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一千八百四十七章 更胜往昔【第五更】
    “陛下快看,夏仙王动手了!”就在玉帝忍不住连连感慨夏云杰的虎狼之军时,黄角大仙和太白金星见夏云杰血刀横空劈下,情不自禁脱口惊呼道。

    不知不觉中,夏云杰在黄角大仙和太白金星心中已然成了金仙界的一个传奇人物。

    他们是金仙,看到夏云杰再次出手,体内的血一下子控制不住就沸腾起来。

    玉帝闻言立马朝夏云杰和巴汨那边望去。

    他同样想看看,西海一战之后,夏云杰是否还能勇猛强悍如昔。

    冥狱血刀劈下,滔天血海淹没过天地。

    巴汨脑海里全都是头颅成堆,血流成河的惨烈场面,心头莫名产生了一丝畏惧。

    他终于有些明白,为何毗那夜迦最后会选择退走。

    这绝对是一位恐怖到了极点的金仙!

    但巴汨没有退路,因为他没有毗那夜迦那等本事,在夏云杰这等恐怖强者面前,他退,那就意味着死!况且封逐郡是他的根基,他又能退往何处?

    “杀!”巴汨怒吼一声,诡异的双目青黑光芒大放,血瞳獠鞭呼地在空中扬起一道道鞭影,一道道血光对着夏云杰射去,想震慑夏云杰的心魂。

    “米粒之珠也敢与皓月相争?”夏云杰冷笑一声,眉心处的第三只眼骤然睁开。

    如柱血光射出,如同一座血山对着血瞳獠鞭射来的道道血光压去。

    顿时那道道血光崩裂,化为虚无,而如柱血光依旧射去。

    本如灵蛇舞动的血瞳獠鞭,一下子如陷入了泥沼一般,再也没了那股子灵性。

    “戚目的独眼!”巴汨满脸惊骇。

    “难道你到现在才知道吗?竟然敢在本王面前班门弄斧!”血刀劈下。

    失去灵动的血瞳獠鞭根本无法缠住它。

    事实上,就算它没失去灵动,也根本无法缠住夏云杰的冥狱血刀。

    刀锋所致,天地崩裂,一道巨大的血色裂缝出现,直直对着巴汨而去。

    巴汨舞起鞭花,急退!

    但血色裂缝中的锋利血刃却如影随形,任巴汨如何急退,也无法逃脱。

    “仙王饶命!”青黑瞳孔中的血刃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巴汨终于吓得魂不守舍,脸色苍白地叫了起来。

    “迟了!”夏云杰冷喝一声,声音淡然而无情。

    冥狱血刀落下,巴汨头颅落地。

    显出一条长至少有数百里,浑体漆黑的巨蛇来,不过头颅却是青蓝色。

    叫杀的声音骤然停了下来。

    整座云霞山上空都是静悄悄一片,只有摩罗多还跟辟寒、辟暑兄弟两人在进行着厮杀。

    三人厮杀的金铁交击声,虽然震天动地,但落在众人耳中仿若遥不可及。

    所有人看着那重重砸落在云霞山上,把山体都给砸得崩裂的巨大黑蛇,血水流淌而出,将山都给染成了红色,心脏忍不住一阵阵地收缩,浑体皮肤感到一阵凉飕飕的,起了一个个鸡皮疙瘩。

    近两百年的蛰伏不出,所有人都以为西海一战,夏云杰被伤到了根基,英勇不再!

    可这一刀,却一下子将他们劈得魂飞魄散,肝胆俱裂!

    一刀劈死巴家家主,顶尖金仙,整个仙界又有几个人能做到?

    谁还敢笑他是缩头乌龟,谁还敢再说他英勇不再?

    观天镜前,也出现了短暂的寂静。

    玉帝从来没怀疑过夏云杰的实力,否则也不会封他为聚窟洲仙王!但他还是没想到,近两百年的蛰伏不出,一旦夏云杰再度出手,实力竟然再一次有了突破。

    这一刻,以玉帝犀利的眼光,不难看出来,若再来一场西海一战,毗那夜迦再也不可能像上次一样,想走就能走得了了!

    “好!”许久,玉帝嘴里蹦出了一个字,仿若被压抑了无数年的怨气在这一刻突然得到了释放。

    因为夏云杰是他亲封的仙王!是他玉帝的人!

    他胜,便是玉帝胜!他威风,便是玉帝威风!

    “尔等可还要跟着巴家一起做乱臣贼子?”夏云杰的身子不断在云霞山上拔高,血刀高高在上地遥指巴家大军,威严的声音在天地间回荡着。

    “杀!杀!”巴家的人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叫杀声,做着最后的孤注一掷,血迦山的人马同样如此。但绝大部分的人都没有随从他们一起叫杀。

    仰望着夏云杰高大的身子,他们缓缓跪了下去。

    “拜见仙王殿下!我等愿臣服!”

    看到一大批一大批的人马跪下,巴家和血迦山的人知道大势已去,想逃遁,但水浩泽、瑶池圣女等人早已经如狼似虎地杀将过去。

    “夏云杰,总有一天,我血迦山会血洗云横山!”远处,与辟寒和辟暑大战的摩罗多知道今日败局已定,金刚忤猛地连砸两下,砸退辟寒和辟暑,大喝一声,卷起一道虹光便准备逃走。

    “今日,就算毗那夜迦亲临,也必须得给本王留下,你又算什么东西,今日也想逃吗?”摩罗多刚刚架光要逃,一道血光划过天地落了下来。

    “锵!”一声巨响。

    光芒散去,显出了脸色苍白,嘴角挂血,大口大口喘着气的摩罗多。

    仅仅一刀,摩罗多已然受了伤!

    “本王说过,你还不够格跟本王一战!”夏云杰高高俯瞰着血迦山的第一猛将摩罗多,冷声道。

    摩罗多目光惊骇地看着夏云杰,没有反驳。

    到今日,他才算是彻底明白,为何当日西海一战,毗那夜迦最终选择退走。

    夏云杰的实力早已经不能以金仙的实力来衡量了。

    “本尊承认小瞧了你,但你别忘了,本尊乃西方教紫衣使者,你今日若敢杀我,我西方教必不放过你!”摩罗多缓缓站直了腰杆,握着金刚忤,目光森冷地看着夏云杰。

    “西方教?哈哈,本王确实忌惮!但别忘了这里是聚窟洲,本王乃玉帝亲封的聚窟洲仙王,代表着乃是天庭,别说你仅仅只是西方教紫衣使者了,就算你是西方教的护法,尊者,到了聚窟洲的地盘,那也得遵守本王的法!你区区一个紫衣使者,竟然敢在聚窟洲兴风作浪,烧杀掠夺,无恶不作,本王没有上西天向你们教主问罪,已经算是够给你们西方教面子了,你竟然还敢威胁本王!真是狂妄!荒唐!莫非仙界是你们西方教的吗?”夏云杰厉声质问道。

    “那么说,你是一定要与我西方教为仇了?”摩罗多冷声道。

    “不是与你们西方教为仇,而是你们西方教若违反天规,犯本王聚窟洲,本王绝不会股息!你千不该,万不该就是越界来我聚窟洲作恶!”夏云杰毫不示弱道,同时也始终占着大义。

    夏云杰又不傻,又岂会说出与西方教为仇之言来?(未完待续。)