒙便能顺理成章射杀他。你我与逢蒙同门,到时助他一臂之力,也无可指摘。”文殊广法尊者说道。

    “我已受此等大辱,哪还管得了什么指摘不指摘的,恨不得杀此子泄愤。倒是尊者向来与玉帝他们也交好,确实需要顾忌一二,到时你只需在边上督战,以防万一被此子逃走便足够了。”毗那夜迦不以为然道。

    “护法说的是,不如今日你我便一起去趟箭山吧。”文殊广法点头道。

    “求之不得。”毗那夜迦心情大畅道,仿若已经看到了夏云杰被一箭射死的惨状。

    ……

    “好好,没想到你这么快就突破成为了紫婴期金仙,看来老龙王传承下来的道法给你的启发很大啊!”思亲轩,夏云杰看着身材高大魁梧的敖历,身上气息越发晦涩却又威严,不禁大喜道。

    “老祖宗的传承确实对弟子启发极大,不过若无师尊教导,弟子是万万没有今日的。”敖历躬身道。

    “哈哈,好了,你也别拍我的马屁。倩琳,你去请无痕道友来这里一趟,说起来敖历与他也有两百来年没见了。”夏云杰笑着指了指敖历,然后对在边上笑吟吟做着端茶倒水事情的顾倩琳说道。

    “好的,老师。”顾倩琳将茶水放下,便转身出了思亲轩。

    顾倩琳去了没多久,便同着水无痕一起来到了思亲轩。

    水无痕和敖历在下界时就是好友,当时四海宫和黑水界的玄蛇国,若不是夏云杰的出现,差点便要联婚。所以两位老朋友在仙界再度见面时,都忍不住一阵嘘嘘,泪花闪动,好一阵子才平复了心情。

    “没想到两百年不到的时间,敖历你已经成了一代龙王,修为更是高深莫测,让我仰望啊!”水无痕看着敖历今日的成就,既为他感到高兴,又难免感慨万分。

    “水皇无需羡慕我,有家师在,不消多少时日,你也能跟我一样。”敖历笑道。

    他与水无痕原本是以兄弟相称,只是如今他又与水无痕的外孙成了同门师兄弟,所以倒是不好再称他为兄,当然也不好跟着敖历来跟他排辈分,干脆便以水无痕在下界的身份来称呼他。

    “哈哈,那倒是。前两日,仙王刚刚送了一个先天蟠桃果给我,我正寻思着这两日服用了闭关修炼,你要是再晚来两日,恐怕就见不到我了。”敖历闻言笑了起来,看向夏云杰的目光充满了感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